共產黨黨魁們的“認父”情結
 
滄海
 
2010-9-19
 
【人民報消息】中共又到了慶祝它奪取政權的節日了。在這個真正中共民族的國殤節上,中共可能又要把孫中山的畫像抬出來遊走一番了。當然中共抬出來的畫像中還可能有其它中共黨魁的,也可能有馬、恩、烈、斯的畫像,中共歷年都是如此。這就讓很多中國人不明就裏了,這中共怎麼連自己的祖宗都找不准啊。我們換一個角度來看一看導致中共尷尬的原因。

一、毛澤東的認父情結

毛澤東剛剛完成了所謂的開國大典,就於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中旬趕去莫斯科參加斯大林的七十壽宴。在這次壽宴上,毛澤東作了態度頗為卑微懇切的發言。他親口說了如下的話:“斯大林是我們敬愛的父親和導師!”,“我們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的每一個人,都是斯大林的學生”,“沒有共產國際的成立和幫助,中共是不能有今天的”;“聯共黨是全世界的模範,全世界的總司令”;“斯大林萬歲,光榮屬於斯大林!沒有聯共和斯大林同志的英明領導和全力支持,中共絕對不可能取得革命勝利”。

回國後,“斯大林是我們敬愛的父親和導師”這句話成為中共傳誦一時的名言。今天無論中共怎麼狡辯,都改變不了毛澤東說這句話的本質。你從私人感情上來講也好,從政治角度上來講也好,毛澤東是死心塌地地把斯大林認為父親的。當然這一句話的後一個“導師”,特別是他加上的“我們”,非常明確的說明那不只是毛澤東一個人在“認父”,那是給中共所有的黨徒認了一個蘇聯父親。

那麼,斯大林又是一個什麼人物呢?廣大的中國人民不知道,就包括當時的相當多的中共黨徒也不可能知道,但是中共的一些最高領導人卻肯定知道,斯大林是蘇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暴君!

斯大林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搞了多年的“大清洗”。據《九評共產黨》記載:俄共前兩屆政治局委員,除列寧已死及斯大林本人外,全部被處死或自殺;當時五名元帥中斃了三個,五名集團軍司令中也斃了三個,全部二級集團軍司令十個人全部槍斃,八十五個軍長中斃了五十七個,一百九十五名師長中斃了一百一十個。

斯大林統治時期,還有二千多萬人死於大饑荒。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走向自由民主的烏克蘭在首都基輔的“烏克蘭之家”展示了保存完好的克格勃檔案:在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三年,僅蘇聯十五個加盟共和國之一的烏克蘭,就餓死了七百萬至一千萬人!每天餓死兩萬五千人。但是學者指出,當年的官方檔案並不完善,實際上每天餓死三點二至三點三萬人,總共餓死人數占烏克蘭當時人口的三分之一!

毛澤東能不知道斯大林是一個什麼人物嗎?他在延安搞的整風不就是借鑑了斯大林的大清洗嗎?斯大林有句名言:“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是個數字。”毛澤東搞的三面紅旗(大躍進,人民公社,黨的總路線)也直接導致了三年大饑荒,致死人口達四千萬左右。

從這一點上來看,可謂“有其父必有其子”。

二、鄧小平自認兒子的情節

鄧小平早在一九八一年《鄧小平文集》的序文裏就曾親筆寫下:“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我深情地愛著我的祖國和人民。”

如果沒有八九年的六四學潮,鄧小平的這句話也可能成立。但是對學生的血腥屠戮則完全揭開了中共黨魁兇惡的面目。中共的黨魁忠誠的只有黨,六四血案真實的證明了這一點。

那些大學生才是真正的憂國憂民。古今中外,有誰見過最高統治者對學生下令鎮壓的?這些大學生才堪稱中國人民的兒子,而殺他們的人就是罪大惡極的兇手。無論鄧小平怎樣表白,這一點是註定要寫在歷史中的。

三、江澤民的自我過繼

毛澤東的主動認父與鄧小平的自認兒子,都比不上江澤民的自我過繼。

江澤民的生父名叫江世俊,於日本侵華時投奔汪精衛,改名為江冠千,擔任汪偽政府宣傳部副部長。但是日本投降了,江澤民這個漢奸兒子的身份自然為他本人所深深忌諱。巧的是,他有個六叔叫江上青,是個共產黨員,一九三九年被亂槍打死,留下遺孀王者蘭和兩個年幼的女兒。這成了江澤民日後投機的絕佳機會。

