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09歐洲巡演42場轟動11國(多圖)
 
2009-4-20
 



為期兩個月的神韻歐洲之行,於2009年4月20日圓滿結束。

【人民報消息】從2009年2月21日在法蘭克福的首場演出,到2009年4月19日阿姆斯特丹的最後一場,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今年受邀在歐洲11個國家、15個城市,共演出42場。4月20日,大紀元記者採訪神韻紐約藝術團團長張鐵鈞女士,請她回顧這段被很多歐洲觀眾稱為“被深深震撼而終生難忘”的藝術之旅。

大紀元記者文華阿姆斯特丹採訪報導,總部設在紐約的神韻藝術團,短短幾年裏發展成世界公認的頂級藝術表演團隊,近三年來接受全球各大城市邀請,三度舉行規模浩大的全球巡迴演出。在2008上半年的141天中,神韻紐約藝術團、神韻巡迴藝術團在世界66 個城市舉辦了215 場演出,受到現場60多萬觀眾的高度讚揚。

2009年在新增神韻國際藝術團和神韻藝術團第二個樂團的基礎上,神韻藝術團三個團隊同時展開了北美、歐洲、亞洲和大洋洲的巡迴演出,四個多月來已在八十多個城市上演了300多場,風靡全球,令世界為之傾倒,其取得的成就開華人藝術團之先河。

歐洲42場巡演處處紅

神韻藝術團以歌舞等藝術形式,表達了“繼承並開創人類正統文化”的宗旨,再現了中華神傳文化的精髓。演出讚美生命的純樸,歌頌信仰的堅定,傳播敬天敬神、重德行善的價值觀,讓人們在古樸典雅、清逸柔美的舞蹈和美妙動人、莊嚴輝煌的樂曲中,心靈得到洗滌和昇華。

由包括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洪鳴、女高音歌唱家黃碧如以及“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金獎得主任鳳舞和陳永佳等優秀藝術家組成的神韻紐約藝術團,從2009年2月21日在法蘭克福的首場演出,到2009年4月19日阿姆斯特丹的最後一場,今年受邀在歐洲11個國家、15個城市,共演出42場。

具體演出城市和場次為:德國法蘭克福(2月21-22日)2場,比利時安特衛普(2月23-25日)4場、法國巴黎(2月27-3月1日)4場,英國倫敦(3月3-7日)7場,丹麥奧胡斯(3月9-10日)2場,挪威奧斯陸(3月14日)2場,瑞典斯德哥爾摩(3月18日)2場,林雪平(3月20-21日)3場,德國柏林(3月23-25日)3場,波蘭羅茲(3月27-28日)3場,奧地利維也納(4月5日)2場,英國愛丁堡(4月8日)1場,捷克布爾諾(4月11-12日)3場,德國德萊斯頓(4月14日)1場,荷蘭阿姆斯特丹(4月17-19日)3場。

演出期間正是全球遭受金融危機重創後人們信心備受挫折時期,然而人們驚奇的發現,在眾多別的演出被取消延期的大背景下,神韻晚會卻不受危機、氣候、假日的影響,逆流而上,處處演處處紅。

神韻在法蘭克福首演正巧趕上一年一度的狂歡節、票房不僅不受影響,演出開始前劇院的售票處前還排起了長隊;英國是遭受金融危機影響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甚至比美國遭受的損失比例都大,但倫敦和愛丁堡的演出都是滿場;4月11日和12日正趕上復活節,捷克第二大城市布爾諾城裡的商店毫無例外地全部停止營業,而上演神韻演出的雅納切克劇場卻出現了接連的滿場;今年神韻第一次光臨的波蘭和挪威,也傳出了場場滿場的佳績。


2009年3月7日下午,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倫敦的第六場演出圓滿結束,演員三度謝幕。

在這兩個月裏,大紀元歐洲記者站派出記者到各地劇院採訪觀眾反饋,以便讓沒機會觀看神韻演出的華人讀者也能感受到神韻的風采,下面是一些觀眾反饋的摘要。

芭蕾舞大師:我被神韻徹底征服了

讓娜· 布拉班特(Jeanne Brabants)是享譽世界的著名芭蕾舞表演藝術家、芭蕾舞編舞大師、教育家,世界各國的芭蕾舞演員都以能在她創立的“皇家弗拉芒學院”學習深造而倍感榮耀。由於其傑出貢獻,比利時王室於2000年特別授予她“女性男爵”的封號。布拉班特女士在談到觀看神韻的感受時說:“我感到我詞匯的有限,用我僅知的詞語如“美麗”, “絕美”這些詞匯無法盡意地描繪神韻的美。神韻表演達到完美的境地,令我大開眼界。我從前還不知道中國古典舞是一個獨立完整的舞蹈體系,而且還具有這樣豐富的表現力。尤為特別的是,神韻的表演中有很多男子舞蹈,他們非同凡響,我真是找不到適當的詞語來形容我的感受,我被徹底征服了。”

