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錄音:這是最可怕的
 
2009-2-12
 
【人民報消息】(希望之聲記者李心如報導)在中國傳統元宵佳節到來之際,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聽證會上,中共還在為其殘害人權的行徑強烈辯護之時,高智晟律師曾授權於媒體的一封信公開發表了,這封信詳述了高智晟在2007年9月24日致美國國會議員的公開信之後 被中共秘密抓走的50多天裏所遭受的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就在幾天前,國際媒體披露了高智晟律師最近再次被中共秘密綁架,至今杳無音信。

希望之聲電臺曾於2008年報導知情人對高智晟被酷刑折磨披露的一些細節。日前,在高智晟律師的文章公開發表後,一位高律師友人向希望之聲電臺提供了一段珍貴的錄音,記錄了高智晟在經歷了50多天的殘酷迫害後,與友人談及這段痛苦的經歷時的感受,和他那顆不變的心。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現將部分錄音向全社會公開。

本臺將持續關注高律師的狀況和動向,以及中共當局對高智晟先生的非法、非人道的迫害,並及時向國際社會、相關國家政府、人權組織和公眾公布。

下面請聽高智晟的部分錄音原聲:

高智晟:“他們找我要出去的事,我把這個……共產黨……你猜他們怎麼說,因為他們公安部第一次見我,他說這個絕對不代表黨和政府的意思。我說這個觀點,除非我純粹是一個動物我才會相信你這樣的觀點。你想任何一個稍微有一點完整思維的他怎麼會相信這和黨和政府沒有關係呢?沒有黨和政府誰敢這樣對待我。對不對?問題是,你即便你黨和政府你知道這樣的邪惡你也不認為它是對呀。就是你不認為它是對,他都敢這樣實施,他們這樣實施了也沒有任何人懲罰他們呀。

我就講,他當時有一個級別比較高的官員發現以後……我不是自殘以後,他們去了。去了以後,我當時我身上一條線都不掛,我說你看看我身上現在的顏色。我身上皮膚哪還有一點人的顏色。他當時也站起來說,這個令人震驚,他說。但是這絕不代表黨和政府的意思。一模一樣的話語。

我說這太邪惡了。我說如果這樣認識能作為你們接受邪惡的理由的話,我說你們和施暴者沒有任何區別。所以去年,包括今年,我講了這個酷刑過程以後我就直接問他,我說現在你還懷疑我的第三封公開信裏面談到的,第一、第二封和第三封公開信談到對法輪功群體……的這種虐待,你還相信那是假的麼?不說話了。因此他對一些法輪功受害者的折磨那更殘酷,更殘酷。因為他持續的時間長。像我的話他是,這次持續時間比較長也就是50多天。到後期就稍微好一些了,後期他最起碼讓我吃飽飯,給我水喝。到第23天地時候開始讓我刷牙,允許我洗臉、允許刷牙。

我前天在他們跟前講,我說一輩子,直到臨死,閉眼睛之前這一幕我是絕對忘不了。因為你不可能說跟一個……過程一樣,你說忘就忘了,真的忘不了。我有時候晚上睡覺一睜眼,我就能想起這一段。有時候進廚房洗個碗,洗個碗一低頭我就能想起這些。

我倒是不是說邪惡過程對我刺激多大,我最惦記的就是這樣的過程能在中國明目張膽的存在。而且是那些說代表中國的人,是代表我們政府的人,是代表我們的人。代表我們行使權利的人幹的,這是最可怕的。”


http://www.youmaker.com/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