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老驚呼:我們被騙了
 
姜平
 
2008-9-26
 
【人民報消息】「中共神七尚未發射,新華網報導已轉30圈」的消息傳出來,中南海整個亂套了,元老軍頭們被雷倒一大片。元老驚呼:「我們被騙了!」。

我上網一看,不由的讚嘆道:多麼生動的報導啊,新華社記者真不愧是妙筆生花。

毛主席說過:「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怎麼創造條件?新華網記者吳登峰、梅世雄、王玉山在9月25日為27日所做的聯合報導是最近時間內發生的最典型範例。

題目就很美,《太平洋上夜未眠,神七飛船第30圈控測記》,報導開篇寫道:新華網遠望一號27日電(記者吳登峰、梅世雄、王玉山 )。

怎麼遠望的呢?「27日午夜,太平洋上夜未眠。」這不能算新華網記者造謠,因為前提是往遠了望嘛,多望兩天,豈不正常。

接下來,「20000多噸的遠望一號航天測量船,如同一葉被扣在"碗底"的扁舟,隨著綿延的湧浪高低起伏。」多麼生動的描寫,真是栩栩如生。

雖然神七尚未發射,但報導已經提前兩天把他們送上了蔚藍色的天空,瞧,報導是這樣寫的,「這是遠望一號船在大海上度過的第27個夜晚。27天來,遠望一號船在遠離祖國的茫茫大洋上,戰風鬥浪、風雨兼程,與4艘姊妹船一起在天地間建立起了一條實時、暢通的數據通道,把3名航天員與祖國緊密聯繫在一起。」

如果您讀到下面這段報導,您會慚愧,慚愧自己絕對低估了新華網記者的豐富想像力和嚴謹的創作精神,「30分鐘後,在太空中飛行30圈的神舟七號飛船將第六次飛抵"遠望一號"上空。在10分多鐘的時間裏,航天員將完成軌道艙復壓確認、脫下航天服等動作。」

「這,是航天員從軌道艙進入返回艙的關鍵時段之一。」

「由於飛船繞地球飛行軌跡與地球轉動角度相互變化的原因,其他測控站難以在這一時段對飛船實施測控,任務將由遠望一號船獨立完成。能否在這段時間內實時準確地把對飛船的測量與通信數據傳回指控中心,以及把指控中心的遙控指令與數據發送給飛船,關係到航天員出艙活動的成敗。」新華社記者是不是又幫您長了不少航天方面的知識?

下面這段更精采,「“一級測量部署!”號令一下,船艙內,各機房數不清的信號燈交相輝映,一排排顯示屏上不斷跳動著各種數據,上百名科技人員緊盯著屏幕,不放過絲毫變化;船體兩側,一對四米長的減搖鰭減緩緩伸出,使遠望號如鯤鵬展翅般支撐在洋面上。」您不嘆為觀止不行。

還有,「USB雷達機房,全船測控的核心地帶。」

「“5分鐘準備!天線指向等待點。”」

「“明白!”」

是不是有點象電影劇本的臺詞?

「主操作手周興國身體緊貼著操作臺,輕推操縱桿,甲板上巍峨的雷達天線緩緩轉動到飛船出現的方向。遠望號巨大的船體隨著湧浪起伏、搖擺,但巨大的天線卻始終指向一個方向,緊盯著遠方的地平線,紋絲不動。」生動不?

「“1分鐘準備!”

“嘀嗒、嘀嗒……”秒鐘每次跳動,都使空氣更加凝重。

突然,屏幕上一道亮線一晃而過,緊接著一個亮點竄入屏幕。隨著周興國幾個乾脆漂亮的動作,一個亮點被穩穩地"釘"在屏幕中心。

“長江一號發現目標!”

“長江一號雙捕完成!”

調度員堅定的報告聲,打破了全船的沉寂。此時,比預定捕獲目標時間提前了12秒鐘。」

您想不信都不行,連提前多少秒都擺在這兒了。我猜想,如果北京奧運可以關著門賽,劉翔此次會不會跑出11秒的創世界記錄?

不知道下面的報導會不會被哪位劇作家申訴,版權遭到侵犯:

「“座艙艙總壓正常!”

“座艙氧分壓正常!”

飛船內的一幅幅畫面、一行行數據,隨著電波飛向遙遠的祖國。

“復壓閥關,軌道艙已復壓至40千帕,報告完畢!”航天員的聲音如在耳邊,清晰可聞。

“明白!”萬里之外,指揮員的聲音,鏗鏘有力,振奮人心。

10多分鐘後,飛船重新消失在地平線下。熱烈的掌聲、激動的歡呼聲劃破夜空,在寂靜的太平洋激蕩徘徊。」(報導全文完)

新華社社長下令:「馬上追查,到底是哪個反黨份子,把27日的報導提前在25日拋出去!查出來槍斃!」

我被這新聞雷倒,又趕緊爬起來,去老關係那裏聽聽反應。

首先,我去了一個航天方面的領導那裏,以前我曾經懷疑神五上天不是真的,而是江澤民為了讓兒子掌控軍權的政治需要,這位領導人堅決的說,「別的攙假,這還能假的了?」這次我還沒張口,他就連聲道歉說:「以前我不敢說,說了就掉腦袋,現在新華網出了重大政治事故,曝光了造假的事,就沒有我什麼責任了。」

這位領導說,中國目前的技術水平是絕對達不到載人上天的,以前秘密試驗了多少次,死了很多宇航員,還是失敗。後來江澤民又提出要載人上天,領導們都說有困難,時機不成熟,江說為了要鼓起愛國熱潮,無論如何也要搞一次。「我們問:失敗了怎麼辦?」「江說:演電影用假布景看起來跟真的一樣,你們為什麼就不能借鑑一下?」

「我們這才恍然大悟,用動畫片來代替飛船發射,在模擬中心拍攝宇航船在天上的情景,結果效果很好,受到江澤民的讚賞,結束後江表示要把兒子擺進「神五」功臣榜,我才明白,原來這齣戲是為江綿恒掌握軍隊高信息部隊打基礎的。」「後來呢?」「神六是發射了,但裏面沒坐人,那次非常失敗,幸虧沒坐人,否則能燒成灰。」

「神七呢?」「還沒玩兒就穿幫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高層都知道嗎?」「知道的人不多,所以此次新華網的疏忽,對那些不知情的元老軍頭們打擊太大了。」

「其實,美國從一開始就知道,但一直保持沉默。」△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