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日特稿:反思中共罪恶 走向民族新生(多图)
 
章天亮
 
2008-9-29
 



【人民报消息】中共杀人并非自1949年10月1日开始,早自中共建立之初,便接连通过各种政治运动和武装暴动屠杀无辜,譬如1928年中共在海陆丰领导的所谓农民运动,在短短两个月中,就残酷处死一万多人,“反动的乡村有些全乡焚烧”。井冈山的政治斗争、富田事变、AB团事件、延安整风、国共内战等,中共一路杀来,至夺取政权时,至少几百万至上千万人殒命。

中共卖国也并非在夺取政权之后。1931年“九.一八事变”,标志着日本侵华战略已付诸实施,中共则藉机发动武装叛乱,不到两个月后在江西建立一个割据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其“宪法大纲”第十四条为“中国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从中国脱离,自己成为独立的国家的权利”,煽动国家分裂。

然而1949年10月1日,却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中共披上了“国家政权”的外衣,并开始了利用国家权力以“专政”或“法律”的名义杀人,并强迫人民在这每年的这一天为这个杀人、卖国的政权祝寿。自这一天开始,中共屠杀的中国人达8000万之多,出卖领土逾三百万平方公里,数千年传承的中华文化惨遭浩劫,时至今日,中共罪行并无丝毫终止,反有变本加厉的迹象。故海内外忧国爱民人士,建议将十月一日定为“国殇日”。那些对中共罪恶尚无系统了解的读者,请看以下事实:

一、中共卖国罪行

无论是今年三月爆发的西藏事件,还是四川地震、奥运火炬传递及奥运会的召开,中共都极力宣传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并力图将此转化为对共产党的热爱。事实上,中共自建政以来出卖的国家领土达三百万平方公里之巨。其中包括:

1. 1950年,毛泽东承认外蒙独立,放弃了150万平方公里领土。郭沫若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予以赞赏。

2. 1999年,江泽民和俄罗斯签订边界条约。此事刊载于人民日报1999年12 月11日第一版,题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与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非正式会晤联合新闻公报》。在该条约中,江泽民彻底承认了中俄之间历史上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即鸦片战争后签订的《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和《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放弃的领土面积达100多万平方公里。

3. 江泽民和塔吉克、吉尔吉斯以及哈萨克,签订了中塔吉边界划定协定、中吉哈边界划定协定等,基本放弃了所有争端国土。例如他与塔吉克斯坦总统赖克莫诺夫签约,将靠近帕米尔地区的27,000平方公里的争议土地出卖给塔国,而中国仅得到1000平方公里。这是塔吉克的通讯社报导了有关条约内容,才在海外曝光。

4. 江泽民在1996年出访菲律宾,主动提出放弃南沙群岛的主权争议,共同进行经济开发。

5. 1996年11月底,江泽民访问印度,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控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为中印按照现在的控制线划分边界定下基调,这就等于承认了麦克马洪线,放弃了喜马拉雅山南麓肥沃的9万平方公里领土。

6. 1999年12月30日,江泽民批准《中国和越南陆地边界条约》,将数百位将士浴血苦战付出生命而守卫的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划归越南,麻栗坡的爱国忠魂将永远埋骨越南。

最近的两次卖国罪行则是2008年6月18日与日本签订的东海卖国协议,以及7月21日与俄罗斯签署的割让黑瞎子岛协议。“东海协议”以所谓“搁置主权,共同开发”让日方达到实际占领中国三十万平方公里海洋专属经济区的目的,更长远的危害则在于事实放弃了钓鱼台群岛的主权。据科学家在1982年估算,钓鱼台群岛及周围海域的石油储量大约为800亿桶。以国际原油价格100美元一桶计算,仅这里的石油储备就价值八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2007年GDP的两倍有余!

中共一边对西藏、台湾、新疆问题喊打喊杀,似乎高度重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时东、南、西、北四面的领土、领海大肆出卖。看似矛盾的行为背后有着统一的动机——即不惜代价维护统治。高喊爱国是为了骗取国内民众的认同,对外割地则是为了平息国际社会对中共一党独裁合法性的质疑。

二、中共的杀人罪行

中共自夺取政权以来,即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民,经过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文革、六四,到现在镇压法轮功,一共造成八千万人口非正常死亡,是日本侵华杀死人口的四倍,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这些历史和数据都来自中共自己的官方资料)。仅仅1959年到1962年的大饥荒,据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估算,“当时饿死的人数在4千3百万到4千6百万之间。”红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一书,在“大饥荒”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千万人左右。……中国人口减少4千万,这可能是本世纪内世界最大的饥荒。”大纪元时报社论《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详尽分析中共杀人的事实、动机、手段及未来走向。

为在奥运会期间避免让国际社会看到法轮功修炼者的抗议,中共至少逮捕了8000名法轮功学员,仅在今年头三个月,经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核实的就有六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

今年五月四川发生八级地震,中共左右舆论,欲将“丧事变成喜事”,但事后曝光,中共实际上多次接获地震预报,却为了所谓“稳定”和“奥运会”而未通知百姓,更未对建筑进行加固。地震来临,中共腐败吏治所带来的“豆腐渣工程”造成不必要死亡人数达数万人。震后,中共则拖延国际社会专业救援队伍进入灾区,无数鲜活的生命因此殒落。

