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千万富翁的传奇(多图)
 
王静雯
 
2009-3-10
 
【人民报消息】一九九零年代,李建辉创建的“雅迪床上用品”在深圳家喻户晓。他白手起家,当过工人、学校辅导员、化工业总经理,他研发材料攻克中国洗衣机全部国产化的难题、开发寝具品牌等,没几年的功夫李建辉已是千万富翁。

这位不断创新的千万儒商终究心系教育,在事业最鼎盛的时刻,他的愿望是兴办一所“正本”师范大学,从教育本源着手改变人心。

也许好人得真福,因缘安排下,李建辉亲自见证了气功师的玄妙预言。惊讶于未来竟能够被准确预测之际,他开始对相信了数十年的唯物主义及无神论打上问号,也奠定了修炼的机缘。

然而“修炼”这五千年的中华神传文化,在今日中国却无立锥之地。李建辉遭公安绑架,承受了四年冤狱与一连串精神与肉体的折磨。

面对酷刑迫害,李建辉展现的忍受力不可思议,连犯人头子都不禁敬佩:“你就像水一样,共产党就像刀,用刀砍水,怎么折腾也没用。”经历九死一生,李建辉始终微笑着,如一朵出淤泥自在绽放的净莲……

始终微笑的心灵富豪
文/王静雯 图/新纪元



李建辉

白手起家,五年就挣得数千万资产,他的经商秘诀是什么?后来他被人冤枉陷害,几次差点死在牢狱中,是怎么挺过来的?如今这位企业家漂泊海外,全身心的投入另一场伟大事业中。让我们走近李建辉,看看这位法轮功学员兼大陆富翁的悲欢离合、月圆月缺……

那是一九九五年一个仲夏夜。在自己深圳豪华大酒楼“海霸王渔村”里,三十八岁的李建辉正和一群朋友聚会聊天,在座的都是深圳商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朋友相聚开怀痛饮,数不尽的美味珍馐、道不完的千古风流。

煮酒论英雄,谈论的中心慢慢移向东道主,因为他的谈吐最有趣也最特别。“建辉,你现在开的是奔驰,住的是三层空中别墅,家里钱财少说也值几千万,人还这么年轻。下一步你想干啥?说来大伙见识见识。”这位被朋友们称道的李建辉,个头不高,衣着简朴随意,说话面带笑容,两只眼睛又黑又亮。

“各位见笑了。我一直有个心愿。你看现在社会问题这么多,归根到底是人心变坏了。要改变人心,教育就是关键,其中中小学基础教育最重要。我准备再干十年就退休,专心办大学,一个师范大学,专门培养老师的大学。我把学校的名字都取好了,叫‘正本师范大学’。”

“好啊,正本清源,这个主意好!”“建辉,我说你的野心真不小,还要私人办大学,有魄力!”“到时候别忘了告诉我,我也来入股!”“儒商就是不一样,发了财也不忘了书生。”朋友们交口称赞。


李建辉眼光独具,善于掌握商机。

白手起家的书生

一九五七年出生于海南三亚的李建辉,父亲是农场普通干部,母亲是工人。高中毕业后李建辉开拖拉机种了三年橡胶,一九七八年恢复高考,他以比全国重点大学录取最低分数多两分的成绩被华南理工大学高分子材料工程系录取。毕业时,成绩优秀又是学生会干部的他,放弃了去其他研究所的机会,留校当了辅导员。在接受本刊专访时,李建辉谈到了自己创业的故事。

“我一心想去深圳,我觉得大环境最重要。一九八二年我们专业没有深圳指标,我先留在广州,一九八三年调入深圳石化公司,一年后被提拔为下属公司副经理。后来深圳市团委办了个青龙化工公司,我任总经理。最初我们进口聚氨酯原料,在全国各地拿到了很多订单,企业支付30%的订金后我就大批量进口,挣国内外批发零售的价差。

没想到到货时正赶上国内银行紧缩贷款,很多交了押金的企业都没钱再付款,他们都不敢来提货。按合同我可以扣下他们的订金来补偿我的损失,其他进口商都会这样做,但我没有。我给他们挨个打电话,说交了多少订金就来取多少货。他们很感激。结果那批货我整整卖了一年才脱手,但还是为国家挣了上百万元的利润。”

