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殤日特稿:反思中共罪惡 走向民族新生(多圖)
 
章天亮
 
2008年9月2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共殺人並非自1949年10月1日開始,早自中共建立之初,便接連通過各種政治運動和武裝暴動屠殺無辜,譬如1928年中共在海陸豐領導的所謂農民運動,在短短兩個月中,就殘酷處死一萬多人,「反動的鄉村有些全鄉焚燒」。井岡山的政治鬥爭、富田事變、AB團事件、延安整風、國共內戰等,中共一路殺來,至奪取政權時,至少幾百萬至上千萬人殞命。

中共賣國也並非在奪取政權之後。1931年「九.一八事變」,標誌着日本侵華戰略已付諸實施,中共則藉機發動武裝叛亂,不到兩個月後在江西建立一個割據政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其「憲法大綱」第十四條爲「中國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從中國脫離,自己成爲獨立的國家的權利」,煽動國家分裂。

然而1949年10月1日,卻是一個具有標誌性的日子,因爲這一天中共披上了「國家政權」的外衣,並開始了利用國家權力以「專政」或「法律」的名義殺人,並強迫人民在這每年的這一天爲這個殺人、賣國的政權祝壽。自這一天開始,中共屠殺的中國人達8000萬之多,出賣領土逾三百萬平方公里,數千年傳承的中華文化慘遭浩劫,時至今日,中共罪行並無絲毫終止,反有變本加厲的跡象。故海內外憂國愛民人士,建議將十月一日定爲「國殤日」。那些對中共罪惡尚無系統了解的讀者,請看以下事實:

一、中共賣國罪行

無論是今年三月爆發的西藏事件,還是四川地震、奧運火炬傳遞及奧運會的召開,中共都極力宣傳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併力圖將此轉化爲對共產黨的熱愛。事實上,中共自建政以來出賣的國家領土達三百萬平方公里之巨。其中包括:

1. 1950年,毛澤東承認外蒙獨立,放棄了150萬平方公里領土。郭沫若在《人民日報》上撰文「我們應該怎樣認識外蒙古獨立?」予以讚賞。

2. 1999年,江澤民和俄羅斯簽訂邊界條約。此事刊載於人民日報1999年12 月11日第一版,題目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與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非正式會晤聯合新聞公報》。在該條約中,江澤民徹底承認了中俄之間歷史上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即鴉片戰爭後簽訂的《璦琿條約》、《北京條約》和《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放棄的領土面積達100多萬平方公里。

3. 江澤民和塔吉克、吉爾吉斯以及哈薩克,簽訂了中塔吉邊界劃定協定、中吉哈邊界劃定協定等,基本放棄了所有爭端國土。例如他與塔吉克斯坦總統賴克莫諾夫簽約,將靠近帕米爾地區的27,000平方公里的爭議土地出賣給塔國,而中國僅得到1000平方公里。這是塔吉克的通訊社報導了有關條約內容,才在海外曝光。

4. 江澤民在1996年出訪菲律賓,主動提出放棄南沙羣島的主權爭議,共同進行經濟開發。

5. 1996年11月底,江澤民訪問印度,簽署了《關於在中印邊境實控線地區軍事領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協定》,爲中印按照現在的控制線劃分邊界定下基調,這就等於承認了麥克馬洪線,放棄了喜馬拉雅山南麓肥沃的9萬平方公里領土。

6. 1999年12月30日,江澤民批准《中國和越南陸地邊界條約》,將數百位將士浴血苦戰付出生命而守衛的雲南老山和廣西法卡山劃歸越南,麻栗坡的愛國忠魂將永遠埋骨越南。

最近的兩次賣國罪行則是2008年6月18日與日本簽訂的東海賣國協議,以及7月21日與俄羅斯簽署的割讓黑瞎子島協議。「東海協議」以所謂「擱置主權,共同開發」讓日方達到實際佔領中國三十萬平方公里海洋專屬經濟區的目的,更長遠的危害則在於事實放棄了釣魚臺羣島的主權。據科學家在1982年估算,釣魚臺羣島及周圍海域的石油儲量大約爲800億桶。以國際原油價格100美元一桶計算,僅這裏的石油儲備就價值八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2007年GDP的兩倍有餘!

