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買家手中的玩偶(圖)
 
撣塵
 
2009-3-7
 

被中共利用的玩偶蔡銘超。
【人民報消息】三月二日,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二月二十五日,以電話委託方式拍下圓明園兔、鼠首的所謂“神秘買家”登臺亮相。這位“神秘買家”原來很有一些來頭,是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收藏顧問、廈門心和藝術公司總經理蔡銘超。

蔡銘超在新聞發布會上明確表態“這個款不能付”。不過他總共發言的時間只有十幾秒,而且面無表情,還是照著稿子念的。

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副總幹事牛憲峰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蔡銘超拍下圓明園兔首、鼠首“無疑冒著極大的壓力和風險”,中華搶救流失文物專項基金總幹事王維明也指出:是非常情況下的非常舉措。

牛幹事的話說的很沉重,如果真的打算要買下兔首、鼠首的話,只要願花錢、或者是價錢合適不就可以了嗎?又怎麼是非常情況下的非常舉措?其實,這個問題蔡銘超後來已經從側面做了回答:

“當時的本意是看一下拍賣現場的情況。如果撤拍或流拍,我們就不參與了;如果是進入了正常的拍賣程序,我們就會進一步關注。”

其實蔡銘超已經做好了準備,什麼準備?就是不管什麼樣的價錢都得拿下來,何況這個價錢只是一個數字而已。這個準備不要以為是蔡銘超本人的自我決定,是由背後的一隻黑手在操縱著他的。

我們不再引述那麼多了,也不再論述那麼多了,什麼中法關係啊,什麼兔首、鼠首的主人對中國的人權批評啊,什麼中共的愛國主義啊,等等等等。對這次佳士得拍賣的“攪局”是中共早就內定好的,根本不是蔡銘超所說的:“每一位中國人在那個時刻都會站出來的,只不過是了我這個機會,我也只是盡了自己的責任。”

為什麼說是中共內定的呢?這個機會真的就是中共有意給蔡銘超的嗎?我們還是從中共的行為中找案。

首先,作為一個一般的買家有必要由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開這個新聞發布會嗎?儘管蔡銘超是此基金的收藏顧問(這方面的政治背景我們還不論述)。如果是他個人的行為,就根本沒有必要開這樣的一個新聞發布會。當然,為了中共愛國主義的教育,給國人開一開也無所謂了,也算是給中國人一個明確的信號:中國人有大富豪。可是蔡顧問說的明白:“這個款不能付。”看來,不是大富豪也照樣可以去做,只不過是利用一下他這個富豪身份而已。

這就有點玄乎了,不付款按老百姓的說法,那不是耍無賴嗎?還人模狗樣的開這樣一個新聞發布會幹啥?噢,合著是騙老百姓啊,耍了流氓還給咱說耍的有水平。這樣忽悠咱老百姓就為了這樣一個目地啊?

先不說忽悠的事,還回到題目上去,看看這個神秘買家是不是中共?

拍賣會是二十五日進行的,二十六日,僅僅一天之差,國家文物局就發了一個通知:《關於審核佳士得拍賣行申報進出境的文物相關事宜的通知》。這個通知算是徹底的把中共是真正“神秘買家”的身份曝了個凈光。通知明確指出:佳士得拍賣行在法國巴黎拍賣的鼠首和兔首銅像是從圓明園非法流失的。佳士得在我國申報進出境的文物,均應提供合法來源證明,如果不能提供這個證明或證明文件不全,將無法辦理文物進出境審核手續。

是誰不讓蔡顧問付款的,已經非常清楚了,所以,蔡顧問說起話來就更是有根據了:“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必須遵守中國政府的規定,相信我和中國其他收藏家今後都會這樣辦。如果這兩件拍品無法入境,我自然不能付款。”

如果國家文物局的這個通知提前發出的話,蔡銘超還會去拍賣嗎?那時你不付款就肯定是耍無賴了。拍賣後發這個通知,儘管發的及時,不付款達到了,“攪局”也實現了,以及幾天後愛國主義的門面也裝點了,可是,狐狸的尾巴也露出來了。所謂的“神秘買家”只是中共的一個走卒而已。

問題又出來了:中共自己把佳士得的拍賣給攪黃了,那責任由誰負啊?這回可找不著中共了。要不怎麼說中共現在都“腦殘”呢?鑽進頭不講屁股的東西。可能中共在家做壞事不計後果習慣了,所以在國際上也這麼的耍起來。

隨著國際上對這件事情的關注,及對所謂“神秘買家”的熱議,已經不只是一個商業道德的問題,而上升到中國人的誠信上來,上升到在以後對中國人從事相關活動的限制上來了,更何況對蔡銘超本人或刑事或民事的追究還沒有定論呢。

怎麼辦?這事已經到這份上了,還得往前走啊。副總幹事牛憲鋒曾告訴記者,對於下一步可預期發生的事情,基金會也有部署,但目前不便對外透露。其實,下一步怎麼辦?到這個時候了還忽悠人呢,國家文物局已經明確表態:“完全是個人行為。”

蔡銘超只顧聽黨的話了,以為有黨在背後撐腰,什麼都不怕。想想不就明白了,這事到這種成度,還讓黨怎麼說話?能把實情說出來嗎?

可憐的“神秘買家”啊,只不過是中共的一個玩偶!


***************************************************************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