第一桶金 攻克洗衣机国产化难题

“一九八七年深圳允许发展私营企业,我辞职成立深圳市宏达实业有限公司。一九八八年夏天,一位朋友找到我,说电子工业部广州研究所急需对全自动洗衣机程式控制电脑板密封技术,问我能不能帮忙研究这种密封胶。此前他们找过化工部研究所,由于难度大、任务紧,对方没接。当时国产全自动洗衣机的电脑板都是从日本进口的。朋友把我带去见了研究所的老总,看到他们急切的样子,加之朋友拜托不好意思推辞,我说给我一个月试试看。

半个月过去了,我才开始试验。没有实验室,我就从商店里买了几十个茶杯当试验皿,每天反覆试验,不断调整配方,大约一周后终于找到了最佳配方,不但密封效果好,而且成本低,操作简单。当时密封一个可挣五元的加工费,于是我跟研究所商量,借给我五万元,今后从加工费中抵扣偿还。我自己设计生产工艺,优化生产流程,大学里学的东西都用上了,当年就赚了十多万。厂家也很高兴,终于能实行中国洗衣机的全部国产化了。”

抓住商机 多种经营

有了这十多万做本钱,李建辉开始了真正做生意。一九九零年又转行做寝具。

“为什么要转行呢?就是跟着商机走。人们想改善居家过日子的质量,卧室用品就得升级,中国这方面落后国外几十年,而且中国人注重婚礼的请客送礼,对高档床上用品需求量很大。为什么不做服装呢?因为我对服装不敏感,无法预测什么会流行,床上用品相对而言变化少些。我先设计了商标,委托上海的工厂给我们生产,我们直接做市场销售,效果还好,等我们掌握了部份市场后就自己生产。也就是先有市场后生产,这样风险较小,容易起步。”

李建辉的生意越做越大,其生产的“雅迪床上用品”在深圳市家喻户晓,许多商场都设有专柜。一九九二年他又涉足房地产业。他当时想从一位朋友那里借五百万元,一个电话打过去说要借钱,朋友二话不说,第二天就转过来五百万元,连借条收据都不要,就凭一个信,因为朋友了解他、信任他,知道借钱给他有保障,他有能力还。李建辉凭五百万元起步,很快做了几个房地产开发项目,资产很快增加了几千万。

成功来得太容易了也让人觉得乏味。一九九七年的一件奇事对李建辉爱思考的性格带来了挑战。那时他的床上用品生意已很大。一家营销策划公司主动找上门,要用西方营销管理的方式帮助宏达设计一整套商标、外包装、说明书、广告词等系列策划。五十万的策划合同是四月九日签订的,当天就支付了二十五万元的策划费,第二天,奇事发生了。

气功师预测到的女孩

那天一个朋友请了位陕西来的韩姓气功师看病,据说这位气功师不但治病效果好,而且预测未来很准。李建辉在酒楼招待了他们,席间气功师主动提出要给李建辉算命。“你啊,你的思维方式跟一般人不一样,你对很多事的认识是对的,你要按照你的认识去做事。”对于未来,李建辉随口问了句:“我正在搞公司产品的品牌策划,不知结果如何?”只见气功师闭目停了会:“你这事最好有位女的来帮你。她三十岁左右,圆脸、短头发,眉毛比较黑,小眼睛,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斤。她跟你思维方式相近,你俩能沟通,她能帮你做好这事。”他问我,“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吗?”我说:“没有。”

“我是学理工科的,但我相信气功能治病,也相信人类的知识太少了。记得我小时候,每当与别的小朋友打架时,耳边总有个声音提醒我:别打人!听到这声音,我就停止与小朋友争斗。我知道有人在管我,不许我干坏事。对这些玄乎其玄的事半信半疑,我也从没放在心上。

第二天中午,我路过公司展示厅,看见一个女孩正和我哥哥谈论什么,哥哥坐在地毯上专心地听她讲。我好奇的走过去,只听她说什么雅迪的产品包装设计如何不符合潮流,应该怎么改进等。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这个女孩是来买床单给出国的朋友做礼物的,我从没见过她。”