中共一邊對西藏、臺灣、新疆問題喊打喊殺,似乎高度重視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同時東、南、西、北四面的領土、領海大肆出賣。看似矛盾的行爲背後有着統一的動機——即不惜代價維護統治。高喊愛國是爲了騙取國內民衆的認同,對外割地則是爲了平息國際社會對中共一黨獨裁合法性的質疑。

二、中共的殺人罪行

中共自奪取政權以來,即大規模屠殺中國人民,經過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造成的大饑荒、文革、六四,到現在鎮壓法輪功,一共造成八千萬人口非正常死亡,是日本侵華殺死人口的四倍,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這些歷史和數據都來自中共自己的官方資料)。僅僅1959年到1962年的大饑荒,據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估算,「當時餓死的人數在4千3百萬到4千6百萬之間。」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曆史紀實》一書,在「大饑荒」一文中說「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千萬人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千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饑荒。」大紀元時報社論《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詳盡分析中共殺人的事實、動機、手段及未來走向。

爲在奧運會期間避免讓國際社會看到法輪功修煉者的抗議,中共至少逮捕了8000名法輪功學員,僅在今年頭三個月,經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覈實的就有六名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

今年五月四川發生八級地震,中共左右輿論,欲將「喪事變成喜事」,但事後曝光,中共實際上多次接獲地震預報,卻爲了所謂「穩定」和「奧運會」而未通知百姓,更未對建築進行加固。地震來臨,中共腐敗吏治所帶來的「豆腐渣工程」造成不必要死亡人數達數萬人。震後,中共則拖延國際社會專業救援隊伍進入災區,無數鮮活的生命因此殞落。

「有毒食品」則是中共隱性殺人的又一種方法。目前官方公佈由於食用有毒奶粉而患腎結石的嬰兒已達五萬多人,至少五名嬰兒不治身亡。而據9月22日的《新紀元週刊》統計和計算,至少六百萬兒童成爲毒奶的受害者。中共衛生部早在奧運前的7月16日就接獲報告,一方面拖延不予調查而放任嬰兒繼續喝毒奶,另一方面則緊急改用了北京三元牛奶來「特供」這次的奧運會和殘奧會。此毒奶對腎臟和生殖系統的損壞,使不少患兒將來有失去生育能力的可能,固有專家學者痛斥中共借毒奶讓中國人「斷子絕孫」。

近年來,大陸曝光的有毒食品曾出不窮,舉凡米、面、茶、雞蛋、辣椒、肉類、海鮮類、蔬菜類、蘑菇木耳等菌類,乃至酒類、藥品等無所不假、無所不毒。避孕藥、抗生素、甲醇、蘇丹紅、敵敵畏、硫磺、石蠟等,有害乃至劇毒的化工產品直接作爲食品添加劑,供國人食用。中共對這種情形的默許和縱容,等於對全國人民謀財害命。

三、出賣國家利益

改革開放實際上也是中共「權力市場化」的過程。由於中共對於輿論和司法的控制,以及禁止民衆的結社、集會、遊行示威,從而權貴集團可以肆無忌憚地洗劫百姓財富,甚至將鉅額國家資產出賣給外國,然後再從中收取佣金。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所的左大培寫了篇文章《中國銀行已成爲外資超級提款機》,他提到中國13家銀行和保險公司賤賣給外國人。比如中國工商銀行:2006 年,美國高盛集團、德國安聯集團及美國運通公司出資37.8億美元入股工商銀行,收購工行10%的股份,收購價格1.16元。上市後,按照2007年1月 4日盤中價格6.77元計算,市值最高達到2755億元,三家外資公司淨賺2460億元人民幣,不到一年時間投資收益9.3倍,世界罕見。與中國工商銀行類似的銀行和保險公司一共十三家,僅2006年就被外國銀行就從中國提走了一萬億元。

