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了!美國國會必須撥款支持(圖)
 
肖辛
 
2009-7-10
 

“全球網絡自由聯盟”開發的5種突破網絡封鎖軟件:
世界通、花園、無界、自由門、火鳳凰。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綜合報導)世界上有一個在極權國家裏粉絲最多的聯盟,它的名字叫「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該組織從90年代末期中共打壓法輪功之後,開始研發破網軟件。現在,不光在中國每天都有百萬以上的網民使用該組織研發的軟件,而且最近兩年被其它極權國家的人民發現,並廣泛使用,被譽為伊朗民眾的「救生索」、緬甸人的「地下鐵路」、極權國家民眾和自由世界溝通的唯一橋樑。

伊朗民眾的「救生索」

華盛頓郵報7月7日發表社論《自由對防火牆──參議院可以幫助繞過極權國家的防火牆》。社論以最近伊朗發生的選舉事件為例,稱讚「全球網絡自由聯盟」(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簡稱GIFC)為中國和伊朗這兩個被極權統治下的人民提供網絡自由,使人們能夠看到來自那裏的「令人無法忘卻的畫面和感人的故事」。

與多數其它國家相比,伊朗政府的網絡監控相當的嚴密。伊朗政府利用精密的技術封鎖上百萬個提供新聞、評論、影像、音樂等資訊的網站,在最近更封鎖了 Facebook及Youtube。但「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的破網軟件幫助伊朗民眾避開政府的網路封鎖,讓他們能查詢任何他們想要知道的資訊。在去年秋天,已有超過40萬伊朗民眾突破政府網絡封鎖,自由的瀏覽網際網路。

不光緬甸人找到了逃離網絡封鎖的「地下鐵路」

「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成立於2006年,是由在開發和部署突破網絡封鎖的產品及服務方面世界領先的幾個公司組成的一個團體。提供的破網工具包括動態網、無界瀏覽、花園網、世界通及火鳳凰等。

早在2007年10月,「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就發現,越來越多的緬甸人正在使用該聯盟的突破互聯網封鎖和檢查的全球網絡,從而能夠在當時軍政府的鎮壓後繞過網絡封鎖的監控和跟蹤,通過與外界傳遞真實訊息以對抗暴力的獨裁政權。當時每天來自緬甸的平均服務器點擊量高達12萬。

起初,「自由門」只有中文和英文版,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的其它國家民眾開始使用這個破網軟件,自由門的不同文字的版本開始增多,如有緬甸文版。由於越來越多的伊朗民眾開始使用這個軟件,2008年7月,自由聯盟又推出了波斯語版本的「「自由之門」。

法輪功學員研發的破網軟件是極權國家民眾和自由世界溝通的唯一橋樑

來自古巴、北韓、敘利亞和其它國家的多名人權活動家,從去年開始向美國國會呼籲,希望國會能審批對突破網絡封鎖技術的投資。文章呼籲美國政府支持和資助研發破網工具,突破網絡封鎖

6月17日,紐約時報專欄作家NICHOLAS D. KRISTOF發表文章《突破網絡封鎖!》指出,在伊朗大選消息被當局封鎖的關頭,法輪功學員研發的突破網絡封鎖軟件成為伊朗民眾向外界傳遞信息的「救生索」。

據悉,面對世界上包括中共在內的幾個極權政府封鎖網絡、箝制自由信息,西方社會都沒有辦法突破,美國政府以及美國之音都投註相當的資金在突破網絡封鎖的技術上,但專家說,就目前而言,真正做出貢獻的、能夠有效突破封鎖的是唯有法輪功學員,他們建構一套系統,協助了最多的網路使用者躲避審查,自由的瀏覽網路。專家說,法輪功學員創立的幾大破網軟件成為極權國家民眾和自由世界溝通的唯一橋樑。

經費不足只得關閉對中國以外的所有連結服務

紐約時報今年4月30日曾報導,由法輪功學員創立的「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開發出一種突破網絡封鎖的軟體,原來主要是協助中國大陸民眾突破中共網絡封鎖,但去年七月意外的被伊朗大學生發現,在不到半年內傳遍伊朗,龐大的使用量使的GIFC的電腦超載。GIFC只得在今年一月,關閉了對中國以外的所有連結服務。

目前,多個訊息自由及人權團體正整合力量,向美國政府申請經費,希望能擴大「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的服務範圍。

這種破網軟件每分鐘改變一次IP地址

華盛頓郵報在7月7日的社論中指出,生活在集權國家的民眾能自由的獲取信息就會改變,這也是為什麼獨裁者花大力氣封鎖網絡的原因。

社論表示,在最近幾周內,我們能夠看到來自伊朗的令人無法忘卻的畫面和感人的故事,這都得力於「全球網絡自由聯盟」幾個志願的專家管理的這個臨時編輯的服務器。

報導說,「全球網絡自由聯盟」是一個小型的非政府機構,每天向幾乎一百萬用戶提供網絡獲取的途徑。根據最近的統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反(網絡)封鎖的流量都是來自中國和伊朗。這種軟件通過連接到一個遠方服務器。非常了不起的是,這種破網軟件每分鐘改變一次IP地址來允許用戶繞過網上的審查,並防止被跟蹤。

現在是國會把資助許諾變為現實的時候

華盛頓郵報社論指出,美國在網絡自由上花的每一分錢,都讓極權政府們必須要花幾千美元來放置防火牆和各種障礙封鎖。此技術需要的僅僅是更大的容量。最近的騷亂帶來的網絡需求的加大,已經造成這個聯盟的多個服務器在最最需要的時候超負載。為了這個和平的網絡革命能夠繼續下去,國會的支持是必須的。

社論還表示,2008年,美國參議院撥款委員會簽署了一個法案,此法案能夠向一億不同的用戶每天提供上網的自由。國家和外事操作經費法案專門向網絡自由撥款五千萬美元,能給生活在獨裁國家的數以百萬計的用戶提供網絡服務。

網絡自由一直是國會固定關注的一個重點,2008年的經費法案包括了承擔向封閉的社會提供泛網絡檢查的工具和服務。現在是國會把許諾變為現實的時候了。

華郵社論最後說,奧巴馬先生,這將是一個有效且廉價的支持伊朗民眾的方法,同時還將推倒21世紀獨裁者的「柏林牆」。

這個建議給了每個國會議員們一個千載難逢的選擇機遇,是站在正義良知一邊,還是站在最邪惡軸心政權中共一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