但这个女孩长得跟气功师描述的一模一样,起初李建辉还猜测是否是气功师与女孩联手演戏骗人,后来确认他们根本不相识,而且气功师预测的其他很多事都应验了。“我很震惊。还没有发生的事,气功师怎么能预测到呢?这说明事物是按照某种既定的轨迹在运行,也就是说,命运是存在的。从那以后,我对唯物主义、无神论这些相信了几十年的东西开始打问号了。”

迟到的机缘 后进的努力

“四个月后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一生。一九九七年八月我到北京出差,人民大学一位教授朋友一定要我住他家。教授夫人送给我一本厚书叫《转法轮》,我看了两页觉得好,但做生意很忙,没看下去。第二次去北京时,教授夫人又送我一本薄书:《精进要旨》。由于忙于出国考察,直到十月回国后的一个周六,我决定提前下班回家,一定要把这本薄书读完。

读完后我觉得太好了,从来没看过这么精辟的论述,把我几十年人生的疑问都解答了。师父在书中说,传法时间是有限的,要抓紧时间实修。我真后悔自己怎么这么晚才看到这本宝书呢?我还来得及修炼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开车到深圳市人民公园找法轮功炼功点。没人告诉我到哪去找,我就跟着感觉走,结果真的看见一群人在那坐着。我朝他们走去,还差三十米远时,就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到脚底,浑身暖融融的非常舒服。那些人都闭着眼睛在盘腿打坐。这时一位红光满面、满脸笑容的白发老太太朝我走来。我问她:‘你们这是炼法轮功的吗?’老阿姨连声说:‘对对对!我们这里就是炼法轮功的。’听她这样一说,我的眼泪一下就夺眶而出,就像少小离家老大归的人一样,那种莫名的亲切、安全感、幸福感让我忍不住落泪,我终于找到了家!

老阿姨教我炼动作后,见我盘不上腿,就讲她自己的故事来鼓励我。她当时快八十多岁了,看上去才六十多,人非常和善、非常精神。老人以前是单位有名的药罐子,每天要吃好几把药。刚开始炼打坐时,由于全身僵硬,她根本坐不下来,于是就坐在板凳上炼,不断降低板凳的高度、再从散盘到单盘,最后到双盘。老人的经历让我很受感动,我当时心里只有一念:我得法太迟了!得抓紧时间迎头赶上!

从公园出来我急匆匆赶回公司。一见我哥激动的对他说:‘从现在开始,我要修炼了,公司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我再也不管了,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哥睁大双眼,一愣一愣的看着我,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回到家,我也劝我太太学功。太太听说我把所有财产都给了我哥,生气地说:‘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我还要我那一份呢!’”

读完《转法轮》后李建辉明白了,这种欢喜心是不对的,法轮功学员应该正常的工作、生活,要在各种环境下做个好人。于是他更加用心的工作,生意也越做越好。从第一天炼功以后,他每天早上四点起床,五至七点在公园集体炼功,晚上在公园的长廊里集体学法,不管刮风下雨,酷暑严冬,一天也没间断过,甚至刮台风的日子他也背著录音机到公园集体炼功,因为他认定了一个信念:人活着就是为了修炼,为了返本归真。



李建辉和妻子在学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


第一次体会到善念的力量

后来李建辉的太太戴英也跟他一起学炼法轮功了。她以前身体很差,面如土灰,常冒冷汗,遍寻名医也束手无策。炼功不久她的脸色就变红润了,李建辉的啤酒肚也消失了,公司运作得非常好,女儿李达也学炼法轮功,老师同学都夸她是难得的好学生。一家人其乐融融,让周围人羡慕不已。

“那时才真知道什么叫幸福,但这期间也有很多痛苦的事。记得刚炼功一周多,我太太因为一些小事总跟我吵架,家庭矛盾非常激烈。我觉得很委屈很痛苦,两人争吵得我连去死的心都有了。我很难受,正想还嘴,突然想起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就感觉一道金光照亮了我的心田,我一下平静下来了,明白这是师父讲的过心性关。

就这样反覆了好几次,我慢慢学会用修炼人的法理去想问题,用修炼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一天太太又开始吵我,我在二楼,她从二楼吵到一楼。当时我已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但心里还是有点愤愤不平。我正在心里为自己争辩,突然想起师父讲的要修心,要时刻保持善念。于是我马上抛弃那些埋怨的想法,对太太发出善念,没想到她在楼下也突然不吱声了。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自己的善念如何改变了别人的行为,也让我明白了,我们身边的事都是由于我们自己的心促成的。”