“有毒食品”则是中共隐性杀人的又一种方法。目前官方公布由于食用有毒奶粉而患肾结石的婴儿已达五万多人,至少五名婴儿不治身亡。而据9月22日的《新纪元周刊》统计和计算,至少六百万儿童成为毒奶的受害者。中共卫生部早在奥运前的7月16日就接获报告,一方面拖延不予调查而放任婴儿继续喝毒奶,另一方面则紧急改用了北京三元牛奶来“特供”这次的奥运会和残奥会。此毒奶对肾脏和生殖系统的损坏,使不少患儿将来有失去生育能力的可能,固有专家学者痛斥中共借毒奶让中国人“断子绝孙”。

近年来,大陆曝光的有毒食品曾出不穷,举凡米、面、茶、鸡蛋、辣椒、肉类、海鲜类、蔬菜类、蘑菇木耳等菌类,乃至酒类、药品等无所不假、无所不毒。避孕药、抗生素、甲醇、苏丹红、敌敌畏、硫磺、石蜡等,有害乃至剧毒的化工产品直接作为食品添加剂,供国人食用。中共对这种情形的默许和纵容,等于对全国人民谋财害命。

三、出卖国家利益

改革开放实际上也是中共“权力市场化”的过程。由于中共对于舆论和司法的控制,以及禁止民众的结社、集会、游行示威,从而权贵集团可以肆无忌惮地洗劫百姓财富,甚至将巨额国家资产出卖给外国,然后再从中收取佣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所的左大培写了篇文章《中国银行已成为外资超级提款机》,他提到中国13家银行和保险公司贱卖给外国人。比如中国工商银行:2006 年,美国高盛集团、德国安联集团及美国运通公司出资37.8亿美元入股工商银行,收购工行10%的股份,收购价格1.16元。上市后,按照2007年1月 4日盘中价格6.77元计算,市值最高达到2755亿元,三家外资公司净赚2460亿元人民币,不到一年时间投资收益9.3倍,世界罕见。与中国工商银行类似的银行和保险公司一共十三家,仅2006年就被外国银行就从中国提走了一万亿元。

中共是一个极度腐败的政权,每年公款吃喝两千亿、公车消费两千亿、公费出国旅游三千亿,而另一方面,老百姓受教育,却要靠民间的“希望工程”来解决。

由中国国务院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2006年出台的报告显示,“有85%到90%的高干子女分别在金融、证券、外贸、国土开发和大型工程5大领域中担任重要职务。…他们依靠家庭背景权力,透过钱权交易垄断金融、能源、邮电、地产等领域,形成殊利益集团进行非法获利。”《世界经理人》引述报告披露: “至2006年3月底,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五千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其中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亿元。”2007年1月8日,《财经》杂志曝光山东鲁能集团,被曾庆红家族收购,超过 700亿元的国有资产流进了私人的腰包。江泽民更动辄将国库的钱无偿划拨给江绵恒,使江氏家族成为中国第一贪家族。

一次次权钱交易和“劫贫济富”的洗劫,造成中国贫富差距急剧拉大。2006年10月18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波士顿谘询公司的《2006全球财富报告》,其中指出中国 0.4%(约150万)的家庭占有了70%的财富。另一方面,中国按照联合国标准计算的贫困人口则在一亿五千万到两亿之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成为当今中国的真实写照。

四、出路与希望——传九评、促三退

列举以上事实,也是让我们省思,这么多惊天罪恶为何堂而皇之的发生而得不到制止?如果这样的罪恶还要原谅,那么正义是否还有必要存在于人间?

中国民间对此早已有了答案。今年6月28日,当贵州瓮安少女怀疑被奸杀后,小小县城上万民众起而抗暴,烧毁了政府大楼和公安局大楼,而令人深思的是,全国各地网民一面倒地支持瓮安民众。由此反映出,不止瓮安一地,而是遍及全国的对中共的怨恨。“杨佳杀警”一案发生后,民间称杨佳为“快刀杨大侠”、“英雄” 的帖子再度成为主流;今年年初辽宁的蚁力神事件、湖南吉首和浙江丽水的集资案等,民间动辄聚集数万乃至十万人。民怨沸腾,忍无可忍。

是否要解体中共已不是问题,如何解体中共才是问题。

大纪元在发表《九评共产党》的公告中说“反思这段历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同时我们每一个人也能由此省思自己的内心世界,是否很多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却因为我们的懦弱和妥协而得以成全。”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大潮风生水起,盖因《九评》号召一种内省的精神。中共的罪恶固然由于其邪恶本性所决定,而人心中恐惧、贪婪、妒嫉、对他人福祉漠不关心等人性的缺点也是中共能够利用并继续存在的根本。因此,“三退”实际上是中华民族通过道德觉醒的自救过程。

“毒奶粉”事件爆发后,中共制度本身已经成为问责对象,而更应该拷问的则是制假者的良心?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造假者自己不愿意喝下有毒奶粉,又为何把它给最柔弱无助的婴儿饮用?这其实是一个基本的道德问题。

中共因其邪恶,而对正义、道德充满恐惧,担心一旦民间正气弘扬,自身基于欺骗、镇压、屠杀等邪恶手段的统治基础就会被动摇,因此一直放纵并引导全民的道德堕落。更对一切倡导人心向善的信仰团体,特别是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团体进行灭绝性的镇压。中共不会料到,人心失范后,类似“毒奶粉”的事件才会大行其道,最终人人成为受害者。

“三退”是通过每个人自身良知复苏,告别中共,从而和平解体中共的过程。值此国殇日,希望更多民众加入到“三退”大潮中,并让中华民族经过信仰、道德和文化的重建走向新生。




“中共邪灵的根都拔出来了”,目前已经有四千三百多万中国民众
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图为退党二千万时,民众举办声援退党大集会的盛况。




华盛顿DC反迫害大集会,“解体中共,结束迫害”。




声援退出中共大集会,“全球告别中共”。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