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流感為何攻不破中國國門
 
李天笑
 
2009-4-30
 
【人民報消息】在人們對禽流感防備了多年之後,襲來的卻是豬流感。最新統計數字表明,全球疑似感染已達22國2895人,其中確診感染已達9國229人,177人死亡。世衛已將疫情警戒提高至5級(最高為6級)。墨西哥的疫情最為嚴重,並持續惡化,全國2500人疑似感染,已經有168人死亡。

豬流感並不是一個準確的叫法。H1N1病毒是一種混合體,集中了豬流感病毒、人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的特徵。這種病毒只攻擊人類,並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大多數人對這種新型H1N1流感病毒沒有免疫能力。由於這種病毒以前沒有出現過,因此在爆發初期被叫做豬流感病毒,這實際上是一種誤讀。

這次豬流感的可怕在於它與1918年至1919年爆發的“史上最恐怖的流感”(又稱西班牙流感)十分相似。在過去的一個世紀裏,全球性的流感瘟疫,也就是世衛所說的人類大流感,出現過至少五次,以1918年至1919年這次最嚴重。上次的病毒也是H1N1型病毒的一個種類,主要襲擊青壯年,當時造成了全球大約20%到40%的人口感染,死亡人數至少有4千萬到5千萬,是一戰死亡人數的近五倍。

金融危機尚未退去,豬流感已在蔓延,09年可謂禍不單行。此次瘟疫與其說是出乎意外,或病毒有很強的變異能力,不如說人是勝不了天的。

但中共卻認為,它可以有效地把豬流感擋在國門之外。官方雖口頭宣示“已經啟動應急機制”,但重點卻是打響了一場宣傳戰,其要點是否認中國大陸有豬流感感染,否認疫情病原來自中國。農業部、衛生部、外交部和媒體四管齊下。農業部發表聲明表示,福建省出現的死豬不是由於豬流感。衛生部和媒體對墨西哥韋拉克魯斯州州長和《紐約時報》懷疑“中國旅客把病毒帶到北美和墨西哥”展開了大批判。外交部強調“目前中國沒有發現人感染豬流感的病例”。

中國有沒有豬流感患者、疫情病原是否來自中國,相信不久就能證實。不過中共的說法疑點甚多。

其一,這次連經常被中共拉出來作擋箭牌的世衛都對中共的論調表示嚴重懷疑,認為中國大陸很可能已有豬流感的患者。世衛代表韓卓升說,目前大陸有數起疑似病例,患者出現流感症狀。對中共當局否認陜西100多學生患的是豬流感,世衛代表表示,衛生部並沒有詳細談學校的具體情況,而且只有當地政府提出邀請世衛才會進行調查。言下之意是,實情有待調查。

其二,2005年四川省衛生廳官員曾稱至少17人死於一種奇怪疾病。致病原因既不是SARS,也不是禽流感,而是一種在“豬中傳播”的病毒。這又是一大疑點。如果2005年就發現豬流感,那顯然要早於這次的墨西哥。

其三,中共說辭的另一大疑點正是湖北院士陳煥春聲稱已研制出豬流感疫苗。製造針對特定突變株的流感疫苗需要拿到流感病毒。如果中國沒有出現豬流感,哪來的豬流感病毒供研制豬流感疫苗?這是一個根本的悖論。

中共官方給人的感覺是,它能使中國與世隔絕、置身其外。如果中國閉關鎖國,阻截豬流感進出中國也算有個藉口。但中共一直吹噓30多年的開放已使中國與國際接軌,造成對外貿易和交往頻繁,這就很難圓謊。但中共要人相信,當豬流感已在全球拉響警報、甚至已逼到中國周邊的泰國、韓國及香港時,病毒偏偏對中共情有獨衷,繞道而行。此論如果發生在SARS初期,也許還有人信。如今重彈張文康的老調,令人啼笑皆非。

顯然不是豬流感攻不破中國國門,而是中共在遮掩事實。SARS就攻進了中南海。“攻不破”的真正的原因是中共故意將其淡化了。中共政權社會危機四伏,豬流感極可能成為觸發或加劇危機的介媒,因此成了當前嚴重的公關事件。儘管豬流感並沒有包括在原設計的6521維穩工程之中,但極有可能後來居上成為維穩的頭等大事。為此,中共需要裝出豬流感並不存在的姿態,防止它的連鎖效應。

中共刻意淡化豬流感將造成人民生命和健康的重大損失。其實,如果真有病例,哪怕只有一例,也必須上報。隱瞞不但將最終顏面盡失,而且喪盡天良,將造成各界包括醫院對豬流感疫情不以為然,認為疫情不會蔓延到中國,從而對疫情規模和惡化程度準備不足。大陸有的醫院的醫生就表示:“豬流感跟我們還離得比較遙遠,畢竟發生在國外。”

由此可見,中共政權並未從2003年的SARS中學到教訓。現任衛生部部長陳竺的“人感染豬流感疫情是可防、可控、可治的”與原衛生部部長張文康的“北京沒有非典”只是換了一個措詞。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