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整劉少奇也沒丟掉最大的嗜好(多圖)
 
瞿咫
 
2008-9-14
 
【人民報消息】原來中共建政之時,一九四九年,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志綏正在澳大利亞。後來由他大哥的從中介紹,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衛生部副部長傅連璋去信,希望他回大陸工作。於是李志綏返回香港,同妻子嫻一道回到北平。

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寫道:傅安排我到了中共中央辦公廳行政處香山門診部,後遷入中南海,成立中南海門診部。我工作勤奮,受到中共中央一些高級幹部和一般工作人員的讚譽,被選為中共中央辦公廳和中共中央直屬機關的甲等工作模範,吸收入黨,並被任命為中南海門診部主任,後為中南海保健辦公室主任、中央衛生部醫學科學委員會副秘書長及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衛局三零五醫院院長。一九五四年,經警衛局局長汪東興推薦,通過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和中央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同意,由周恩來批准,我被任命為毛澤東的保健醫生,以後並兼任毛的醫療組組長。從此,直到一九七六年毛去世為止,我作為毛的專職健康保護人和監護人,無論在北京或去外地,都跟隨在他身邊,為時二十二年。


粉飾過的毛被捧上神壇!
李志綏說:一九五九年以前,我崇拜他,仰望他如泰山北斗。但是我雖在他身邊,在他的周圍似乎有一道神秘而不可逾越的障隔,使我不能真正進入他的生活。一九五九年以後,我逐漸穿過這層密障,進入了他的生活實際。原來他正如演員一樣,除去前臺的經過種種化裝的他以外,還有一個後臺的真實的他在。

毛從成為中共政治局成員以來,從來沒有能夠真正得到周遭「同志」的擁戴。但是正如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所說:「毛認為,全黨沒有誰都可以,可是不能沒有他。」所以毛提出運動要七八年再來一次,實際就是要七八年鞏固一下他的專權。

李志綏在回憶錄中寫道:毛的私生活駭人聽聞。外表上,他凝重端莊,而又和藹可親,儼然是一位忠厚長者。但是他一貫將女人作為玩物;特別到晚年,過的是糜爛透頂的生活。他沒有別的娛樂,玩弄女人成了他唯一的樂趣。

汪東興說:「他是不是覺得要死了,所以要大撈一把。要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興趣,這麼大的勁?」

江青說過:「在政治上,無論蘇聯和中共黨的領導人,沒有哪一個能鬥過他(毛澤東)的縱橫捭闔的手段。在生活問題上,也沒有誰能鬥得過他,管得住他。」

在京夫子寫的《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中,其中有一個章節叫「又食武昌魚」,這可不是毛澤東一九五九年寫的詩詞「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中的「武昌魚」,這個「武昌魚」指的是一個湖北軍區文工團出身的軍隊護士小於,這位很容易緊張,動不動臉紅的絕色女子老家在鄂西姊歸縣長江三峽岸邊上,還是王昭君的正宗小同鄉。

毛澤東平時想搞誰就搞誰,甚至當著人家丈夫的面留下他妻子陪其過夜。老毛不知玩兒過多少女人,沒想到卻讓這條「武昌魚」給紮了嘴。

小於年輕、亮麗,毛一見就非常滿意,總愛跟她講笑話,還給她取了個外號,叫「武昌魚」。小於初來時和李志綏一樣,對毛無限崇拜,仰望毛如泰山北斗。但很快泰山塌頂北斗墜落。張玉鳳兩次看到她從主席的臥室裏沖出來,然後伏著走廊的牆壁哭。很快的,部隊醫院來了人,把她領走了,再沒有了她的消息。

意外的失敗讓老毛的情緒壞透了,他把湖北省委書記叫來痛罵了一頓,省委書記被罵的臉色發青,渾身大汗淋漓,聽到一聲「滾」後,頭也沒敢擡,一步一步哆裏哆嗦的倒退著出了門。

因為沒有女人,毛又陷入整晚整晚不能入眠的狀態。而這位「不聽話,不懂事,缺少工作和生活經驗」的絕色女子後來的命運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在小於之前,夜夜陪伴毛的是一個叫楊麗清的漂亮按摩護士。


毛借文革把劉少奇置於死地!
一九六六年元旦和中國新年,毛澤東是在杭州度過的。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多次恭請他回北京,他都以身體不適、北京天氣太冷等為由,繼續「請假養病」。實際上毛正考慮如何發動「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在決策層威望越來越高、權力越來越大的國家主席劉少奇搞下臺。

毛澤東在杭州過了三個月的緊張日子。離開杭州時,他沒有忘記把小同鄉、按摩護士楊麗清帶來東湖別墅。只要是楊麗清來到毛的書房,張玉鳳便悄悄自覺回避。多年在毛身邊,剛開始張玉鳳還醋意十足,慢慢的發現不管毛迷上了怎樣的女子,日子都不會太長久,過一段時間玩膩了,就要換換口味,而且毛擯棄她們猶如扔破襪子。

而毛換女人怎樣如走馬燈,但日常生活上事事還得由張玉鳳打理。所以當張玉鳳明白這個道理後,無論是哪個來,她都相處很好,親如姐妹,不給老毛添麻煩。這讓老毛對她很放心。

就在毛忙於調兵遣將、準備與劉少奇大幹一場時,楊麗清懷上了毛的孩子,按照她的想法,「我想替他生下來……你知道,一個女子,不能總是被人玩來玩去……」。但深知毛的為人的張玉鳳卻說,「這可要小心了……你也看得出來,這兩月,情況有些緊張,他忙於調兵遣將的,可能更不願添麻煩。」

楊麗清天真的認為,「我不管。要是真的懷上了,我就請假回部隊上去……反正要生下來,不能去做手術。有了他的骨肉,別的首長或許會尊重人一些……」。


楊開慧為毛帶著兒子在監獄裏,
毛卻未離婚就已經結婚!
楊麗清不知道楊開慧的悲慘故事,她和毛的三個兒子還在監獄裏時,毛的床上已經躺著18歲的賀子珍,楊開慧還沒被槍斃,毛賀已經結了婚。楊麗清也不知道賀子珍的悲慘故事,她被炸的奄奄一息時,毛在鄰村竟沒有去看望過一次,而且後來也一直沒有去看望過。在戰火紛飛的時候,賀子珍成了毛洩欲的工具,懷孕十次,最後才保住一個女兒李敏,毛還對別人說,她「是個能下蛋的母雞」。

張玉鳳清楚記的,楊麗清又在主席的房裏過了三晚。一星期後,確定自己懷了孕,楊麗清提出回杭州。她以為:自己生下毛種之後,就更有資格回到他身邊來。毛哪兒能不認、不愛自己的親骨肉?

毛澤東囑咐張玉鳳從《毛澤東選集》四卷的稿費中開出兩千塊錢給楊麗清做盤纏。楊麗清走後,張玉鳳再沒聽到她的消息,也從沒聽見毛問起過一次。張玉鳳感覺她就像天上的一顆美麗的彗星,在毛的生命中劃過去,就消失了。有好些日子張玉鳳都沒忘記她們之間切入肺腑的知心談話,不知那孩子是否能留下來,更不知懷了毛骨肉的楊麗清是否還尚存人間。△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