这些经历让李建辉感悟到了修炼的真实和玄妙。在工作与人交往中,他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在利益上处处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不久人们也发现李建辉变了,他们常说的一句评价是:“像你这样的人太难找了!”一天,曾因房地产三角债而跟李建辉有经济瓜葛的郭总专门打电话过来:“建辉啊,我发现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你变了,你特别的善。”


修炼让李建辉夫妻体会真实幸福。


九九年七月 恐怖大王从天而降

然而,幸福的日子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就结束了。在江泽民一手操控下,一场对上亿法轮功学员的无端迫害开始了。二十一日,深圳市约八百名法轮功学员自发的来到市政府上访,他们想用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的美好。那天李建辉站在了上访队伍的最前列,被五、六个警察架起来塞进车里,关进了圆岭派出所,几天后转到福田区政府招待所软禁。

“每天都有四个公安二十四小时看管我,强迫我放弃法轮功。法轮功带给我真正的生命,我耗尽了一生才找到的真理真法,我怎么可能放弃呢?一天我问看守我的警察:我想买本书看,可以吗?我们来到马路对面的书店,里面都是些政策法规类书籍。我正准备离开,突然看到一本《圣经的故事》,我随手翻开,刚好翻到‘耶稣受难’这一章。看着看着我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师父和大法现在遭受的迫害,不就是跟当年耶稣受迫害一样吗?表面上我一个人被关在这,但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刻刻看护着我,我有什么理由不坚定呢?”讲述到这,年过半百的李建辉哽咽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恩之情让人动容。

“我没有犯罪,不该关在这,我一直在找机会逃走。八月一日凌晨三点,我趁几个公安熟睡后,悄悄走出房间,连鞋都没穿。一下楼就看见有辆出租车路过,我顺利逃出来了。十月一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将访问中国,我们九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准备以公开信的方式集体签名,呼吁联合国敦促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九月二十九日我在家中被绑架到福田区看守所。”

宁愿坐穿牢底也不放弃修炼

看守所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抢劫、杀人、强奸、偷盗、诈骗、拉皮条……李建辉从一个千万富豪一下变成了阶下囚,对比非常强烈。三十多个人被关在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吃、喝、拉、撒、睡,全在里头,整天臭哄哄、乱糟糟的。屋子没有窗户,连一片天空都看不见,白天黑夜也分不清,警察通过监视器二十四小时监控着里面每个人的行动。每天吃的是发霉的米和水煮的烂菜叶,吃不饱还要超负荷劳动,每天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干到半夜十二点,甚至凌晨一两点,中间没有任何休息,有一次连续干了两天半也不许睡觉,生产的都是出口欧美的高档手工皮鞋。

李建辉的手被磨出了血泡、裂出血口子。但他每天都面带笑容的对待每一个人,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慢慢的仓里的犯人都愿意找李建辉说话,听他讲法轮功的道理。很多犯人说:“李叔,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你这么善的人。你讲的道理我都记住了,我以后再也不干坏事了。”

一天,仓里一个因经济案进来的大学生走到李建辉面前诚恳的说:“我静静观察你好几个月了。我原来不相信法轮功能做得那么好,现在我服了。好几次几个犯人在通铺上跑来跑去的打架,你却坐那炼功,一动不动。他们在你身上踩来踩去的,你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真是止水不动啊。我是服了!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

一个月后的一天,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办公室警察找到李建辉。“只要你点下头,说一声不炼了,马上放你出去!你的公司和你的家人都在外面等你呢。”李建辉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宁愿牢底坐穿,也绝不放弃法轮功。”警察听了大吃一惊之后暴跳如雷:“那你就等着瞧吧!我们就让你牢底坐穿。”


真善忍美展《坚忍不屈的精神》,作者Kathleen
Gillis,描述法轮功学员在狱中受到残酷的折磨,但是他并没有屈服,在一束光中伸出一只温暖的手给与他生命的永恒。


株连面前 金刚不动

从进看守所的第一天起,李建辉每天都要炼一遍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管教、犯人怎么打怎么骂他也没有停止过。那天管教把所有犯人召集起来训话,恶狠狠的说:“你们所有人给我听着,你们给我看好了李建辉,只要他再炼功,我不打他,我打你们!听清了吗?只要李建辉炼功,我就打你们每个人!”

