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国际接“鬼” 系列段子
 
2010-11-30
 
【人民报消息】

跟国际接“鬼”

中国的汽油油价涨了,但涨的不光是汽油,最近,中共发改委发出了《关于居民生活用电实行阶梯电价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准备推行生活用电阶梯价,决定最高每度电涨2毛。关于电价,国内的许多媒体都转载了这么一条消息:相对中国的平均工资水准,目前中国的电价是发达国家的4.5倍。

天涯网站上有网友评论说:这么高的电价,他们对洋大人说这是我们的国情,回过头来,他们又对咱们草民说,我们要跟国际接轨。接吧,接着接着就见着鬼了!

不是“享有”是“想有”

中共五中全会之后,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出了篇文章,题目叫“我国公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是不争的事实。”有一位腾讯博友评论说:“人民日报编辑太不专业了,这么明显的错别字儿,怎就没发现呢?不是“享有”,应该是“想有”。

穿着警服上访

最近,在北京汹涌的上访人群当中,多了两个身穿警服的访民。他们是来自山东临沂市郯(谭)城县公安局的民警陈卓和梁振民。不过他们特殊身份并没有给他们带来特别的关照,他们和其他的访民一样,遭到了当地公安局的拦截。他们上访问题的解决,也同样是遥遥无期。

作家冉云飞评论说,这个社会制度是一头咬人兼自噬的怪兽。你咬人也就罢了,但是,你咬了人,还不过瘾,还自己吃自己,这个制度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没有人真正思考过。平时警察耀武扬威,知法犯法,到处截访,但到头来自己也得为自己的权益受损而上访,而你上访一样受到截访。如此可笑可悲可耻的制度,你还维护它干什么呢?事实上,六十一年来,这个制度一直在咬人兼自噬,只不过是,如今有了网路,这种咬人兼自噬的事儿,让更多的人知道了罢了。可惜的是,很多人都以侥幸的态度对待这一切,以为倒楣的是别人,其实这个制度不改变,下一个倒楣蛋就有可能是你。

税负占GDP近1/3还不高 多少才算高

最近,福布斯杂志发表了2009年税负痛苦指数排行,中国大陆的痛苦指数是 159,在公布的65个国家当中排名第二。为此,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肖捷发表文章,進行了辩解,他认为该指数的计算不科学,不符合实际,目前中国的宏观税负并不高,政府集中的税收收入无法满足公共支出的需求,还有必要逐步提高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在10月29号的财经网上发表了研究报告,对肖捷的观点進行了反驳。报告说,从1998到2009年,中国全口径的政府收入,占 GDP的比重从20.4%提高到了 32.2%。这只是可以统计上来的数字,统计不上来的有多少,谁也不知道。占GDP近1/3的政府收入和宏观税负还不高,多少才算高呢?

除此而外,大量国有企业的盈利也成为政府收入,如果加上这一部分,政府收入的比重就达到了GDP的一半左右。

这份研究报告指出:政府的公共支出的增长中,有些是不必要的。比如,在维稳上花费的钱,有的地区甚至超过了社保费用。难道给中小学和幼稚园派俩警察,就能解决学生的安全问题吗?在现行的公共支出当中,行政管理费数量很大,增长很快,因为经常遭到批评,现在已经不单独列示,但是各级政府部门的排场、浪费还是相当惊人。

再有,各种各样的形象工程,虽然不一定列在公共支出当中,但很多构成了公共支出的内容。而最需要增加的公共支出,比如基础教育、社会事业等等,增加得却很慢很少。这份报告最后说,政府有着自我膨胀的偏好,公共支出也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特别是在中国这个缺乏民主制衡的体制之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