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日近 中共誓死保衛「上海」
 
苦膽
 
2010-4-21
 
【人民報消息】一位供職於上海一家大企業的朋友出差歸來,在電話中與我傾談時抱怨,他回來後第一天上班,差點兒連單位的門都進不去。我問這是怎麼回事,他說為了世博會安全起見,他們企業在大門裡面增設了像地鐵站那樣只有刷卡才能放行的自動門,模樣、裝置幾乎與地鐵站的一樣,所不同的是:乘地鐵刷的是需扣款的交通卡,而進單位「刷」的是藉以通行的職工就餐卡。既然與地鐵一樣,當然出去也要「刷」卡,不過要走另一道門。筆者的這位朋友回滬後匆匆上班,忘了帶卡,而保安又換了陌生面孔,要不是同事幫忙,他不免狼狽。至於外面的人進入,那就更費事了。員工們對這種做法,嘖有煩言。

其實,自從2002年12月3日中國上海取得了2010年世界博覽會的主辦權之後,大大小小的折騰就從未消停過——

一番空前的大煞風景的拆遷,使得一片片有上海特色的老城區被推土機和大鏟車夷為平地,從「以人為本」的角度看,被強拆住房的動遷戶更是深受其害,日子過得非常悲慘。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揭露:「強拆民房導致數萬百姓無家可歸,現在這些居民流離失所,沒有一個安定的居所,到處借房子,還遭有關方面驅趕。政府的目的,就是要逼迫他們以最低價錢簽下合約。有些訪民甚至在上訪途中的火車上,被活活打死;有的被抓去勞教後,又被注射不明藥物造成中毒死亡……」

另一方面,表面文章也陸續做了不少。一些主幹道和某些路街被拉直、拓寬,一些外賓容易涉足的小區被整修、改建,一些「有礙觀瞻」的破舊建築被大刀闊斧地拆除,少數不能拆的也被巨幅廣告牌或「速成綠化帶」遮蔽……

待到斑馬線被重新描過,各大商場、酒店粉飾一新,高樓大廈亮出渲染主題的橫幅、彩旗、招貼畫,被指定的馬路的兩旁擺出盆花,這表明世博會已進入倒計時的尾聲,而充滿敵意與戰備氣氛的名堂也相應多了起來:世博安保正式全面進入「實戰階段」,「用行動譜寫忠誠」;市民乘地鐵要通過安檢,查包;買菜刀、老鼠藥須實名登記;世博園區招聘臨時員工竟牽扯到「是否有旁系血親……」;甚至連外地往上海寄快件都得出示身份證。要說「空氣緊張」,還在後頭。

隨著世博會開幕式的日漸臨近,中共及上海當局如臨大敵,安全保衛措施全面升級。據國內外多家媒體報導:「上海和浙江的海上公安、武警,先後對上海及浙江省對開海域的上千個荒島進行了地毯式搜查。」「海陸空三軍層層設防,士兵、武警嚴密檢查來往人員、車輛、船只,甚至連狙擊手都已提前到位……」「鐵路上海站南北廣場設立的89個釘子崗、15個流動崗和10臺機動巡邏車已正式上崗。這89個釘子崗每個間距30米,連點成線,連線成片,確保崗區範圍內無露宿、無設攤、無強討、無拉客、無叫賣、無兜售等,快速處理突發事件和問題。」瞧那架勢,像是布下了天羅地網,可是,就這樣仍不放心,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們還調動了「地對空導彈、遠程防空導彈、殲-11、殲-8D戰機、導彈護衛艦」。海陸空、導彈、護衛艦……莫非要打一仗新版「戰上海」?莫非他們即將迎來的不是參與世博、參觀世博的國際友人和國內各界人士,而是本‧拉登一夥?抑或是什麼令他們頭疼的「不和諧」分子?耀武揚威,外強中幹而已。 既然內心懼怕著什麼,幹嗎還要四出打點爭奪2010年世博會的主辦權呢?

在一黨專政的國家,什麼事都要上綱上線到「政治的高度」,泛政治化往往成為一種思維定勢。一般人眼中,世博會不過是一個介紹產業、展示產品的博覽會。於中共當權者而言,則是非同小可,這裏面有一個政治附加值——像舉辦奧運、世博這類「全球性的盛會」,自然會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此會既可美化自身形象,撈取政治資本,又可增強穩固政權的力度。他們眼裡,除了奧運等大戲外,在特定的時段,這世博會便是最大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更是當前頭等重要的政治任務,所以要不惜一切代價,不擇手段地去「辦」。

和平時期,竟然存在盤問、搜包、驗證,這已然是對人的尊嚴的冒犯,對人權的侵犯。誰稍有不從,更大的麻煩就來了,而況還有槍炮壓陣的準暴力隨時等著伺候,這是赤裸裸的仗勢欺人,稍微有點自尊心的人,誰受得了?讓一個依賴槍桿子維持政權的「軍警王國」舉辦世博會,等於讓一個粗野的地痞流氓操辦文雅之事,世人看到的是一副「赤膊戴領帶」的滑稽形象。這樣的世博會,必然視人權如敝屣,其基調只能是劍拔弩張,拚死一保,其他一概不顧。若非色厲內荏,何至於此?這種世博會尚未開展,就已經是床底下放鷂子——大高而不妙了。

與歷屆世界博覽會一樣,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也有自己的主題:「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然而,這一屆世博會的實情卻是「城市,讓生活更糟糕」,殃及千家萬戶,累及萬戶千家。世博會原本是世界各國各地區展示科技創新、產業創意的成果的一個展覽會,一個彼此交流、取長補短的平臺,一個培育產業人才和對大眾進行某種啟蒙教育的場所,它的底色理應是文明、祥和,而不是閃現刀光劍影。人家美國已經舉辦過14次世博會了,沒見過有哪一次是像中國上海這般神經緊繃的。紅朝的「和諧社會」開一個區區世博會,竟給那麼多人帶來不幸、痛苦或麻煩,如此興師動眾、勞民傷財,如此荷槍實彈、一觸即發,這到底是世博,還是死搏?

轉自《世界之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