那天犯人们都来求他别炼了,但半夜里李建辉依然坐起来打坐,值班的犯人看见了也没报告。第二天那犯人悄悄地说:“李叔啊,你坐那浑身发光,金光闪闪的,真好看。”

“我知道这是师父在藉他们的嘴鼓励我。那时真的很难啊。就感觉一种东西压在身上,让人踹不过气来。脑袋里经常是‘唰——’的一下,就像电视机没调好之前那种雪花斑点往脑子里灌。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不停地默念:真善忍、真善忍、真善忍!慢慢这些东西就消除了,脑子才清醒过来。就这样反反覆覆地清理自己,坚定正念。

很多警察和犯人老问我:‘你放着荣华富贵不要,偏要在这受苦,没人像你这么傻的。’一天有个管教找我谈话:‘你就表个态,说不炼了,马上就能回家了,干嘛要在这里受苦?’他还说:‘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笑着对他说:‘我不会放弃修炼大法的。’我就跟他讲大法的美好,大法传出让千千万万的人身心健康,人心归正,道德回升,而对我来说是毕生寻觅才得到的,比我的生命都珍贵,我怎么能放弃呢!”

法官说:“我们必须得冤你!”

几个月后的一天,福田区检察院的一个龙姓检察官到看守所提审李建辉。他说:“你的很多朋友都打电话找我们,你的朋友很多嘛,看来你是个受尊敬的人。我们也知道你是个很好的人,你没有罪,但没办法,中央六一○和公安部压下来必须判你。这次我们必须得冤你了!”

李建辉的哥哥和他太太分别为他请了两个律师。曲律师还把卷宗拿到北京,邀请法律界权威专家专门召开了一次研讨会,专家们从宪法到法律全面论证了李建辉没有犯罪,应做无罪辩护。开庭前两天,法官看完律师的无罪辩护词后觉得无懈可击,于是转而用威胁株连法,逼迫两位律师放弃代理。曲律师被老板找去告知,如果为李建辉辩护,明年他们事务所三十多位律师的执照就会被取消,而许律师所在的煤炭部每年调入深圳市的二百多名户口指标也将被取消。在这种高压下,两位律师被迫放弃了辩护。

开庭公审那天,福田区法院门外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警察,到处是警车,法庭内坐满了四百多个深圳市的公务员,但李建辉的太太和女儿却不让进去旁听。人们议论纷纷,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这个李建辉到底有多少三头六臂,能让警察如临大敌。

“那天我在囚衣里面穿上了西装。我是名法轮功学员,不是犯人,我要堂堂正正的证实法。法庭上当我的手铐被解开后,我就把囚衣脱了,腰板挺得直直的站在那,很多人抢上来拍照、录像,我用平静的心、善心去面对这一切。

我知道法院给我指派的律师不会给我做无罪辩护,我必须自己给自己做无罪辩护。庭审时我大声说到:“请公诉人举证我到底哪里违背了法律?”主诉检察官竟跳起来说:‘我知道我们没有证据!有证据就不会这样对待你了!’很显然,中共对待法轮功根本不讲法律。第二天,看守所里有个警察来看我说:‘昨天在电视里看到了你,你很精神!’是啊,我们修炼的是真善忍,是堂堂正正的,没啥可怕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日,李建辉被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成为广东省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刑的第一人。

单腿蹲让所有人惊呆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八日,李建辉被送到英德监狱,随后被转送到四会监狱的严管队迫害。四年的时光人们觉得很快,但在酷刑折磨下,每分每秒都是那么漫长。警察不让他睡觉,用电棍击打、罚单腿蹲、罚站,目的就是要摧毁他的意志,让他放弃法轮功。

“一天正下雨,狱政科的张科长想要转化我,我给他讲法轮功的道理,说得他哑口无言。他很生气,暴跳如雷,抓起长长的雨伞用伞尖就朝我狠狠的戳过来。我一动不动,依然用善心看着他。伞尖就在戳到我胸口时突然停住了,这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慈悲善念的力量,化解了邪恶的因素。

