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時代的怪物「本山號專機」(圖)
 
姜維平
 
2010-4-5
 

被曝光的趙本山飛機座駕奢豪內飾。

【人民報消息】去年3月,我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曾講過,中國目前進入了一個史無前例的「表演時代」,不論是官員的做秀,還是演員的絕技,都令人嘆為觀止,正因為國民的忍耐,輕信和妄從,使官員和演員融為一體,雙雙地發家致富,進而引領著整個社會風氣,朝著「人格分裂」,「一切向錢看」的方向發展,越變越壞。所以,當我們訊問小學生,什麼是未來的理想時,他們大部份人的回答很是簡單:當演員。於是趙本山,「小瀋陽」便應運而生。

最近,我看到了國內媒體《時代商報》的一篇報導,其稱,4月2日下午2時20分,本山集團的私人商務飛機「本山」號,飛抵瀋陽桃仙國際機場。這標誌著,本山集團擁有私人商務飛機的消息,從傳言終於變成了現實。據悉,「本山號」是「龐巴迪挑戰者850」公務機,它整機造價高達3000萬美元,約合2億元人民幣,客戶可以定制個性化的機艙設施。這架飛機平時維護費用價格也不菲,包括飛行員、日常維護和保險等費用,則需要多達500萬元人民幣。而燃料費用大概需要1.5萬元/小時。我想,只有在中國的「表演時代」裡,一個東北地方的「二人轉」小品演員,才能於短期之內,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聚斂如此驚人的財富, 並形成了中國商界一景——「趙本山產業」。他的小品內容和他的名聲以及財富,都是這個病態社會的必然產物。

我雖然生長在東北,但不認識本山,吹捧他的記者我卻見過很多,也聽到了有關他的許多故事,我從來沒想過要寫他這類的人,所以也不曾核實一些傳言的真偽,故我只能講,他本人的文化素質實在並不太高,如果人們把他表演的小品內容和人物的智慧,品行全部集中於其身,那是天大的誤會。不過,他的出身很是貧寒,由鐵嶺時的一貧如洗到現在的富可購機,的確相當不易,但他成功的主要原因,並非僅僅是令人捧腹大笑的演技,而是他正巧趕上了一個只是中國才有的「表演時代」,虛偽的官員們需要他裝潢門面,忽悠群眾;老百姓對社會的醜惡現象深惡痛絕而又無力改變現實,需要他來泄憤和麻醉;商人們需要他來招商引資,賺更多的錢;孩子們羨慕他的名利雙收,輕鬆致富,想用他點綴夢想。因此,他成了每年中國人春晚的「下酒菜」和安眠藥,也成了收入最多的演員之一,更成了這個「表演時代」 的偉大英雄。

我 2009年2月4日之前,曾在國內不同的場合見過搞笑的「本山模仿者」,他的數量之多,分布之廣,收入之豐厚,令我難以想像,幾乎東北各地的所有洗浴中心,桑拿房,都有「二人轉」的詼諧而精彩的表演,趙本山成了中國版的卓別林。但非常遺憾,它的內容大都是低俗而荒唐的,有的還相當淫穢,當然本山不應當承擔這個泛濫成災的責任,關鍵是社會風氣和各級政府,均在容忍它的存在使其遍地開花。它是「金錢至上」,「人格分裂」的「表演時代」的豐厚成果,又是中國扭曲社會的真實寫照。隨著「本山號」的終於空降,又會掀起一股向本山看齊的社會逐金浪潮,而它只能進一步激化社會貧富不均的矛盾,從而加速中國社會的潰敗和分化以至動蕩。

