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中共窃国60年的礼物(图)
 
——──在美国华府《中共窃国六十年系列》研讨会上的讲话
 
章天亮
 
2009-9-24
 
【人民报消息】我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现在中共为了国庆的阅兵,北京搞的保安人数达到120万人。这120万人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大概就有4、5百万的北京市民被选入了保安。北京市究竟有多少人呢?这样做基本上是一人对一人,盯人如盯贼一般。这120万人是被当成什么样的事件处理呢?若作为刑事事件,就说明北京市刑事案发率太高了。全世界最危险的城市也没有120万民保安。如果是处理政治事件的话,那就说明这个政权不稳固,已经达到草木皆兵的程度,大概有一半的人在反对,所以才要用另外一半的人监视他们。

中共非常清楚自己的虚弱

中共的虚弱不仅我们看的到,就是中共自己也非常清楚。过去中国的媒体有很大的报纸、电视和电台。那时媒体是单项,所谓单项就是中共能发出它们的声音,但没有老百姓的声音。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老百姓也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使中国的政体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我认为一个转折性的事件发生在2008年6月28日瓮安事件之后。中共在奥运会前夕极力煽动民族主义,是中国地震后一次悲情的宣传。在西藏镇压少数民族的分裂势力,中共认为已经凝聚了民心。这时发生了瓮安事件,老百姓火烧公安局大楼,当时有90%的人在网站上支持那些纵火的群众。从那时开始,所谓悲情的宣传、民族主义的煽动都不好使了,中国老百姓有90%的人在反对它们。另一个就是7月1日杨佳杀警事件。我们现在看到了这个事情的发展,看到石首市的老百姓已经大肆无忌的抗暴了,看到中国遍地烽火。

中共破坏中国人道德的手段

过去60年中共杀人、卖国,整个官僚系统腐败和黑社会化,包括对异议人士残酷的镇压,及对中国生态环境的破坏等等干了很多的坏事。但是我认为所有的这些都不是最坏的事情,最坏的就是中共极力的去破坏中国人的道德,而且中共破坏中国人的道德是有系统的。时间不多,我用五分钟把中共破坏中国人道德的手段说明一下。

一个人做坏事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它认为他做的是好事。魏京生先生谈到:“我看到辛灏年先生调查,当年在正反的时候,枪毙了5百万人。”他们认为他们是在干一件好事。他们认为为了美好的目标、为了建设共产主义,不得不把这些前面绊脚石清除掉。这就是人在干坏事的时候,认为是在干好事。最终导致很多人认为他干坏事不会遭报应,可以为自己的利益和享乐干坏事,从而导致中国社会道德更进一步下滑。

用一元化的共产主义意识型态替代所有宗教信仰

中共对中国文化和道德的破坏基本是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前30年(1949年到1979年)。中共知道人的道德是基于宗教、信仰,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会道门。所谓“清理会道门”就是把中国的佛教、道教、基督教,过去所有中国那些正教信仰统统清除掉。后来发现只清除宗教不行,把宗教清除后,中共开始主导文化层面,开始青年知识份子的反右。后来又发现光打知识份子还是不行,老百姓也要打,所以就在1966年发动文化大革命。

从1949年到1979年,中共用它的一元化的共产主义意识型态,去替代所有的宗教信仰。那时共产党为人民服务还需要一块遮恶布,它们不敢贪污腐化的太厉害,那个甜头还要放到国库里。到了1979年,中共对中国人的道德破坏进入了第二阶段,中共连自己这一套共产主义意识型态的东西都丢到一边去了。过去中共还会拿出一个虚假的意识型态欺骗老百姓,现在连这个东西都不要了。它告诉老百姓把过去的宗教都清理,老百姓什么都没有了。

若大家都讲世界上没好人,就认命了

这时候老百姓不相信有报应,所以就做很多坏的事情。比如破坏中国的环境,包括生产毒奶粉(喝了毒奶粉会导致死亡,对生育会产生问题,可能会绝后),连最后一点道德规范都没有了,所以才敢这么做。这就是中共维护政权最好的办法。如果人有道德信仰,大家都会说你挣的钱不道德,你做的事情是错的,我们不能跟你在一块儿。但是如果人没有这样一种基本道德判断能力的话,大家都会讲这世界上没有好人,谁上台都和中共差不多,就认命了。

中共通过对中国道德的破坏,来达到统治的目的。同时,它非常害怕中国人道德的觉醒与重建。一个真正信仰的复兴,是中共最害怕的一件事情。这不仅是重建人民的道德,对中共来说还存在另外一个问题──中共对这些新兴的信仰没有解释权。中共派出特务进入过去的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内部,对经文或是教义进行歪曲的解释。现在这些新兴宗教的解释权,完全不在中共手上。在害怕中国人道德觉醒的情况下,中共让百姓沦丧道德。

中共害怕法轮功所提倡“真、善、忍”的这种信仰,所以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但随着《九评》的传播,很多人发现中共不但没有解决问题,中共本身才是个问题。很多人的思路转变了,变成了“怎么样去解决中共?”。我们想出一个好办法,就是“三退”。

每个人想想自己怎么办就行了

你不用想怎么去解决中共这么大的组织系统,想想自己怎么办就行了。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做好了,自己踏出一小步──退出中共,那么大家合在一起就是一大步。中国要走入未来的话,最大的问题就是共产党,但是无法和它暴力冲突,所以“三退”就成为一种中国和平转型之路。沈婷女士说:“既然你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不公开打出我们不要中共的旗号呢?”这个是中共最害怕的,它最害怕去掉皇帝的龙袍,中共最害怕失去权力。

前两天中共战略经济对话时,中国的国务委员戴秉国说:“我们国家最高的利益是维护我们的基本制度,第一是党的领导;第二是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第三是老百姓的生活问题。”中国国务委员不打自招,把中共最看重的东西拿出来了。既然它最害怕这一点,那么我们就要退出党。这就是我们送给中共窃国60年来最好的一个礼物。我就讲那么多。谢谢!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