当天晚上他就罚我单脚立蹲。就是双腿蹲下,双脚后跟离地立着,然后把全身重量移动到一只脚的前掌上,另一只脚平放在地上但不受力。监狱里犯人被训话时有时就这样蹲着,全身重量实际上只压在一个脚的脚趾上,一般人蹲上半小时就疼得死去活来受不了,但那天晚上我蹲了三小时,第二天又继续蹲了整整一天一夜,警察和犯人都惊呆了。

在监狱里,除了干活需要用脑外,其余时间我都在背法。背法成了我狱中生活最重要的一部份。

记得那天罚我单腿蹲。刚蹲下就觉得五个脚趾头被全身重量压着很难受,很快就觉得疼,疼得钻心。但我心里没有害怕,也没有怨恨,我就默默的静静的一遍接一遍的背法,从《转法轮》的引言〈论语〉到师父诗集《洪吟》,从〈真修〉、〈再去执著〉、〈为谁而存在〉、〈走向圆满〉等几十篇师父讲法,反反覆覆地背。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画的框框里爬行。……’当我完全静下来背法时,就感觉一种力量、一股热流,从全身灌到了脚尖,慢慢的我感觉不到脚尖的疼痛了,好像麻木了,没有这个肢体了。到后来我背法背得满脸红光,一点也没感觉痛苦。

当时有个事务犯就坐在旁边监视我,同牢房的其他犯人们在一边干活,他们也一边干一边偷偷回头看我。他们对单腿蹲的痛苦是有亲身体验的,他们很吃惊我能一直这样蹲下去。那天晚上,一个平时恶狠狠的杀人犯走过来跟我说:‘我简直服了。以前我故意把你的衣服扔在地上,从没见过你生气,我今天简直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半小时都蹲不住,你却蹲了十多个小时!简直神了!我彻底服了法轮功了!’”

狱警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了,于是再罚李建辉在夏天太阳曝晒的水泥地板上操练。广东烈日下的水泥板温度高达摄氏六十度,六十多度是人能承受的极限,一般人站一小时就得脱水晕倒,而李建辉每天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到晚上太阳落山都在水泥地板上操练,一练就是三个多月。皮被晒掉了一层又一层,人被晒得跟非洲黑人一样又黑又亮。但他挺过来了,凭着对法轮功的坚信,他挺过了这九十多天火焰山的煎烤。



真善忍美展《灌食》,作者汪卫星。受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抵制迫害而绝食。而恶警则以暴力灌食加重迫害,使学员的口鼻、食道经常受到严重创伤,甚至因而致死。


牛皮癣的故事

“由于迫害一开始我就被关进了监狱,还不知道师父讲的抵制邪恶、不配合迫害这些法理,那时我想到的只有一点:‘证实法’,用我的一言一行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真善忍’修炼者的风貌。每次警察犯人折磨我时,我始终都用微笑对待,善言相劝,讲清法轮功真相,因为我坚信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什么都不能让我放弃真理。慢慢的,周围的人也在跟着变。

监狱里规定不允许其他犯人跟我说话。二零零一年新年后的一天,监狱组织犯人观看央视伪造的‘天安门自焚案’,要求每一个人都写思想汇报。一个姓郭的犯人这样写到:‘法轮功自杀、杀人我没见过,也不知道,但是电视上演的我不相信,因为我身边的法轮功李建辉我见到了,他做得非常非常好!没有人能像他做得这么好!我相信法轮功是好的!’警察把他找去问他为什么这么写,他说他写的是事实,他反问警察‘你说李建辉哪做的不好了?’警察哑口无言。”

记得当时姓郭的犯人得了牛皮癣(银屑病),嘴唇上下、双手的虎口、屁股很多地方都长出厚厚的皮癣,每天痒得他恨不得用刀把那些肉割掉,白翻翻的层层掉皮,一抓就出血,流黄水黄脓,非常痛苦。医书上说牛皮癣是无法治好的,最多用药物控制症状。而在监狱里是没有任何药物治疗的,其痛苦是不言而喻。

