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付嫖資的公安局領導(圖)
 
夏小強
 
2010-4-17
 
【人民報消息】據河南省媒體報導,3月6日晚,河南省項城市公安局紀委副書記曹興軍、督察大隊教導員徐銘、交警大隊副中隊長朱海峰和龍鵬4名警察,在項城市翡翠明珠夜總會唱歌期間,請了幾名「三陪女郎」。凌晨時分,4位警察唱完歌後不願付賬,與「三陪女郎」發生爭執,隨後在耍大牌中與聞訊趕來的「夜總會工作人員發生激烈衝突」,並將夜總會的大門和玻璃砸爛,他們也被夜總會工作人員打傷。

有趣的結果在後面,3月7日,項城市公安局黨委會研究決定,免去紀委副書記曹興軍、督察大隊教導員徐銘的職務,交警大隊副中隊長朱海峰和龍鵬被關禁閉7天。

在正常和一般的情況下,這家敢於毆打公安局領導的夜總會算是捅了漏子,很可能會在隨後的「打黃掃黑」行動中被作為重點清理整頓,被抓獲的衣冠不整甚至裸體的賣淫嫖娼人員會出現在媒體的照片和鏡頭中。最後夜總會破財免災,花錢了事,休業整改一段時間後繼續開門迎客。

像項城市公安局紀委副書記這群黨官平時驕橫霸道已成習慣,對老百姓一言不合拳腳相向是常態,要是就酒喝高了掏槍把「屁民」當場擊斃都有可能,所以這次因為拒付嫖資而丟官的公安局領導就相當少見了。究其原因,這絕不是所謂的法律戰勝了權力,黨組織要從嚴治警了,而是這4個拒付嫖資又砸夜總會場子的公安局領導的級別不夠高,他們砸的不是夜總會的場子,他們砸的是他們上級發財的「場子」,他們撞到了銅墻鐵壁注定頭破血流,這也是擋了上級領導的財路的下場。

如今在中國,百分之百的所謂夜總會歌舞廳都是公開的妓院,只是現在與時俱進了,妓院不叫妓院叫夜總會了,妓女不叫妓女叫小姐了,嫖娼不叫嫖娼叫唱歌了。

在中國的城市以及縣城,要想經營一家賺錢的夜總會之類的娛樂場所,必須都要有政府和公安部門的後臺做靠山,相當一部份夜總會就是當地各級高官開的,只不過他們不會出頭,只在幕後收錢和保護。許多不是高官開的,但也有他們參與的「股份」,但這股份只是象徵性的「乾股」,其實是不需要真正出錢,只是用他們手中掌握的權力來換取財富而已。

同時,經營一家賺錢的夜總會還需要黑道的人來看場子和維持秩序,那些打傷4名警察的「夜總會工作人員」其實就是看場子的黑社會打手嘍啰。

翡翠明珠夜總會經理張超說,按照夜總會內部規定,凡是公安部門以及老板的朋友來唱歌,他們可以不收房間費,但女服務員的陪唱費不能免。這話基本沒錯,一般在夜總會座臺的小姐是不拿夜總會薪水的,有的還要向夜總會交費,她們賺錢全靠客人的小費。

現在有點級別的政府官員大都性趣盎然,除了包養情婦外,嫖娼也是他們樂此不疲的嗜好。不需要自己掏錢的時候,是那些和他們拉關係的人請客消費,需要掏錢的時候是他們自己願意,一擲千金,反正錢有的是,也不在乎。

從夜總會、公安官員的在這些糾纏的關係中可以看到,所謂在這類場所維持秩序看場子的黑社會,是受雇聽命於夜總會老板的,其實很多夜總會老板也都是黑道上的人員,這些所謂的黑社會具有一定的獨立性,但他們必須得有政府、公安的鐵關係作為靠山,也就是說是被黨組織收編的,沒有黨組織的人罩著,終究是會混不下去的。

現在全國各地強拆老百姓房子的時候,大都是出動成百上千的人,刀槍棍棒一起上,這些人到底是官府還是黑社會?其實就是官府找的黑社會,都是一夥的,分工不同而已。

近日,看到新聞報導中說,重慶原司法局長文強一審被判死刑,重慶市民放鞭炮慶祝,不覺感到可笑可悲,在中國由黨組織領導開展「打黑」,自己打自己,可能嗎?太搞笑了,太杯具了。

所謂的公安局領導,這些在官場上混的,如果搞不清這些道道,結果就是像項城市公安局拒付嫖資的這4位警察,最終頭破血流,丟官和被關禁閉。

中國的老百姓,像重慶那些為文強判死刑而放鞭炮的老百姓,大都是渴望得到社會公平和正義的普通的民眾,由於政府對新聞和信息的壟斷、封鎖和封閉,他們往往無法得到社會事件的真相,了解不到像重慶打黑、文強獲死刑之類事件背後所隱藏的政治權斗黑幕和醜惡,經常不知不覺中成了政府為了加強控制民眾而進行輿論宣傳的工具,而最後受害的,恰恰就是這些「不明真相的」的民眾。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