“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來數音樂節拍的,我很想知道這些演員是怎樣和這麼賦予變化的音樂配合的天衣無縫的?如果讓我們西方人來跳這樣複雜的中國舞,我一定會迷惑的。……毫無疑問,神韻獲得了無與倫比的成功。他們的高超技能,還有他們的信仰。我相信神韻未來的路將會更加光明,因為他們講述的是真實的事情。……神韻展現的中國文化真是太偉大了。”


讓娜·布拉班特(Jeanne Brabants)(前左)與胞妹喬斯·布拉班特(Jos Brabants )(弗拉芒皇家芭蕾舞團前導演)一同觀看了神韻紐藝術團2009年2月25日在安特衛普城市劇場的演出。

鐘琴泰斗:神韻指出藝術發展方向

約·漢森(Jo Haazen)是世界上最古老最權威的鐘琴學院院長,鐘琴界最具權威的泰斗。稱讚神韻是人類真正的藝術。他說:“演出太美了!整個演出無不滲透著純淨、和諧之美,堪稱典範。整體平衡的把握也是妙到極致,跟當今電視上的節目形成鮮明的對比。她是傳遞美麗和善良的藝術食糧。” 

“我是用心在感受藝術家在做什麼。現在藝術領域存在精美藝術和狂野藝術的對峙,很多藝術家已經不知道真正優美的藝術源於何處,美和醜的概念已經混淆不清了。藝術真正的美必須來源於心靈的純淨。在藝術的美學思想陷入迷茫和沉淪的當代,神韻給我們指出了藝術發展的方向,我因此向神韻藝術家表達我深深的敬意!”


比利時著名音樂家、世界最著名的鐘琴演奏家約·漢森(Jo Haazen)稱讚神韻是人類真正的藝術。

歌劇男高音:洪鳴是中國人的驕傲

男高音歌唱家內德勒斯庫(Mircea Nedelescu)先生出生在羅瑪利亞,旅居德國多年。他五歲登臺演出,能用11種語言演唱歌劇和民歌,曾在世界各地舉辦音樂會,足跡幾乎踏遍所有的音樂重鎮。3月25日在神韻柏林最後一場演出結束後的貴賓招待會上,他熱情邀請洪鳴先生一起用意大利文合唱《我的太陽》。當互不相識的東、西方男高音歌唱家演唱完最後一個高C音符時,倆人不禁擁抱在一起,真可謂“英雄惜英雄”。

內德勒斯庫稱讚洪鳴是“世間少有的男高音”。“他展現了美好的藝術。不僅在演唱功夫方面,同時也在演唱的內涵理解上,都體現了他人性的本色。他的音色太美了,做為中國人應該為他感到驕傲。”

當天出席酒會的還有來自俄羅斯的著名男中音歌唱家亞歷山大·莫戈雷維茨(Alexander Mogilevets),目前他是德國一家著名歌唱家經紀人公司的老板,這次慕名前來拜訪神韻歌唱家們。他說:“我昨天就看了演出,真的非常喜歡,特別是那些服裝。但作為音樂人,我最欣賞的是那些歌唱家,唱得好極了。他們的聲音非常自然,受過非常好的訓練,他們的身體也在一起唱。”


旅居德國的羅馬尼亞裔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內德勒斯庫(Mircea Nedelescu)。

法國前外長:神韻展示了歷史

羅蘭·杜馬先生(Roland Dumas)退休前是法國外交部長。他認為神韻的演出展現了人類整個歷史。“這是一場非常美麗的演出,從構思到演出都完美無缺。她呼喚人們對共有的情感、對深層的哲理、對歷史的記憶,及對現實的關注;演出展現了一部中國歷史,內涵非常豐富。”

和杜馬先生一起來觀看神韻演出的還有他的朋友保羅-盧·敘利澤爾(Paul-Loup Sulitzer)先生。他是世界著名作家、金融投資家、法國國家榮譽勛章獲得者。他在17歲以前就憑藉自己的雙手成為了百萬富翁,目前他的著作已銷售數百萬本。他認為神韻“是一臺十分精彩而且藝術水準非常高的演出,製作得非常精緻。……我榮幸地說我非常喜歡神韻的演出。從個人的感受來說,這次神韻演出讓我有機會在中國的歷史文化中翺翔……幾個獨唱節目給我內心的觸動無法用語言形容,我被深深的打動了。事實上整臺神韻演出都深入人心,觸動觀眾。”