看他这样有正义感又这么难受,我就想帮他。于是在没人看见时,我拉过他的手,用手摸了一下他手上的牛皮癣,告诉他很快就会好的。结果当天他就不痒了,三天后流血流脓的地方结痂了,第四天身上所有的牛皮癣都脱落了,长出了新鲜的皮肤。他高兴坏了,对我非常感激,一再说法轮功太神奇了!出狱后他一定要炼法轮功!我叮嘱他不要对别人提这事。后来犯人医生知道他身上的牛皮癣好了都觉得神奇,牛皮癣怎么可能自己就好了呢?!从那以后他再没有复发过。

然而几个月后我突然得了牛皮癣。我心里明白,正如师父所说,你要想帮人,你就得替他承担这份业力。那二十多天里,牛皮癣痒得我抓心抓肺般的难受,但我一直忍着,咬紧牙关就是不去挠,二十天后也自然好了。从这事我更加明白,我能从监狱魔窟中走出来,全靠师父的救度,我单腿蹲时不难受,其实都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所能做到的事,都是大法让我做到的,都是大法的力量,师父的力量。”

用刀砍水 怎么折腾也没用

监狱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警察经常强迫他们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还有一些被转化者的自白等。李建辉看到这样的录像常常会流泪。警察很纳闷:“你为什么掉泪?”我说:“人实在是太苦了,被迷得太苦了。本来已经得了法的生命,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他们却放弃了,我真为他们难过。他们不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不知何时能出苦海。”

“二零零二年我在四会监狱时,我的父母专门赶来看我,当时父母都七十多岁了。那天在监狱会客室里,母亲一见到我就哭,父亲也哭,他们没想到自己心爱的儿子被折磨得皮包骨头,面容憔悴,头发都花白了。

父母哭着给我跪下,我也哭着给父母跪下。我哭着对他们说:‘你们觉得很苦,我比你们更苦。这世界要是没有了真善忍,大家会更苦。你们知道儿子得到的是什么吗?怎么可能放弃呢?’原本被警察安排来转化我的父母听我这样一说,他们什么也不说了,只是不停的流泪。他们也明白了,法轮功学员吃那么多的苦,为的是能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就这样,尽管警察想尽各种方法来转化他,李建辉始终不放弃法轮功信仰。在他四年监禁快结束的最后三个多月,气急败坏的警察想出最后一招:把李建辉带上手铐独自关禁闭。禁闭室是一个很小的黑暗潮湿的地下室,只有三、四平方米。房间里有一个小水泥台,是睡觉用的,一个蹲厕,满屋臭气,里面有成百上千的蚊子,警察说:“就让蚊子吸干你的血,打死你像打死一只狗一样。”警察在地上画了一个小圆圈,让李建辉双脚站到圈里,不许动,每天从早上五点半开始站到半夜十二点,每天站十八个小时,警察二十四小时在后面监视,一动就往死里打。

一般人站两个星期小腿就会肿得像大腿一样粗,变成紫色,再站下去腿上的肌肉就会坏死烂掉,而李建辉站了一百天,直到期满为止,他的腿没有坏。“我站在那,还是不停的背法。一遍接一遍的背法,让我感到溶于法中的快乐,那种感受是外人无法体会的。外界的环境如何已经不能让我动心了。”

“后来有警察告诉我,他们一直想对我下手,对我动刑,但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就是下不了手。还有个犯人头子对我说:‘你就像水一样,共产党就像刀,用刀砍水,怎么折腾也没用。’我知道面对这巨难,能一步一步走过来,是大法让我做到的。如果离开了大法和师父,我是寸步难行!这也证实了大法之伟大!师父之伟大!也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

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李建辉刑满获释了。出狱那天狱警对他说:“你就是出了这个门,还得进另外一个门。我们还会把你关进来的。”李建辉冷静的回答说:“你说了不算!我不管走到哪里,我都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也有良知尚存的警察悄悄对他说:“建辉啊,你这次出去千万要小心,千万别让他们(警察)再抓住你。我见过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个个都非常了不起,非常自律,没有人能做的到,我从心底里佩服你们。”



真善忍美展《莲心》,作者陈肖平。自法轮功遭到镇压之后,每年的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都会以烛光守夜这种形式,悼念在中国大陆受迫害致死的同修。


妻子戴英惨遭折磨 九死一生

在李建辉被关的四年里,太太戴英也被判刑三年后又劳教两年。在福田看守所里,戴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警察灌食时撬断了好几颗牙齿。在韶关监狱里,她被警察电瞎了一只眼睛。

