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童文薰
 
2010-8-1
 
【人民報消息】在中國,有一種新興的用字遣詞法──“沒有最XX,只有更XX”。說它新興是因為這種語法不像中文,反而更接近英文比較級的用法。中文常見“最好的”這種最高級的形容法,卻少見“最好的之一”這種用法。而英文裏卻看不到“the best of”而會退一步用“one of the best of”。

這個新興遣詞法很適用在當今中國。因為當我們被一些不靠譜的事情震驚時,往往沒想到還有更離譜的在後頭。所以只有套上這個新興語法,才可以永保準確。

中國還到處可見一種語法,這種語法可以一針見血地呈現出特定機關的荒謬性,但只有該特定機關欠缺自覺,還堂而皇之的利用各種媒體來宣揚它。

最近在我心目中排名第一荒謬的是“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經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如果讀者看不出來這句話語法的奧妙處,在我解釋之後一定能夠體會其奧妙並且一眼洞見其精髓。

首先,“精神病院”是收治精神病患的特殊醫院,不用查字典就可以望文生義。一個精神病院如果把正常人給收了進去,那不叫醫療行為,那叫犯罪行為。公安與警方是追緝犯罪的單位,帶頭犯罪就是白道變黑道。上述語法的荒謬性在於它把一個特定名詞在人類心目中所具備的共識給巔覆掉。掛著羊頭賣狗肉,具足一切名詞的形式卻進行著相反的工作。

把類似的名詞套到這樣的語法裏可以讓人更容易看清楚這樣的行徑如何荒謬絕倫。比如“司法部:監獄未經警方同意不得收押良民”;“中央銀行:銀行未經警方同意不得侵占存戶存款”;“統計局:各統計單位未經警方同意不得公布虛假統計數字”;“地方政府:開發商未經警方同意不得強拆合法房舍”。

這種一朵又一朵的“烏溜溜的白雲”,就這麼一再地重覆地發生在當前的中國。於是中國人只好放棄傳統語法,放棄最高級語法的使用習慣,用起了“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今年年中,中共宣布要在中國進行長達七個月的嚴打,而於嚴打之前公安部就在武漢召開了一個“全國安康醫院工作會議”。人民公安報的記者秦千橋在中國警察網發表了一篇題為《全國安康醫院工作會召開》的報導,把該項會議的結論公布周知,說是要“事前干預”,以預防犯罪為目標,把人關進精神病院。

精神鑒定是一門嚴謹的醫事鑒定,先不論中共在公安部門下搞一個“安康”精神病院的依據何在,只說警察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哪裏來的權力可以明知是正常人卻將其“收治”於精神病院?所以人民公安報的報導隨即引起輿論嘩然。於是一篇題為“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經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的報導緊急上網救火。

中共公安部顯然認為“經警方同意”就可以消除質疑,在精神病院裏堂而皇之收治正常人。這樣的思維,比警方違法將正常人關進精神病院還要令人費解!這不是救火而是火上澆油。果然,“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才是最保險的語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