法國國家榮譽勛章獲得者保羅-盧·敘利澤爾 (Paul-Loup Sulitzer)先生(左)和老友前法國外交部長羅蘭·杜馬斯先生(中),共同觀看了神韻在巴黎的第三場演出。

巴黎社交名流:將介紹神韻去蒙特卡羅

莉-莉安女士住在與凱旋門搖首相望的巴黎富人區,年輕時她在巴黎頂級時裝界組織流行服裝秀,目前在世界各地從事藝術品收藏和交易。在看到一張神韻海報後,她就帶著自己公寓總管前來觀看了演出。“看到這樣的演出,我想我真的要開始了解中國文化了。太出色了!……神韻包涵了太多太多的東西,比如精緻的服裝設計,出類拔萃的女主持人,還有我最喜歡的節目:《迫害中我們屹然走在神的路上》,我非常感動,我要向神韻藝術團獻上1000個感謝。”她還主動提出要向摩納哥的蒙特卡羅歌劇院推薦神韻:“他們(神韻)真的應該去那演出。”


居住在巴黎Av.Foch的法國上層社會貴婦人莉莉安女士在看過神韻演出後大談感受。

瑞典皇家芭蕾團編舞:水準非常高

Istvan Kisch先生是瑞典皇家芭蕾團著名編舞、資深舞蹈演員,從事舞蹈事業60年。“我對於神韻的舞蹈感到非常吃驚。我非常喜歡中國古典舞的表現方式,非常優美。他們的舞姿,他們整體的組織性、協調性,令人驚艷!舞蹈演員的服裝非常美,令人眩目。我真的無法用語言描述。”

Tino Rellos是皇家瑞典芭蕾舞團獨舞演員,他表示:“演出太好了,舞蹈、音樂、演唱、服裝、色彩各方面太完美了。我非常感謝神韻藝術團帶給我們這樣優美的節目……令我驚訝的是,整個演出的各個環節合作得如此完美、和諧,步調一致,專業水準極高。”


瑞典皇家芭蕾舞團著名編舞伊斯特凡·克奇先生觀看神韻演出。

瑞典國家樂團指揮:演出深深吸引我

Anders Jansson 彥松先生是斯德哥爾摩樂團指揮家,他對演出讚不絕口。“最吸引我的是神韻樂團。我坐在樂池前,清楚看見那個女指揮家的動作,她指揮得非常出色,她是一個指揮技術掌握得很好的指揮。”

Semmy Stahlhammer先生是瑞典皇家歌劇院首席小提琴家。“我非常喜歡這場演出,演出具有偉大的想像力。我喜歡呈現的所有的藝術元素……服裝非常美,我真希望我能擁有一件,那樣我每天就可以穿上。”


Anders Jansson先生和太太觀看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瑞典首都Cirkus大劇院的首場演出。

前英國首席大法官:超級精彩

詹姆斯·麥凱先生退休前曾擔任十年的英國大法官,這是英國司法界的最高職位,他也曾多次訪問中國。他對神韻的評價是一連串的讚美詞:“超級精彩!非常精緻!充滿了能量!余音繚繞!音樂非常美,這是絕對精彩的超級演出!”


詹姆斯·麥凱James Mackay先生曾是英國首席大法官,對神韻讚不絕口。

律師勛爵:太棒了!

彭羅斯勛爵從1990年開始擔任蘇格蘭法官,是英國家喻戶曉的著名律師。在接到一張神韻傳單後就決定前來觀看。“演出太棒了!真是太棒了!節目是那麼豐富多彩,服裝、編舞、舞蹈表演、特別是那幾個獨唱演員,實在是非常非常好!”

跨國公司總裁:我們靈魂深處能感受到神韻的壯觀

庫賽奇(Marek Koscicki)先生是歐洲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總裁。在波蘭羅茲觀看神韻後,他驚嘆於 “神韻色彩驚人的美麗,在舞臺上以一種非常特殊的形式呈現出來,舉世無雙,無以倫比,簡直超出我的想像力。應該在每一個地方上演神韻。特別是最後一個節目,表達了精神和佛家的內容,我們更深處的靈魂應該能感受到這一壯觀,這是最打動我的地方。”