我看到了一個善良的人發表的文章,管文德奉勸本山兄:凡事還是要悠著點!他說,本山兄近來不是負面新聞不斷嗎?棄友、欺友……如今還有一位作家指本山兄涉 「黑」,稱他有黑道背景。他大聲疾呼:本山兄,要謹慎些啊!我認為這是愛他心切的肺腑之言,但日理萬機的本山可能看不到,連他的秘書,經濟人也未必能聽到這微弱的聲音,不過,由於趙本山在大連確有過商務產業,也賺了不少錢,單是接手私企老板徐某離連赴美後的某娛樂城,就曾引起了廣泛和熱烈的議論猜疑。而薄熙來在大連以至遼寧省對他的扶持和關照,則是大連人皆知的不爭的事實。薄熙來本人就是中國政壇的一個成功的兩面派戲子,他喜歡演員趙本山一點也不奇怪,他父親活著的時候,能呼風喚雨,指鹿為馬,本山自然也可以跟著沾光,但本山沒看透中南海的風起雲湧,薄熙來目前正身陷困局,自顧不暇,王益是他父親生前的秘書,張春江是他在大連的鐵哥們,郭京毅是他的得意部下,而現在這些當年人生舞臺上的「表演大師」,無一不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薄熙來如果得勢走紅,他們的表演怎麼會忽然收場呢?他們受審時怎麼又會如此狼狽?假如中紀委深查徐某留下的位於大連的娛樂城,或進一步深挖薄熙來在遼寧的貪腐醜聞,本山及其企業會不會成為一根線上的螞蚱?我不敢下判斷,但為本山深為憂慮!其以笑聲能否化解黨內矛盾和權斗,亦未可知!

我想,本山有錢買飛機並不新鮮,牟其中不是當年也用鞋子換過前蘇聯的飛機嗎?本山有條件賺錢,又正常繳足了稅,買一架飛機玩玩是無可厚非的!但問題是,他買得實在是不合時宜。正如上述好心人披露的那樣:「本山兄總是喊不「差錢」,現在又正值大西南發生罕見的旱災,這時候空降「本山號」,實在有點不協調。據說,本山兄之所以買飛機,是為了省錢。因為每次他出行都要訂購民航機票,有時由於客票緊張,曾多次發生遲到、延遲活動的狀況;每次出行都是多人陪伴,每年本山傳媒公司的機票開銷數字驚人;另外,每次乘坐民航客機,本山兄都會被乘客「追星」,搞得老趙每次都無法休息,於是就有購買飛機的打算了。

這個理由似乎冠冕堂皇,但它畢竟是一件顯眼的大事,它一方面刺激了老百姓敏感的神經,另一方面也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從這個意義上講,他是給薄熙來上了眼藥,他搞「唱紅打黑「,抓文強和黎強,或請畫家,作家,海外記者等雲集山城,大造輿論,均是為了轉移人們對他過去在大連以至遼寧貪腐和惡行的關注視線,他希望人們忘記他的過去而讚揚他現在的精彩表演,但受益於他的趙本山,同樣是一個演員,則以購買飛機的不同尋常的舉動,又把人們的視線拉了回來:面對這個從遼寧鐵嶺走出,瞬間致富的表演藝術家,人們會問,他背靠的政壇大樹究竟是誰?過去是薄熙來,現在是李長春?換句話說,在這個官員人人表演的時代裡,他找到了哪些官員做為布景,抑或共同表演,演出了驚人的財富和名氣?也正是生活舞臺上的官員和演員精誠合作,爐火純青,才演出了中國的貧富懸殊的兩極分化和社會分配不公?如果不是薄熙來這樣,說一套做一套的眾多的兩面派高官的示範和提攜,趙本山能一路順利地走紅致富嗎?本山的確不知道「拔出蘿卜帶出泥」的道理,但2012年中共18大之前的黨內權斗,已危及到了本山後面的那些政壇上的「表演大師」,我想,清查他的稅務狀況的有關部門,可能會在「本山號」起飛之時,睜開曾經假寐的亮眼。或許本山的隱患就在這裏。但願我是杞人憂天。

當中國西南的乾旱已使山村的孩子們,午餐無法下咽;當北京的沙塵暴模糊了天安門的輪廓,使訪民迷失了方向;當甘肅的民辦教師開不出薪水,小學生在哭喊;當陜北山區的老漢繳不起住院押金,而在家中等死;以嘲諷弱勢群體,歌頌官場黑暗,踐踏社會良知為宗旨的本山,和有錢的商人一樣,加入了炫耀財富,刺痛民心的蠢人行列。在我看來,當大多數人還在溫飽線上掙扎,缺吃少穿的時候,如果誰財大氣粗,向社會做出顯擺的姿態,他就是在挑釁和招災。現在,「本山號」就是這樣一個怪物!

2010年4月3日於多倫多

(自由亞洲電臺)有刪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