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发帖!发展论坛不看领导人的小脸子(多图)
 
吴莱
 
2009-10-6
 
【人民报消息】10月1日是国殇日,为了这一天,中共大肆挥霍民脂民膏1600亿元,「1600」后面如果是以「千万」为计算单位,已经非常骇人了,但使用的单位是「亿」,是「1600亿元」。中国共产党从来没在国家注册过,1600亿元不光是供非法政权中共自己玩乐,相当一部分钱是用来监视中国老百姓的。

刘淇当市委书记的北京市政府下达命令,天安门广场周围125英里范围内不准有鸽子飞,不能放气球,管制直到10月8日周年庆假期结束为止。住在靠近长安街的公寓民众被警告,不要从他们的阳台观看游行,更别想打开窗户。每一件运往首都的包裹都要接受特别的过滤,每一个背包都要通过X光机器。便衣和穿着制服的警察看管着北京市的桥梁。

十一前通知北京居民一律家呆着。十一当天除北京城区,其它区域电话一律不通。网络被封死,完全上不去。不许随便上街,街道都有人把着,每个楼口都有一个人,出去问你干嘛去,空手出去买菜还不行,问你怎么不拿口袋,或说昨天我看你买菜了。满街是警察和特警,还有小脚侦缉队。中共毫不掩饰的把阅兵大典的敌人定为中国人民。老百姓心里明镜似的,说:这不是我们的庆典,这是他们(中共)的庆典,拿着纳税人的钱瞎糟(浪费)。

火箭炮轰雨云从10月1日凌晨1点就开始打驱雨的炮,隔15分钟就放几炮,一直打到早晨7点多钟。住在香山的居民被扰的整夜无法入睡。白天,老百姓被迫待在家里看瞎话连篇的电视节目。用中国人的血汗钱来对付中国人,这就是中共统治中国60年的真实历史写照。

中共官媒把阅兵式描绘的登峰造极,恐吓、挥霍到了顶,监控、监视老百姓到了极限。都到了顶就无处可走了,那接下去会怎样?就只能下来。这就是中共领导人为何在「辉煌60年」的那天,个个表情都像在为中共举行葬礼。

中国人对中共举行的葬礼细节再熟悉不过了,能盖上大血旗的,追悼词都是竭尽赞美,今年「十一」CCTV主持人们所用的语句都是八宝山追悼词的翻版。


胡锦涛旁边跟着兜尿布的83岁接班人,岂能笑的出来!


习近平愁眉不展:「辉煌」已经到顶,这班谁接谁亡党亡国!


温家宝:这1600亿元,国务院怎么下账?!


李克强快哭了:当共产党的大管家,就是被搁上砧板!

正因为中共心里实在不踏实,所以要进行民调,好容易捱过4天,10月6日,新华网首页迫不及待的出了一个《热议: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引领中国走向另一个成功的60年?》,当然每次都准备一个「引导」网友思路的帖子,此次作者是「liuqi_changfeng」 于2009年10月6日早上10:09:21.0 发表,题目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回避的问题──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引领中国走向另一个成功的60年?》


共产党怕垮台!
这个题目本身虽然是问句,但「走向『另』一个成功的60年」这几个字已经定下了答案。更耐人寻味的是作者还用了北京市委书记刘淇(liuqi)的名字。莫非刘淇也想学薄熙来的不知有死,要再当政60年?

刘淇说:2009年,新中国站在了新甲子的起点上。过去60年的荣耀与辉煌,在一场盛大的典礼之后将归于历史。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引领中国走向另一个成功的60年?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回避的问题。

针对此言,一些新华网发展论坛网友贴了帖子,现转帖如下:

**不会是钱吧!

**只能表扬,不能批评。

**少数人富得饱和了,不能拉动内需。

**搞低工资,搞资产泡沫可以再撑六十年?

**因此而获得的国家财富又如何在国民和政府间分配?──楼主真是糊涂,政府的职责是经营管理国民委托的资产。怎能坐下来与国民分配财富?连政府与国民的关系都没搞清楚,谈何谋划下一个60年?


均有配偶的江宋烂了、乱了十几年,官场咋能不烂!
**首先要搞好下一个60年的基础! 中国不能乱, 烂就会乱!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星星之火也最怕一潭死水。

**道德的力量可以引领走向辉煌

**用法治来规范引导民主的力量,那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力量。

**这个世界都是人创造的,改变人心就可以改变世界,人的心不变,人的思维方式不变,那么这个世界的发展就不会变。

**制度,制度,还是制度;

**最科学健康的方法是不用药的方法,最省钱的健康方法是中医治未病上医气功疗法。中华中医气功5千年文化是人类健康医学的上医文化,是中医治未病上乘预防医学。中国5千年文化才是世界独一无二的,文化发展好了,人类健康即科学和经济才能领袖世界的发展,世界才能和平、和谐发展。

**诚信

**《周易》宣诚信


共产党急于了解民意,还需民调吗?
“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知或知也!穷神之化,德之盛也。”

“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效灭耳?凶!”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系于包桑”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

子曰“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凟,其知几乎?几者动之微,吉者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 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介如石焉——宁用终日,断不可识矣。君子知微知章;知柔知刚,万夫之望”

(以上文字皆抄于《易经》《系辞》下传)

**回到“进京赶考”时的面貌,是百姓的万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