公司總裁Marek Koscicki先生稱“我們靈魂深處能感受到神韻的壯觀”。

波蘭大銀行總裁:想來看中國古典舞

Jerzy Pruski 是波蘭金融界的知名人物,他曾擔任波蘭國家銀行第一副總裁,目前是波蘭PKO 銀行的執行總裁。他和夫人、某銀行財務審查主管Jolanta在觀看神韻演出後表示,“我們一直想來看看中國古典舞到底是怎麼樣的。我們沒想到神韻能把舞蹈的動感和內在的寧靜如此和諧的融合在一起,音樂也是圓融順暢,我們非常喜歡。”


波蘭PKO銀行執行總裁Jerzy Pruski的夫人Jolanta 稱讚神韻動靜結合之美。

資深銀行家:神韻讓人眼界大開
  
英國倫敦銀行家泰勒(Taylor)和太太看完神韻後稱讚:“節目非常好,美不勝收,令人難忘!”“演出色彩亮麗,舞蹈演員技藝高超。天幕背景非常逼真傳神,服裝美得令人炫目。” 這位銀行家說,觀看神韻後,使他對中國的傳統文化有了更直觀的感受,“眼界大開”!  


銀行家泰勒(Taylor)和她的太太在倫敦演出現場。

倫敦音樂人五觀神韻 每次都有新體會

彼得·格萊海姆先生自己創作歌曲並演唱,他在倫敦四次觀看神韻(去年2次、今年2次)後,4月8日又專程到愛丁堡觀看了神韻演出,他每看一次都有新的體會。比如他說:“演出結束時的謝幕場景非常感人,演員和觀眾之間互相揮手再見,我感受到大家互相之間靠的很近,依依不捨,演員和觀眾之間的交流已超出演出本身……有一刻,我哭了。比如表現鳳凰的舞蹈《寶藍仙子》,我再次觀看時體會到心如止水,自己的心靈被帶領著悄然上升。”

“我非常喜歡開場《開創五千年文明》中的鼓舞,還有最後一幕《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演出告訴我們,生命的意義需要去探索,我們要經歷人生,而天堂就在那裏等著我們。這內涵太深了。我們的確應該去仔細想想生命的更高目的到底是什麼,神韻讓我對生命意義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作為音樂人,格萊海姆先生認為“神韻在開創引領了一種未來的音樂文化走向。我體會到現場的樂隊伴奏是神韻演出中的一個重要組成,神韻樂團中西合璧的音樂起到了使得整個演出超出中國文化範圍的作用,這讓我非常感動,讓我產生了一種想追隨神韻的衝動,讓我為之傾倒。”

“我了解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讓我感動的是,整個演出沒有傳達出任何憤怒、仇恨和報復,甚至沒有表達任何挫折,儘管嚴重的迫害就擺在眼前。這讓有關法輪功的謊言不攻自破。相反,那個被迫害的法輪功女學員最後讓迫害她的警察善心發現那一幕特別感動我,我認為這是整個神韻演出的最深刻之處,最讓人感到希望。”


多次觀看神韻演出的倫敦音樂人彼得·格萊海姆先生。

“看完神韻我就想馬上了解大法真相”

3月28日在波蘭最後一場演出結束一個多小時後,大紀元記者發現劇院大廳裏一位女士帶著兩個女兒,仍在向演出主辦單位詢問法輪大法的真相。她一見記者就滔滔不絕的講述了自己的激動心情:“看完演出我就想馬上了解大法真相。演出簡直是妙不可言,我想只有中國人才能跳出這樣的舞蹈,連顏色美麗的服裝也是和中國文化相連的……

我是名基督徒。其實不管東西方,人們原來都是信神的。神韻演出帶來了一臺非常好的演出主題,專門講神,講人類傳統文化,這些都是非常好的題目,對於今天的人類而言非常重要。我們就是應該讓神韻這樣的演出回到人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還有,演出展示了共產黨的殘酷。我非常敬佩神韻把共產黨邪惡本性這個題目,這樣公開且直接的用藝術的方式表現出來,令我非常的敬佩。關於法輪大法,我回去要找更多資料來看。雖然我是基督徒,但我們都要遵循真相真理,都要追求精神境界的提升,都要遵循神的顯現啟迪,特別是那些發生在我們身邊的預言警示。”這位女士激動地忘了告訴記者她的姓名了。


“看完神韻我就想馬上了解大法真相”這是這位波蘭女士的心聲。

吳葆璋:神韻體現了一個偉大的進程

吳葆璋先生退休前曾任新華社資深記者、法國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他稱神韻是一臺弘揚真善忍這些中國傳統價值準則的精湛舞臺藝術。“在我看,她尤其是已經開始的,在中國大陸解除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枷鎖、光復中華文明這樣一個偉大的進程,在文化藝術領域裡的體現。我確信,中華民族將會銘記他們的無量功德。”

