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告訴未來》第二集:大法開傳
 
2009-4-26
 
【人民報消息】(接上)

什麼是法輪功,修煉法輪功的都是些什麼樣的人,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敬請收聽介紹這些修心向善的人的感受,選擇和探索歷程的九集系列節目《我們告訴未來》

在線收聽

下載

第二集:大法開傳

長春,一個被稱做塞外春城的地方。

離火車站不遠,有一個勝利公園。當氣功熱席卷全國的時候,每天清晨,許多長春的市民來這裏煉著五花八門的氣功。煉功之余,人們喜歡聚在一起聊聊有關氣功的話題。1992年5月的一天,一位陌生的年輕人加入了這群氣功愛好者的交談。

長春學員李先生回憶道:[採訪李先生]

他一邊講法,一邊比劃各種動作,一下子吸引了許多人圍上來。他講的法和做的動作與任何功法不同。人們發現這位年輕人講的做的太好了,都提出來跟他學習。]

這位年輕人就是李洪志先生,許多不認識的人由此成了他講法傳功的第一批學員。

1992年5月13日,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就在長春第五中學這裏舉行。開班不久,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

[吉林教育臺健康ABC節目]

在長春成功舉辦了兩期學習班後,1992年6月的一天,李洪志先生來到北京。推開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大門。向負責批准推廣氣功的工作人員提出在全國傳播法輪功的申請。

成立於1986年的氣功科學研究會是一個藏龍臥虎之地,工作人員都是一些氣功方面的專家。當李洪志先生來到北京時,沒有人知道他是誰。這時,氣功熱已經風行了近20年,全國有2400多種氣功門派在各地流傳,上億人參加氣功鍛煉。氣功界內部也形成了非常錯綜複雜的局面。對眾多氣功門派雲集的氣功科研會來說,接受一個陌生人要求傳法的請求,是需要進行諸多方面測驗的。

北京學員葉先生介紹說 [採訪葉先生]

氣功界的權威人士們被李洪志先生超常的功法、功能深深折服,一致通過了各項測試和理論考評。立刻成立直屬的法輪功研究會作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分會,並向全國推廣。

這是1994年9月正式出版的法輪功教功錄像帶,在此之前,氣功科研會和國家體委曾先後為法輪功製作教功節目。這柔和、優美的5套功法很快在京城傳播開來,一些內行人立刻被這動作簡單,但卻異常高深的功法所吸引。

時為人體科研會醫學氣功學術顧問的邵曉東回憶到 [採訪邵曉東]

這時的法輪功,已經成為氣功界的佼佼者。李先生每到一處,當地政府和氣功協會都給予大力支持。新聞媒體詳細報導。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紛紛來信詢問法輪功的功理功法、索取資料、購買書籍。

1994年6月,在山東省著名的泉城濟南,舉辦了第二期濟南市法輪功學習班。這次濟南講法,後來被認為是講得最全面的一次。第一天上課,李先生就開宗明義地講出了學習班的目的。

[李洪志先生講法: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

對於大多數第一次來參加法輪功學習班的人來說,氣功就意味著鍛煉身體,祛病健身,在講課中,李先生向人們揭示了這其中的深奧道理。

[李洪志先生講法:氣功不是體操]

9 天的講課中,李洪志先生深入淺出地系統講述了高層次中的法,他指出氣功就是修煉,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講解了煉功為什麼不長功,佛家功與佛教的關係,修煉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氣功與體育鍛煉的關係。澄清了諸如天目、附體、煉邪法、走火入魔等等讓人們迷惑不解的問題。

許多講法內容讓所有在場的人振聾發聵,永遠難忘。

[李洪志先生講法:真善忍,失與得]

時任中科院人體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的李有甫感悟到[採訪李有甫]

李先生出山講法的1992年,普遍被歷史學家們認為是中國經濟起飛開始的一年。這一年的夏天,87歲的鄧小平南巡深圳,將中國的改革開放推到了一個新的高潮。

這時社會諸多矛盾也集中到了這一年。官商、官倒、不正之風、腐敗之風、分配不公、價格雙軌、股市波動、湧入城市的民工潮和全民經商的下海熱等等。使許多人的價值觀念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唯利是圖”,“一切向錢看”等觀念,甚至成了被人們普遍認可的道德標準。

原國家農業部幹部薛賓說[採訪薛賓]

城鎮居民薛先生回憶當時住院和看病有多難[採訪薛先生]

[渴望主題曲]

每個年代都有傳達人們心態情緒的旋律。這首90年代初期家喻戶曉的歌曲,真實地折射出了人們對現實生活中虛偽、冷漠的厭倦和無奈。

一位學員在學習了法輪大法後寫下詩句《迷中得法》:

路斷林遮霧,落水鬥星疏;
秋寒並足草,聽風不知處。
倚岩盼假寐,淒迷織如絲;
師現夢猝醒,幻盡現真途。

當時,在一片金錢至上,道德下滑的社會環境中,能有機會聽到李洪志先生親自講解高德大法,是一件多麼難得的事情。就因為這樣,許多學員不顧辛勞,千里迢迢地追隨李先生,參加他在各地的講法學習班。

曾參加20多期法輪功學習班的北京法輪功學員張琪在紐約心得交流會發言中回憶道[張琪發言]

1994年12月,李先生在中國舉辦的最後一期法輪功學習班在廣州舉行。這次學習班盛況空前,人們從遙遠的新疆、黑龍江趕到這裏,只為能有機會聽聞佛法。

當時的廣州學員高大維先生介紹當時的情況 [採訪李有甫]

從92年5月13日長春舉辦的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到1994年12月廣州最後一次學習班,李洪志先生在全國各地共舉辦了54期為期10天的法輪大法學習班。從數字上人們不難想象,在這兩年半的時間裏,李先生是怎樣馬不停蹄地到處奔波的。

開辦學習班過程中遇到的真正艱難之處,李洪志先生沒有說過,人們也無法了解。但是,在中國這樣一個嚴厲的社會,能把這樣一部與統治宣傳思想截然不同的大法完整地傳播下來,其中的艱辛和錯綜複雜是超出人們想象的。這意味著在這個過程中,他不能走錯一步,他必須做得絕對的正。李洪志先生做到了。

上海法輪功學員聶淑文回憶師父住旅館的故事 [採訪聶淑文]

茫茫天地我看小,
浩瀚蒼穹是誰造?
乾坤之外更無垠,
為了洪願傳大道。

這是1990年1月1日,李洪志先生出山前寫下的一首“願”。兩年後,他用辛勤的付出,實現了這個洪願。

1994年12月,李先生將他在各地的講法內容匯編整理,正式出版了《轉法輪》。至此,他將一部宇宙大法完整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大法傳出來了,但是,有多少人能信,有多少人能真正修煉呢?在最後一次廣州學習班結束的時候,李先生講出了他的殷切希望:

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所謂說難的人,就是他放不下這些東西。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什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因為現實利益當中很難把它放下,這個利益就在這兒,你說這個心怎麼放的下?他認為難,實際也就難在這裏。我們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時,忍不下這口氣,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去對待,我說這就不行。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為我講的太多了,講的太多大家很難記的住。我主要提出點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轉自《轉法輪》第九講)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