《江澤民其人》中對他改動身份有這樣的一段描述:

“共產黨講究出身,動不動就問‘階級成份’。為了能夠往上爬,從建立檔案的那一刻起,江澤民就把比自己大15歲的六叔江上青的名字偷偷填在了‘父親’的欄目中,一來江上青鬧過革命,二來已成‘烈士’,蓋棺不再犯錯,所以保險系數達到了極限。江澤民就這麼壯著膽把出身從‘漢奸狗崽子’變成了‘革命烈士子弟’。”

江澤民的這種拋卻生父、自我過繼的行為,與其父親主動投懷送抱當漢奸的行為是完全一致的。無論何朝何代,有誰會對漢奸感冒?漢奸者,本身就是認賊作父者。到了江澤民這,他算是得了當漢奸的精髓:自己的生父不再有利用價值,而且也已經成了自己最大的累贅,所以他很自然地、又頗為名正言順地自我過繼給他的六叔當起“烈士遺孤”來了。

當然了,如果沒有這個變換,就江澤民這漢奸兒子的身份,他永世休想翻身,弄不好在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中早就被批倒或被打死了,還能有他的今天?他這一成功過繼,立馬給自己的身份罩上了燦爛的光環。這個身份,成了他日後飛黃騰達的基礎和保證。江澤民的自我過繼雖說是出賣了人格,但是對於視人格為商品的人來講,那可是極其劃算的。

毛澤東認父時堅信的是社會主義必將在全世界取得勝利,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拉好主仆關係。鄧小平看到了社會主義的侷限和不可逾越,所以他才萬不得已地自稱自己是中國人民的兒子。江澤民的投機最為明顯,管你傳承不傳承、正統不正統的,誰有那閑心管你的未來,只要自己能借助共產黨的執政抓到政權即可。自己的親爹是誰無關緊要,要緊的是自己要能借助這一切條件爬上高位。

為何中共的黨魁有認父的情結?這非常明確地說明它執政的非法性。毛澤東認斯大林為父親,可以欺騙國人幾十年。但是斯大林死了,他本人的暴虐也逐漸為世人所知曉的情況下,中共還怎麼再堅持這個所謂的社會主義的正式“傳承”?鄧小平一掌權,就先把老百姓當成“父母”拋出來。可是他也知道,對於中共政權的非法性,也找不出更合適的來源。所以早在他在世的時候,中共搞慶典就時不時地把孫中山給抬出來。民國時,包括在現今的臺灣都是把孫中山視為“國父”,這也是有傳承的,因為過去的國民黨一黨執政和後來的民主法治都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基本合拍,人家這樣稱呼也勉強能夠說得過去。你中共怎麼也這樣抬起孫中山來了?當然,中共擡孫中山只不過想牽強附會地說自己政權的來源也是有合法的傳承而已。可是無論如何,中共是不敢稱孫中山為“國父”的。

到了江澤民這,就更不用說了,擡孫中山也行,擡毛澤東也行,擡鄧小平也行,但是你必須還得擡他江澤民。說實在話,中共黨魁們自己就把輩份搞亂搞雜了,原因就是因為這個政黨沒有合法的正統的來源,想給自己貼金卻又無從貼起,就只好各貼各的了。

其實,稍加聯想我們就會發現,中共黨魁的認父情結可不只是侷限在中共內部,世界上共產黨魁們好象都有這樣的認父情結。赫魯曉夫不止一次的稱斯大林是自已的父親,柬埔寨的波爾布特也象毛澤東說“中國共產黨的每一個人,都是斯大林的學生”那樣,自稱是“毛澤東的學生”。這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整個世界歷史上有誰見過這種怪象。這暴露的正是共產黨黨魁們的黑幫本質。土匪強盜占山為王,以兄弟相稱,目的就是為了表明生死相依,表面上看是出於義氣,實質是出於對自己暫時占有山頭而不知何時會被剿滅的恐懼。共產黨的黨魁們則看的更遠,利用所謂的父子情誼來把自己的權力和盡可能大的強權捆綁在一起。其實,他們都是互相利用的,歷史和現實都充分地說明了這一點。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