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付嫖资的公安局领导(图)
 
夏小强
 
2010-4-17
 
【人民报消息】据河南省媒体报导,3月6日晚,河南省项城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曹兴军、督察大队教导员徐铭、交警大队副中队长朱海峰和龙鹏4名警察,在项城市翡翠明珠夜总会唱歌期间,请了几名“三陪女郎”。凌晨时分,4位警察唱完歌后不愿付账,与“三陪女郎”发生争执,随后在耍大牌中与闻讯赶来的“夜总会工作人员发生激烈冲突”,并将夜总会的大门和玻璃砸烂,他们也被夜总会工作人员打伤。

有趣的结果在后面,3月7日,项城市公安局党委会研究决定,免去纪委副书记曹兴军、督察大队教导员徐铭的职务,交警大队副中队长朱海峰和龙鹏被关禁闭7天。

在正常和一般的情况下,这家敢于殴打公安局领导的夜总会算是捅了漏子,很可能会在随后的“打黄扫黑”行动中被作为重点清理整顿,被抓获的衣冠不整甚至裸体的卖淫嫖娼人员会出现在媒体的照片和镜头中。最后夜总会破财免灾,花钱了事,休业整改一段时间后继续开门迎客。

像项城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这群党官平时骄横霸道已成习惯,对老百姓一言不合拳脚相向是常态,要是就酒喝高了掏枪把“屁民”当场击毙都有可能,所以这次因为拒付嫖资而丢官的公安局领导就相当少见了。究其原因,这绝不是所谓的法律战胜了权力,党组织要从严治警了,而是这4个拒付嫖资又砸夜总会场子的公安局领导的级别不够高,他们砸的不是夜总会的场子,他们砸的是他们上级发财的“场子”,他们撞到了铜墙铁壁注定头破血流,这也是挡了上级领导的财路的下场。

如今在中国,百分之百的所谓夜总会歌舞厅都是公开的妓院,只是现在与时俱进了,妓院不叫妓院叫夜总会了,妓女不叫妓女叫小姐了,嫖娼不叫嫖娼叫唱歌了。

在中国的城市以及县城,要想经营一家赚钱的夜总会之类的娱乐场所,必须都要有政府和公安部门的后台做靠山,相当一部份夜总会就是当地各级高官开的,只不过他们不会出头,只在幕后收钱和保护。许多不是高官开的,但也有他们参与的“股份”,但这股份只是象征性的“干股”,其实是不需要真正出钱,只是用他们手中掌握的权力来换取财富而已。

同时,经营一家赚钱的夜总会还需要黑道的人来看场子和维持秩序,那些打伤4名警察的“夜总会工作人员”其实就是看场子的黑社会打手喽啰。

翡翠明珠夜总会经理张超说,按照夜总会内部规定,凡是公安部门以及老板的朋友来唱歌,他们可以不收房间费,但女服务员的陪唱费不能免。这话基本没错,一般在夜总会座台的小姐是不拿夜总会薪水的,有的还要向夜总会交费,她们赚钱全靠客人的小费。

现在有点级别的政府官员大都性趣盎然,除了包养情妇外,嫖娼也是他们乐此不疲的嗜好。不需要自己掏钱的时候,是那些和他们拉关系的人请客消费,需要掏钱的时候是他们自己愿意,一掷千金,反正钱有的是,也不在乎。

从夜总会、公安官员的在这些纠缠的关系中可以看到,所谓在这类场所维持秩序看场子的黑社会,是受雇听命于夜总会老板的,其实很多夜总会老板也都是黑道上的人员,这些所谓的黑社会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但他们必须得有政府、公安的铁关系作为靠山,也就是说是被党组织收编的,没有党组织的人罩着,终究是会混不下去的。

现在全国各地强拆老百姓房子的时候,大都是出动成百上千的人,刀枪棍棒一起上,这些人到底是官府还是黑社会?其实就是官府找的黑社会,都是一伙的,分工不同而已。

近日,看到新闻报导中说,重庆原司法局长文强一审被判死刑,重庆市民放鞭炮庆祝,不觉感到可笑可悲,在中国由党组织领导开展“打黑”,自己打自己,可能吗?太搞笑了,太杯具了。

所谓的公安局领导,这些在官场上混的,如果搞不清这些道道,结果就是像项城市公安局拒付嫖资的这4位警察,最终头破血流,丢官和被关禁闭。

中国的老百姓,像重庆那些为文强判死刑而放鞭炮的老百姓,大都是渴望得到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普通的民众,由于政府对新闻和信息的垄断、封锁和封闭,他们往往无法得到社会事件的真相,了解不到像重庆打黑、文强获死刑之类事件背后所隐藏的政治权斗黑幕和丑恶,经常不知不觉中成了政府为了加强控制民众而进行舆论宣传的工具,而最后受害的,恰恰就是这些“不明真相的”的民众。

(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