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發生過地震嗎?北京舉辦的是奧運?(多圖)
 
楊恒均
 
2008-8-16
 
【人民報消息】謝謝各位網友關心,我已經平安回到中國大陸。近日沒有及時更新博客,一是因為連日奔波,二是因為有太多題材可寫,卻不知道從何下筆。對於一個時評作者,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糟的時代。說我們生活在最好的時代,那是因為需要時評作者拔筆相助的政治和社會事件層出不窮,寫作題材一個接一個,讓你幾乎每天都有新的題材借題發揮、高談闊論一番;當然,這也無疑是最糟糕的時代──即便有這麼多題材,並不是所有的題材你都能夠去寫,或者可以隨心所欲地去品頭論足,有些題材你寫了也是白寫,你無法發表,甚至貼不上博客,更有甚者,有時你闖了禁區,還會惹得關心你的網友為你擔驚受怕。

回到大陸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狂買報紙雜誌,不是為了資訊和知識,而是為了掌握祖國的媒體的動向和尺度;不是為了學習,看看人家寫得多好,而是從人家的字裏行間找到哪些不可以寫,哪些可以寫。等到看了幾天報紙,也匆匆掃了一遍十幾本厚厚的雜誌後,心中不覺升起了一個疑問:四川發生過地震嗎?




“北京奧運火炬”趕走了四川地震的“陰雲”。

我想就算題材變化得再快,祖國的發展再日新月異,死了十萬人、傷了更多,以及讓幾十萬民眾無家可歸的四川大地震也不應該這麼快就從祖國的各大媒體上銷聲匿跡吧?當時看到那麼多人淚流滿面地為祖國加油、為災區鼓勁,我原本以為大家不會這麼快淡忘的,更何況餘震不斷,這兩天還在繼續。當然,不忘記地震的方式有很多,但最好的一種就是反思!

當時地震發生時,全國沸騰,民眾激動,我自然也不例外,但在激動之余,沒有忘記一個寫作者的最起碼的責任,那就是反思。可是,在當時的情景下,我的反思只能讓自己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當時的常識是:那時不是反思的時候。

那麼,什麼時候是反思的時候?5月12日離我們才多久?你看到還有多少人在反思?像這樣一個世紀大災難,在任何一個稍微先進一點的國家,激烈的反思都不會少於一年兩年,可是,在我們這裏?我真懷疑,5月12日真地發生過地震嗎?




孩子家長們悲憤難消。

反思的內容當然很多,對於我,我最想反思的是,地震中的小學是否比政府樓脆弱,為什麼?國家的相關法律是如何規定政府大樓和教學大樓的防震指數的?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是:地震過去幾個月了,各級政府是否都對本地區的學校教學樓的防震性進行了檢測?向公眾交代了沒有?中國到底還有多少搖搖欲墜的學校教室沒有達到國家規定的防震標準?中央政府是否關心這件事?地方政府執行了上面的命令沒有?

十年前我在所有走過的中國大陸地區都發現一個現象,地方政府的辦公樓比任何一所公立學校的教學樓都好上不止五倍(從華麗程度、平方米造價上對比),而十年後的今天一場地震更是揭示出,任何地方政府的辦公大樓,可能都比當地小學生的教室好上十倍!我們是不是還可以斷言:再過十年,這個差距不但會繼續存在,而且有可能增加?

平心而論這件事不是沒有人反思過,涉及到的問題是國家對教育的投入,政府收了納稅人的錢後如何使用──是使用在那些納稅人的孩子們身上,還是主要使用在自己身上(豪華的辦公樓,不停更新的小車,公費出國、吃喝玩樂等)。

雖然有良知的知識份子一直在進行這樣的反思,只是你反思你的,我搞我的;對於統治者,即便我無法控制你這些反思者的思想,你也同樣無法控制我手裡的權力。地震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反思的機會,只是在地震中,不知道是哪裏突然冒出來的聲音,硬是讓反思者像叛國者一樣成了過街老鼠。結果呢?地震過後,死的人死了,活的人繼續活著,至於反思,等下一次地震、等下一次天災人禍吧。

地震前我們不會去反思,地震中我們不能反思,地震後,我們很快忘記了反思。

我很想盡快到災區一趟,雖然我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但作為一個寫作者,如果能夠切實感受一下災民的生活,也許能夠讓我在反思一些事情時更加理性和激情。更重要的是,我想去一趟四川,想知道,哪裏真發生過地震?

不過,我得先去北京,那裏要奧運了。

說起北京奧運,又是一個讓人歡喜讓人憂的事兒,聽說我要在奧運期間到北京,好多朋友都苦口婆心地勸我不要去,理由是安全問題──一方面是指我自身的安全,另外一方面是指我去後人家的安全,呵呵。

我真是很鬱悶的,我去北京不是去看奧運比賽,我喜歡體育運動,但僅僅限於自己去身體力行,讓我坐在那裏看運動員“鍛練身體”、“你爭我奪”,我沒有任何興趣。而且我一直認為,體育是在政治和社會問題都不需要我們過多關心之後的一項很有意思和有意義的項目。我去北京只是去感受奧運中國,因為我已經在悉尼和希臘兩次感受了奧運會,自然沒有理由不回到祖國的懷抱切切實實地感受和享受一下子。




北京風聲鶴唳。

在啟程到北京前,我想說,這只不過是一場奧運啊!有必要弄得那麼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回國後看到媒體對奧運會的宣傳如此地小心翼翼、如此的鋪天蓋地,我時不時產生懷疑:北京將要舉辦的是一場奧運會、只不過是一場被幾十個國家舉辦過的奧運會嗎?!