中共是一個極度腐敗的政權,每年公款喫喝兩千億、公車消費兩千億、公費出國旅遊三千億,而另一方面,老百姓受教育,卻要靠民間的「希望工程」來解決。

由中國國務院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等部門2006年出臺的報告顯示,「有85%到90%的高幹子女分別在金融、證券、外貿、國土開發和大型工程5大領域中擔任重要職務。…他們依靠家庭背景權力,透過錢權交易壟斷金融、能源、郵電、地產等領域,形成殊利益集團進行非法獲利。」《世界經理人》引述報告披露: 「至2006年3月底,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五千萬以上的有27310人。超過一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其中29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擁有資產20450億元。」2007年1月8日,《財經》雜誌曝光山東魯能集團,被曾慶紅家族收購,超過 700億元的國有資產流進了私人的腰包。江澤民更動輒將國庫的錢無償劃撥給江綿恆,使江氏家族成爲中國第一貪家族。

一次次權錢交易和「劫貧濟富」的洗劫,造成中國貧富差距急劇拉大。2006年10月18日,《中國青年報》刊登了波士頓諮詢公司的《2006全球財富報告》,其中指出中國 0.4%(約150萬)的家庭佔有了70%的財富。另一方面,中國按照聯合國標準計算的貧困人口則在一億五千萬到兩億之間。「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成爲當今中國的真實寫照。

四、出路與希望——傳九評、促三退

列舉以上事實,也是讓我們省思,這麼多驚天罪惡爲何堂而皇之的發生而得不到制止?如果這樣的罪惡還要原諒,那麼正義是否還有必要存在於人間?

中國民間對此早已有了答案。今年6月28日,當貴州甕安少女懷疑被姦殺後,小小縣城上萬民衆起而抗暴,燒燬了政府大樓和公安局大樓,而令人深思的是,全國各地網民一面倒地支持甕安民衆。由此反映出,不止甕安一地,而是遍及全國的對中共的怨恨。「楊佳殺警」一案發生後,民間稱楊佳爲「快刀楊大俠」、「英雄」 的帖子再度成爲主流;今年年初遼寧的蟻力神事件、湖南吉首和浙江麗水的集資案等,民間動輒聚集數萬乃至十萬人。民怨沸騰,忍無可忍。

是否要解體中共已不是問題,如何解體中共才是問題。

大紀元在發表《九評共產黨》的公告中說「反思這段歷史,是爲了讓這樣的悲劇永不再發生。同時我們每一個人也能由此省思自己的內心世界,是否很多本不該發生的悲劇卻因爲我們的懦弱和妥協而得以成全。」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退黨、退團、退隊的「三退」大潮風生水起,蓋因《九評》號召一種內省的精神。中共的罪惡固然由於其邪惡本性所決定,而人心中恐懼、貪婪、妒嫉、對他人福祉漠不關心等人性的缺點也是中共能夠利用並繼續存在的根本。因此,「三退」實際上是中華民族通過道德覺醒的自救過程。

「毒奶粉」事件爆發後,中共制度本身已經成爲問責對象,而更應該拷問的則是製假者的良心?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造假者自己不願意喝下有毒奶粉,又爲何把它給最柔弱無助的嬰兒飲用?這其實是一個基本的道德問題。

中共因其邪惡,而對正義、道德充滿恐懼,擔心一旦民間正氣弘揚,自身基於欺騙、鎮壓、屠殺等邪惡手段的統治基礎就會被動搖,因此一直放縱並引導全民的道德墮落。更對一切倡導人心向善的信仰團體,特別是倡導「真善忍」的法輪功團體進行滅絕性的鎮壓。中共不會料到,人心失範後,類似「毒奶粉」的事件才會大行其道,最終人人成爲受害者。

「三退」是通過每個人自身良知復甦,告別中共,從而和平解體中共的過程。值此國殤日,希望更多民衆加入到「三退」大潮中,並讓中華民族經過信仰、道德和文化的重建走向新生。




「中共邪靈的根都拔出來了」,目前已經有四千三百多萬中國民衆
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圖爲退黨二千萬時,民衆舉辦聲援退黨大集會的盛況。




華盛頓DC反迫害大集會,「解體中共,結束迫害」。




聲援退出中共大集會,「全球告別中共」。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人氣:19,57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