戴英回忆说:“警察把灌食当成一种酷刑来折磨我们。每次他们四、五个人将我按压在地上不能动弹,用很粗的胶管来插鼻孔,插得鼻子直出血。插不进时,他们就用螺丝刀将我的牙撬开,再将一根削尖的大竹筒用力插入我口中,当时我觉得口腔像裂开似的疼痛,接着他们开始强制灌食稀粥或浓盐水,有时还灌辣椒水。当时我感到很憋气,口鼻不断往外喷食和鲜血,喷的满身都是。每次灌完后,人就像死了一次一样。每二、三天灌食一次。我的牙齿都被撬坏了,直到现在吃东西只能囫囵吞。

为了折磨我们,有次福田区看守所的恶警把我们二十多名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全扒光,推到仓外去给男犯人观看,以此来侮辱我们的人格、摧毁我们的意志。但很多学员还是坚持信仰不屈服。

后来我被判刑三年,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被关进韶关监狱(今广州女子监狱)。监狱派四个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不许我跟任何人说话。每天十几个警察轮班找我谈话,整天强迫我看毁谤大法的录影;长时间罚站,长时间不让睡觉,还要长时间劳动,做皮凉鞋、绣花、圣诞饰品等出口手工艺品。由于我不转化,他们连上厕所的手纸、妇女月经的卫生纸都不给我,血流得满裤子都是。

有一天晚上,我被狱警和几个犯人带到地下室,他们把我推倒在地后,死死压在我身上,然后用高压电棍电击我的人中穴、太阳穴及中枢神经,我头痛得像裂开一样,仿佛身体里每个细胞都破裂开了,像几万条蛇在同时咬我一样,痛彻心肺的疼痛,那种痛是语言无法描述的。我忍不住挣扎着大声呼叫,但没人听得到,当时我想:我会被他们电死的,但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于是我拚命挣扎着。我不知道后来怎么被拉回宿舍的,第二天醒来,我的左眼瞎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右眼看什么都是雾茫茫的。同监室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到医院检查,左眼底视网膜出血并钙化,视力为零,右眼视力为0.1。”
逃出国门 重获新生

二零零四年九月,刚从监狱里出来不久的李建辉夫妇又被警察追捕,幸好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他们前脚离开家门,警察后脚就到了,随后警察还在全深圳市大搜捕。在朋友的帮助下,夫妻俩终于在二零零五年底来到了泰国,随后被联合国难民署安置到了挪威定居。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李建辉夫妇获联合国难民署安置,即将从泰国前往挪威定居,部份泰国法轮功学员到机场欢送。(新纪元)


二零零七年在观看了神韵演出的《升起的莲》这个节目后,戴英激动地说,节目中那个监狱的墙壁上变幻出五颜六色的场景,跟她在劳教所的经历非常相像。当时她不停的在心中默念法轮功的教导,结果看见牢房的墙壁上呈现出玫瑰色的光芒,令她倍感温暖。而李建辉感受最深的是《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那首歌曲,至今只要一想起这首歌,他就想流泪,他想告诉天下所有的人,法轮功就是为我们每个人而来的,为你而来的。


李建辉夫妻与全世界大法弟子一样,愿每一个中国人明白真相,有个美好未来。


如今李建辉夫妇在挪威过着忙碌的生活,每天忙着告诉中国人法轮功的真相。“因为中国人最缺的就是真相,真相能救命,这是多少万亿钱财也换不来的。”他们几乎每天除了工作外还给国内打几个小时电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将至,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保平安”,真心希望每个中国人都有美好的未来。这是他们用亲身经历见证的真理,是比人间任何事业都光焰灿烂的壮举。


真善忍美展《夜的光明》 ,作者陈肖平。为了避免中共被淘汰时广大被打上兽记的党员跟着被淘汰,慈悲的法轮功学员发起了退党运动。这位妇女在夜深人静时领着孩子冒着危险贴标语。


与此同时,作为企业家,在国外的自由天地里,李建辉一直在寻找商机,期望东山再起。◇



真善忍美展《天人合一》,作者陈肖平,作者过去常在海边炼功。她体验到,在打坐中没有杂念的时候,会进入一种非常舒服、美好的入定状态。

──本文转自第109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