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太子党:这件事把中共从我心中彻底踢出
 
一位太子党
 
2010-3-19
 
【人民报消息】一件小事终于把中共从我心中彻底踢出去,我能感觉到这个「彻底」的份量,它不是两个字或一个形容词,而是一种物质,使我对中共的那一丝丝不易觉察的牵连完全化为乌有。

在谈到这件事之前,我想先谈谈与此事毫无瓜葛的万里,原因是,和万里一样,我也是一个中共体制的受益者和被欺骗者。

中共的欺骗历史被万里曝光

对于万里家的情况,我知道一些,高级领导人能做到他那个程度(不是做给人看),真是实在太少见了。这也是我几十年来一直敬佩他老人家的原因。

当年,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万里投身共产党组织跟着「闹革命」,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兴亡。正因为此,看到共产党的心口不一,万里才困惑了三十多年,不得其解。

看了「万里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我完全相信老人家的几十年的困惑已经找到了答案,否则我们是看不到这个「谈话」内容的。

万里在「谈话」中说:涉及到怎么样让老百姓认清历史、认清现实,就是要认清一些基本事实。六十年来,我们说的最多的一段话是「几千万革命先烈换来了红色江山」。这是关于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为了新中国,死了数千万人,这是基本事实。还有一个事实是,他们是为什么牺牲的?他们前仆后继,为的是当时我们中国共产党设立的目标和理想,现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时共产党设立了什么具体目标?

中共中央机关报《新华日报》1947年7月4日发表的社论说:「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但是中共建政以后,中国人几十年从媒体中得到的信息都是「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把美国人描绘成世界上最邪恶的帝国主义分子。

四十年代,国民政府当政时,中共的宣传口号是「一党独大、遍地是灾」,现在中共建政已经超过60年,居然看到自己曾宣传过的这几个字如同看到原子弹在头顶爆炸成功。

万里说:我知道,90年时,出过一本书,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很快被查封了。我让秘书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个周末的两天,我全部看完了,我还找了一些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来问了情况,他们告诉我,这本书里收集的,全部是我们党在三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没有一份是伪造的。当时,我们党向全中国人民做了承诺,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这些承诺的确吸引了无数志士仁人。那些牺牲的人就属于这部分人。其实,那些承诺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许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个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修改掉了。我看到过一份文献研究室送来的原稿与修改稿,当时让我心里震动很大。现在,我能公开说出二十多年前我脑袋里就产生的疑问,这么个修改法,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

现在中共还恬着脸说:「红色江山是我们共产党打下来的,我们打天下,所以我们坐天下。」万里戳穿了这个谎言,公开告诉国人,牺牲的几千万烈士原来都是中共建立独裁政权的垫脚石和被欺骗者。而万里自己也是被欺骗而加入共产党的。

万里对那位年轻教授说:年轻人要多知道一些历史。于是「前些天,他又来了,说要向我请教历史,问题还不是他提的,而是他教的那个地厅级干部班的学员提的,他说他回答不出来,就把问题提给了我。那些学员干部在讨论时提出的问题是:建国都六十年了,我们国家的哪些东西没有变?为什么没有变? 会不会变?」

万里说,我告诉年轻教授,建国六十年了,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变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国家还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而这个有7000多万党员的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80年代初期,中央书记处接到建议,说:党中央机关应该挂牌办公,办公厅、中组部、中宣部、统战部等,都是执政党的机关,不是非法的地下机关。这个建议转了好几个书记的手里,最后没有上会讨论。

至今党中央机关依然以「非法的地下机关」形式办公。也就是说全国十几亿人60多年来是在一个非法地下机关领导下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的。而且,这个非法地下机关还公然声称,让中国人再继续暗无天日第二个60年。

万里说:我曾经是这个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现在享受着很高的政治待遇。我问年轻教授、由我来说出这些话,是不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呢?……我想要说的是,正因为是高级干部,就更应该从历史责任的高度来考虑问题,……历史责任就是一个政治伦理的问题。

万里还说:我这么老了,说了这么多。有些年轻人会骂我,在位的时候怎么不说,怎么不做,这种责骂是有道理的,我个人不能用客观环境、客观因素来推卸我应该承担的那一部分历史责任。说了那么多政治伦理,我本人就要好好养成那种政治伦理。80年起草《决议》的时候,小平同志说,他最有资格来评价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质。可他却认为,这种评价应该让后人去做。这么一来,难题就留下了。如果后人既没有小平同志那种资格,又不讲基本的政治伦理,这事情又要赖给后后人了。总要有人出来讲话的,我算是其中的一个吧。

曾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的94岁山东汉子万里,对历史对人民的责任感令人动容。

使我彻底告别中共的一个机缘

和万里一样,我也是一个中共体制的受益者和被欺骗者。

受益方面大家都知道的,老爹既无私房,也无私车,但是全家却既有房子,又有车子,还有专用司机,和几个保姆,方方面面享受着一般干部无法想像的特权,更不要说与老百姓相比。所以看透中共的本质,彻底从骨子里摆脱中共的诱惑、去除中共的留毒(留在思想和体内的毒素),对于我来说是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

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了划时代的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用史实还原了中共的本来面目,里面很多是我从来都不知道的,非常震撼。尤其让我震撼的是,其中谈到党员的两面性。我这才明白了父亲,一个平时连派给他的专用私家公车都不许孩子们沾光,孩子们上班迟到也会被他训斥的父亲,在家里他是个希望孩子们做个正直人的父亲,而在工作中,父亲是个非常忠诚于党的高级御用工具,党让干啥他没有一个「不」字。

后来,我开始注意中共不喜欢的新闻,让我震撼的还有被还原的抗日战争真相,毛泽东不让日本政要为日军侵华道歉;还有毛泽东的「用兵真如神」,原来就是在国民政府里安插特务,等等等等;还有对高智晟的酷刑迫害,原来都是从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练出来的;还有,对信奉「真、善、忍」的修炼者的活摘器官,……。我越来越没有兴趣炫耀自己的红色背景,感到自己的心离中共越来越远,并且觉得自己对中共已经有了完全的认识和了解。

几天前,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突然与一位失去联系12年的朋友又联系上了。他是中国边远地区的一位藏传佛教寺院的住持。我非常兴奋的给他电话,他说这些年也用尽一切可能在寻找我的通信地址和电话,但一无所获。正在我们平静交谈时,我清晰的听到了电话里有窃听器的「滋滋」声──公安局在行动。

后来住持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们的电话有时有监听。我说:我听到了……。我突然不知要说什么,我怕我们的谈话会给他带来莫须有的罪名。也许他感受到这一点,又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关系,我们也没说什么…… 。

撂下电话,我的震惊还没有消失,不是震惊中共的监控,而是震惊连这么遥远地区的寺院、出家数十年的僧人,中共都不放过!

几天来,一阵阵巨大的悲哀象潮水一般向我涌来,尽管我看过新疆和西藏人民被残酷镇压的新闻,但这次亲身经历,让我第一次切切实实感受到中共暴政下少数民族的悲哀,即使他们没有一丁点儿要冒犯和威胁中共政权的意思,但是中共依然每时每刻利用国家机器在监视着他们,随时把他们送上砧板……。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就这么一件小事,把我对中共的那最后一点点断藕后的连丝给扯断了。中共,从我的心中被彻底踢出去,我能非常清晰、非常强烈的感受到这一点。

水到渠成,彻底告别中共,我非常平静。△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