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共产党员
 
洪鹤
 
2009-10-7
 
【人民报消息】二零零七年“十一”是中共第五十八个“国殇”日,大概是十天的长假,怎么度过?在报纸上我被一条广告所吸引:清华IT驻本市分校在“国庆”期间将举行十天的免费讲座。我这个“菜鸟”正想找个不花钱的地方提高提高。真是心想事成啊!好不高兴。

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原来他们是为了吸引生源,而投放的鱼“味子”(就是吸引鱼儿上了钩的饵料)所以在讲课当中,每到关键口旋即收场,要想掌握必须得参加学习班,所以十天课下来弄得我似懂非懂、晕晕乎乎的,。

在课程的最后一天,雨还是下个不停,在回家的路上,终于等来了一辆公交车。车上的人不多,我就选择了一个离司机最近的一个位置坐下,车启动后,我就开门见山的和司机聊起来:“国殇日,老天都在哭泣,不做美。”司机说:“是啊,下了七、八天雨,整个旅游业都叫苦连天,黄山、泰山连连告急。”我说:“天灭中共,天意不可违啊”司机点点头。我进一步说:“听说三退了吗?”司机又点点头。我问他:“你是共产党员吗?”司机说:“我不是共产党员。”我感觉他说的不是很坦然,接着问:“那至少也入过团和队了?”他没回答。我思考了片刻,说:“根据你的年龄应该上山下乡过。”这时他开口了:“我上过山下过乡还扛过枪。”我一听马上说:“在中国扛过枪的人可没有不是党员的,你是不是已经退党了?”他说;“没有退。 ”我说:“那我就帮你退了吧!”他说:“你怎么帮我退?”我说:“我找人帮你办这个事,就交给我了,给你起个名子:就叫你路缘吧”司机默默的点点头,可是叫路缘又觉得不是那么贴切,临下车的时候我站起来和司机道别:“我说还是叫你吉祥司机吧!记住:你已经三退了!”司机笑了连说:“谢谢你,谢谢你,再见!”我说:“再见!”

下了公交车,继续在雨中行走,和我一路的同伴上车后就坐在公交车后面,这时她问我:“你是不是在车上给司机讲真相?”我说;“是啊”这时我问了她一个问题,也是下车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你说,这个司机明明是个共产党员,又没有声明退出,为什么却否认自己是共产党员呢?!”我们得出了共同的结论:无非只有一点:共产党早已不得人心,作为它的一员无疑就是耻辱!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