大陸留學生:流淚感激神韻藝術家

一年前來到英國紐卡斯的碩士留學生李先生在倫敦和愛丁堡兩次觀看了神韻,他說,“第一次看時,我從頭到尾流淚不止,感覺被神韻清洗了一遍”,“這次看神韻,我全身心融入演出中,沒有一絲雜念。於是我決定一定要來看看神韻藝術家們的風采”。天遂人願,當他與記者聊天時,在後臺外正好遇到神韻紐約藝術團的張鐵均團長,他當即上前興奮地表達了對神韻藝術家們的感激之情。

林希翎:中共藝術團缺的就是神韻

林希翎女士一生酷愛文學和藝術,1957年被中共黨魁親定為“右派”,飽受折磨20年後又被點名不予平反,如今70多歲的她是中國最後一個“大右派”。幾年來她先後五次觀看神韻,這次在法國觀看神韻後表示,“無論大陸藝術團隊如何肯花大錢,搞人海戰術,表面怎麼富麗堂皇,但他們缺乏一個東西,就是內在的“神韻”,這是中共藝術團體怎麼都缺乏的。”她還談到中共利用流氓手段企圖阻止神韻的演出,“這一點也不奇怪,這正說明中共心虛。他們越來越孤立,垂死掙扎耍流氓,這是自取其辱,顛倒是非,可恥!”


中國著名“大右派”林希翎女士在演出結束後和神韻演員合影。

大紀元記者於4月20日採訪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團長張鐵鈞女士。以下根據採訪內容整理。

記者:今年神韻基本遍訪了整個歐洲,請問您歐洲之行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張鐵鈞:歐洲人文化底蘊比較深厚,對藝術的欣賞水準比較高,來看演出的觀眾都穿戴比較正式,這跟北美的觀眾有點區別。而且每場演出觀眾反饋都很好,演出結束時觀眾都熱烈鼓掌,不願離去,連續謝幕兩、三次都是常見的事情。

我覺得神韻還應該多演一點,場次還是不夠。真正純正的文化,對歐洲人來說也是很罕見,甚至於都丟失了,所以我們如果有這種機會,應該演更多場次,讓更多的觀眾來了解。因為歐洲的人口密度還是很大的,而且歐洲人有一種旅遊的習慣,所以神韻傳播的也會很快。

記者:這次神韻在歐洲巡迴,所到之處幾乎場場都是掌聲雷動,每個節目都贏得觀眾熱烈掌聲。張老師,您看見歐洲人這麼熱愛中國文化,您有什麼感受?看到他們的反饋,您有何感想?

張鐵鈞:能夠打動心靈的藝術是最可貴的,也是現在人類最缺乏的。全世界,包括歐洲在內,都受到過共產主義、共產黨文化的影響,而共產黨實際上是破壞人類的文化。但是歐洲很多人有宗教信仰,還保持著對他們的上帝、對他們的神靈的信仰,通過我們的演出,他能夠追回到他人類心靈上最純正、純潔的東西,他就知道什麼是人的真正的文化。

神韻演出能夠震動人心,這點我覺得很值得驕傲,神韻能夠做到這一點,就是把真正的人的文化藝術直接在舞臺上給予善良的人們,這一點我是非常欣慰的。

在東柏林我看到柏林牆,內心就有一種很深的感慨。共產黨它可以用墻、用武力擋住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但是它擋不住人心,總有一天會倒臺,就像柏林牆就倒了。在東歐時,如在捷克和波蘭演出時,我當時的心情就有點不同。他們遭受了那麼久的共產黨的統治,看到我們的演出,一定會有深刻的感受,對共產黨摧毀人性、摧毀人的最根本的東西,摧毀人類真正的文化,他們會有更深的認識。他們能有機會來看我們的演出,我也很為他們高興。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回到中國大陸去演出。我想那時候就會讓更多的在共產黨統治下的那些人,能夠看到這種真正的文化,這種純正的光明的文化。神韻能激起人的善良的本性,這非常神聖和偉大。這一點我們做到了,只有神韻能做到。


2009年4月7日,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部分團員在英國愛丁堡前的合影。

記者:請問您能不能向讀者介紹下你們洪傳中國文化的艱辛?

張老師:我們在歐洲我們到了很多國家,近百人的藝術團帶著自己的樂隊、幾噸重的道具、樂器、近500套次次需要熨燙的服裝,在十多個城市來回走動,光交通運輸就很複雜,做起來都不容易,但我們走到哪,都受到當地主辦方的大力支持。

我們雖然很辛苦,但我們有堅定的信仰,這種信仰能夠鼓舞和支持我們做下去,而且越做越好。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