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還是人禍?(圖)
 
2010-5-20
 
【人民報消息】作者劉隱日前在網上發表文章《天災,還是人禍?》紀念“5·12”汶川大地震二周。文章說,這段日子,媒體自然少不了一些紀念文章,也自然少不了災後重建的輝煌成就。在中共統治下,中國成了個健忘並崇尚歌功頌德的國家,即使大難當頭也能含著眼淚歡笑。人們如果注意了解一下“5·12”大地震發生前的種種情況,你就會發現自然災害之中包涵著更多的人為因素。

文章寫道,對比是觀察事物的最好方法。大概是上天有意安排給中國人看的吧,就在“5·12”汶川地震之後的6月4日,我們的東鄰日本也發生了7.2級大地震。兩次震級相差無幾(前者為8 級),而死亡人數卻判若天壤。前者死亡9萬多人,而後者僅僅只有10人,且還不全直接死於地震之中。今年4月14日中國青海省的玉樹縣又發生了一次7.1 級地震,死亡2000多人(中共官方公布。實際死亡數字逾萬。),而就在這次地震之前的2月27日,遠在太平洋彼岸的智利也發生了一次大地震。震級是8,8級,比玉樹的震級大了近兩級,破壞力相當於汶川地震的10─20倍,而死亡人數卻只有799人,其中近一半人死於海嘯。

官方多次公開聲稱:地震是國際難題,地震不可預測。事實上,從地震發生之日起,網上就流傳著不少專家,包括民間人士,已經準確預測出汶川一帶發生大地震的信息。最近,看到一份媒體公開的資料介紹道:就在 “5·12”汶川大地震發生的前一天5月11日,北京地震局退休研究員錢復業、趙玉林夫婦,已經準確監測到四川紅格站800公里範圍(包括汶川、北川在內),5月12日─13日將發生大地震的信息,只是由於震中地址不能確定(之所以不能確定,一個主要原因,是四川、雲南一帶地震多發區原有的4個PS─ 100臺,因維修經費不濟只剩下紅格一臺勉強維持),加之繁瑣的呈報手續和官僚主義體制而未能上報。後來地震果真如期發生,錢復業老人傷心得痛哭流涕。

如果說錢復業夫婦對汶川地震的預測因時間倉促難以上報的話,那麼,四川省地震局退休工程師李有才,則在一年前就向政府有關部門上報了汶川一帶將在1─2 年內發生大地震的預測結果。遺憾的是,這一重要成果,竟然被一些所謂的專家斷然否定了。由於國家規定,任何私人不得向社會發布地震預報,李有才急得束手無策,直到2008年三、四月間地震發生前夕,他又騎上自行車帶上材料,再次向政府有關部門發出預警。但仍然無人理睬,致使慘劇終於發生。

與以上兩位地震工作者相比,四川省德陽市防震減災主任科員潘正權的遭遇更加令人遺憾。地震前夕,他曾根據民間反映的井水異常現象,經過化驗分析確認當地即將發生地震,並於2008年4月30日,即地震前12天,以德陽市防震減災局文件的形式,正式向上報告。然而,結果卻同李有才的報告一樣,仍然石沉大海無人理睬。所不同的是,潘正權關於地震的預警不僅沒有得到重視,反面給自己帶來了提前退休的結果,其理由竟然是“擅自”接受網絡記者採訪,向外界公開地震預測結果內情。

中國的老百姓大概怎麼也不會想到,瞞報預測地震的官僚主義者沒有受到責任追究,而準確預測地震的人卻反而受到懲處,這樣離奇荒唐的事情大概只能發生在(紅色)中國了。

汶川地震如此,今年4月14日玉樹發生的地震何嘗不也如此呢。玉樹地震前夕,國家地震局先是收到 “非主流”地震研究者報來的預報卡,預報7月份西藏當雄將有7,9級大地震發生,卻因預報的時間和地點有誤而未被重視。後來,山西省地震局侯馬震臺工程師余向紅,也預報了青海玉樹即將發生地震的情況。余工程師的預報,不僅地點準確,時間也十分準確(預報在4月14日─4月17日之間)。遺憾的是僅僅因為預報震級的不準確,而被國家地震局便以“價值不大”而予以擱置。

儘管一些人不遺餘力地宣傳“地震不可預測”論,而無數事實卻早已打破了這一謊言。不僅這近幾年發生的汶川地震、玉樹地震證明了這一點,即使30多年前,那次以創造當代死亡人數最高記錄(死24萬多人)而震驚世界的唐山大地震,震前也被不少人預測到了。因為那次地震前的自然界出現的異常徵兆太多太明顯了,所以,就連許多群測點也都觀察到了,並且紛紛向有關部門發出了預警。有名有姓的地震專家就更多了,他們都從不同站點發出了臨震預警。身在山海關的呂興亞,還將測出的結果,向唐山、河北、天津地震局打了報告。然而,所有這一切關於地震的預測,均未引起當權者的重視,眼睜睜的看著在地震來臨之時,造成了24萬多人遇難的世紀慘劇。

這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距唐山不遠的青龍縣,因為震前得到消息,政府作了緊急動員,結果,全縣47萬人逃過一劫。如果唐山等地也能像青龍縣一樣重視震前預警,那次大地震還能死那麼多人嗎?

既然地震被一次一次的預測出來了(當然不是所有地震),為什麼有關部門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漠視乃至封鎖這一消息的公開發布呢?

原因也許很多,但最主要的一點,莫過於“穩定壓倒一切”這一至高無上的主題了。毛澤東早就說過:“團結起來為了一個共同目的,就是鞏固無產階級專政。”此話再清楚不過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無產階級專政。專政即政權也,維穩也就是維護政權的穩固,為達此目的,什麼都可以無所顧忌,什麼都可以作出犧牲。因此,對於所有有關地震的預測,寧可信其無,不可信其有,絕對不能讓它干擾了穩定秩序。

也許,上天想讓人看清中共的“維穩意志”,故意在時間上特別作了安排。唐山大地震時不必說,那時正值“文革”後期,加之上層正在爭權奪利,誰也不願影響文化大革命的大好形勢。後來的汶川和玉樹兩次大地震,時機也很巧妙,前者不久適逢“北京奧運”,後者則有“上海世博”緊隨。可以充分展示一下“盛世中國”的這兩次千載難得的時機,豈容其他事情干擾?因此,在這種形勢下,漠視、瞞報、封鎖有關地震預測的消息,便成為見怪不怪勢所必然的事情了。

朋友,當你看到有關地震預測的這些信息資料時,你會有什麼感想呢?你不認為這些自然災害的背後有著更多的人為因素嗎?你不感到驚訝和憤怒嗎?你能不為我們無辜死去的那幾十萬同胞喊一聲“冤屈”嗎?倘若他們英靈有知,真不知何以安息於九泉之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