楊恒均
2008-8-3

(轉載自作者博客)〔原題目:四川發生過地震 北京即將奧運嗎?〕

跟帖摘選:

◇楊老哥,怎麼會沒有地震的痕跡呢?你看不到鋪天蓋地歌功頌德;你看不到到處的宣傳報告會;你看不到一個本該上天堂的偉大母親,又給他們打進地獄;你看不到滿街的歡歌慶舞。。。。。唉,西湖歌舞何時休?---黃炯

◇死難學生家長的正當申訴不見報導,所謂抗震英雄卻到處做一幕幕令人噁心的表演,這是什麼鳥世道?

◇奧運會二十年前在彈丸之地的韓國就舉辦了,如果舉辦一屆奧運會也會感到驕傲和自豪的話,至少十三億人口的中國不比人口和面積不到中國的一個小省的韓國更值得驕傲和自豪.而且,韓國還跟日本一起舉辦一屆世界杯.

◇聽參加過救災的軍官講,他們到災區救援時,拉去滿滿一卡車標語橫幅,到處懸掛,還花了不少錢請電視臺記者報導。那些軍官還抱怨電視上給的宣傳時間太少了。

◇奧運有意地埋沒了四川地震所帶來的一切問責。

◇“人民”網不過是得到了官方的支持,而民眾需要獨立的媒體!
人民不要傳聲筒,需要自由之聲!

◇“人民”網只是個名稱而已,根本就不是人民的內涵!
所以人民根本不在乎“人民”網!

◇誰是罪魁禍首是明擺著,如果中國人永遠這麼糊塗,上帝也沒辦法。

◇想知道現在四川的現況

◇支持老楊!!支持民主!!

◇不管樓主是否得過什麼獎,也不管他以後會不會得到什麼獎.本人只深切地感知,樓主是那些熱愛生活、熱愛真理、追求自由、公正、平等、擁有博大愛心的人們的真摯的朋友.

◇老百姓講話了,太能的瑟了,自己得人民生活在高物價中,卻一美圓讓外國人吃個夠,找罵呢.

◇演講團前陣子忙著四處飽含激情,歌功頌德做演講表演呢。每次大災大難過後都這樣。然後表彰的表彰,升官的升官。呵呵,大災難成了升官的絕好機會。

◇地震前我們不會去反思,地震中我們不能反思,地震後,我們很快忘記了反思。
--說得好

◇我們有很多人每天都在湖南衛視的奧運向前衝的節目中尋找快樂,已然忘了自己的生存在一種什麼樣的高壓下。

◇胡四在達外國記者問時說:我的夢想是與全國老百姓的夢想一樣的,一樣一樣的啊!哈哈,如此,百姓之幸、老百姓一定會擁有財產性收入。密切關注下,股市一定不會大起大落。百姓一定會買得起房、上得起學、看得起病、養得起老。中國人民好幸福與他們的主席擁有同一個夢想……

◇但韓國在奧運會時卻大不一樣,抗議不斷,因此換來了他們今天的民主自由人權。

◇各位網友,各位信仰民主自由的朋友,現在北京開放了抗議示威的專區,有誰敢去試一試?向政府強烈要求開放黨禁和報禁。沒人敢吧!

◇堅決不能反思,否則,偉光正的合法性就沒有了。

◇現在情況很正常,抗震救災是一種政治,辦奧運同樣是政治(現在不好這樣說,但實際就是),是政治就是這樣.

◇胡錦濤也說了:以民為本,要時刻傾聽人民的聲音;但我不知道,這句話通過一個什麼樣的方式和渠道去落實?連網絡都可以用五毛去頂,幾乎所有的媒體都說假話,還能聽得到人民的聲音麼?

◇中國人尤其是當政者就是水井底下的那個賴蛤蟆,實在是沒有見過大天,好不容易見了一點天,好傢伙,可不得了啦,北京轟動,中國轟動,並且是提前一年。就像一個人吃錯了藥一樣,瘋瘋癲癲,胡言亂語不說,其行為更是偏執、發狂,就像爆發了又一場文化大革命一樣。中華民族真是災難深重、苦不堪言啊

◇中國的愚民們地震中不讓反思,地震後又不願反思。唉,只能說,中國人所受的一切苦難都有咎由自取的成分,全世界沒有那個地方可以找到如此大量的為刀俎著想的魚肉了。

◇真經半句話,假經萬卷書:
地震已經無影無蹤了,而奧運成了一切的中心。雖然幾十個國家舉辦過,但中國未來一百年大概再不會重辦吧。對領袖來說,這是顯示國力國威,尤其是個人政績的“百年奧運”和“世紀奧運”。

◇反思?我們的反思叫歌頌!
中國領館派送《抗震救災進行時》的DVD,由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出版,封面寫著:士兵突擊、大愛無疆、情滿人間。

◇楊先生,現在還不是羊入虎口的好時機。留得青山在,就是最大的勝利!所以,暫緩入京呀,小心給弄到不知名的地方挖沙子。

◇感動得流淚,你是一個如此有良知的作家,謝謝你!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