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逾300共产受难者向中共索赔(图)
 
2009-10-11
 

共产主义受难者索赔委员会召集人杨军
【人民报消息】旨在向中共追讨血债,全球共产主义受难者索赔委员会自9月20日宣布成立后,在不到20天里,已经有3百多人次向全球共产主义受难者索赔委员会递出索赔申请,申请人以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向中共政权要求赔偿,并同时宣布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在大纪元记者袁丽对全球共产主义受难者索赔委员会召集人杨军的采访中,杨军表示,尽管索赔委员会的联系热线和通讯方式及相关网站还未公布,但是,源源不断的索赔申请却通过各种渠道不断发了过来。杨军表示,这说明越来越多的人敢于站出来向中共讨还血债。这是天意,中共已穷途末路,正在解体之中。

两年前开始筹备

当谈到索赔委员会的建立初衷时,杨军表示,“我们早在两年前就已开始筹备了,为什么成立共产主义受难者索赔委员会呢?众所周知的原因是中共窃国已经60年了,在这窃国的60年当中,中共杀害了无数的中华儿女,据确切统计到的数字表示:已经有近8千万的中华儿女,在中共历次的这种所谓政治运动当中失去了生命。从当年的土改、三反五反、四清、到后来的反右、文革,一直到“六四”屠杀、对法轮功团体的迫害,到对家庭教会、包括现在对维权抗暴人士的这样残酷的迫害,中共在篡政的60年当中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也是累累的血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对中共这种暴行提出起诉。”

索赔有国际先例

对于人们所关心赔偿是否能够实现,杨军讲述了国际上许多国家的实例,他说:“这也是基于当时在二战期间,有很多的犹太人向德国政府索赔。几年前,当时的德国总理也是现任的总理梅克尔,她当时一次性给了德国受难的犹太人4百亿的赔偿。在这之后,波兰政府给了当时在共产主义统治期间的受害人以受害赔偿,他的赔偿额度与二战期间所有的赔偿都是一样的,属于国家赔偿。那么,匈牙利政府现在也开始进行赔偿,包括乌克兰很多东欧国家政府也在内,已经开始为共产主义受难者去进行赔偿。那么我们成立这个委员会的目的,也就是要向中共讨还血债,要求中共给与这些受难的人以赔偿。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成立了这样一个团体。”

索赔申请人要三退(党、团、队)

杨军介绍说,全球共产主义受难者索赔委员会是一家非营利性的组织,所有成员都是义务工作者。他们所作的这一切都将是基于人权这样一个普世的价值,以及人道主义的考虑。他说:“索赔委员会目前正在寻求人权律师,因为很多有名望的人权律师是不收费的,那样,受难者申请人都将得到免费的法律服务。对于受难申请人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因为你是要向中共讨还血债的,那就要和中共彻底决裂,表明你的立场。所以,申请人必须是正式提出退出共产党的所有相关组织。我们要求申请人必须在退党网站上提出正式声明,无论你是以真名,还是以笔名或假名都可以,当申请人在退党声明网站上提出后,就会得到一个退党号码。我们要求凭此退党号码为证,作为申请索赔的身份证明。”

索赔申请人的案例触目惊心

杨军讲述了一位谘询者的情况,他的一家人在土改时,被中共迫害致死,几十口人是被吉普车拖拉到只剩下骨头为止。另一个电话是来自澳洲昆省的一位华人,他在电话里说,他一位朋友当年曾经作为前苏联的翻译专家到中国工作,正赶上“中苏”关系紧张,中共正处于“打倒苏修、美帝国主义”的政治运动中,这位前苏联专家被无罪关押进中国监狱长达18年之久。18年后被放出时,也没有给予任何说辞。这位专家即不被自己的祖国接纳,也不被中国接受,成了一个无国籍的人。幸运的是,后来澳大利亚的当时政府出于人道主义接受了他。他在随后对中共政府提出赔偿的过程中,在其被关押过的监狱里,竟然无法查到任何有关他的记录,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申请人不分国籍

杨军表示,只要是被共产党迫害过的,不管你有没有国籍、或者是哪一家的国籍,都可以接受你的申请,只要是你被共产党迫害过,并申明与共产党决裂的都接受,对于从没加入也不可能加入过中共组织的人应该如何申请?杨军表示,如果没有加入过,你只需在网上声明与中共决裂即可拿到一个申请号码,凭此号码作为申请依据。自全球共产主义受难者索赔委员会宣布成立以来,在没有进行任何宣传和推广的情况下就收到3百多人的申请,杨军表示,前景不可估量,现在,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的振奋,纷纷表示中国人有希望了,他们一定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这个消息,现在是向中共讨还血债的时候了。索赔委员会将通过人权律师向联合国在海牙的国际法庭提出公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