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來了,不是懊雨,而是…(圖)
 
青晴
 
2008-8-9
 

2008年8月8日,京懊開幕式上,旗手姚明攜四川地震災區兒童林浩走進
奧運開幕式現場,林浩手中的五星旗是倒置的。這就是開幕式的主題!

【人民報消息】2008年8月8日晚8點,正在一分一秒的靠近了。

當全球幾十億觀眾的目光聚焦在奧運會開幕式上唯一的獨舞《絲路》時,誰也沒想到,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A角、北京舞蹈學院舞壇新秀劉岩,而是她的替補演員。在離奧運會開幕只有十天的時候,因為配合上的一秒之差,劉岩從三米高的跳臺上墜下,當場昏厥,造成胸椎以下高位截癱。對於一位獨舞演員,這意味著什麼?

雖然,劉岩在家人的幫助下,第一次從平躺姿勢變為靠躺著,請家人幫助理好頭髮,在攝影記者的圖片中,她豎起勝利的手勢,硬撐著露出微笑,並且說「一個舞者為了奧林匹克而倒下,我不後悔,我會將另一種美麗傳揚下去……」 ,但是中共連她受傷的消息都吝嗇到封殺了。傳出的圖片更令人寒心,陪伴在身邊的只有她的父母親。

任何人,因為北京奧運而得到懊運,都不是中共關心的,恰恰相反,是中共最怕傳播出去的。

北京奧運會的主色是什麼?是血紅色,就是中共最喜歡的嗜血顏色。鋪天蓋地的就是這一種顏色。地毯是血色、旗子、衣服、廣告牌是血色,甚至鋼琴外殼都塗上血色……。

到新華網上去看看,到處都是血的顏色。這個政權能讓它存在下去嗎?能讓它開成手銬懊運會嗎?這正是中共最擔心的地方。

負責奧運的人說,「鳥巢」最怕的是下雨。

新華網報導說,「8日,北京的空氣濕度達到90%,幾近飽和,似乎一把就能擰出水來。“這樣的天氣狀況下,不要說一個強的雷電系統,就是稍微一個小冒泡都可能導致大的降水。”」

所以,中共傾其全力去保證8月8日晚8時以後沒有雨。報導說,「8日晚20時至24時,一條暴雨雲帶自西南向東北頑強地向北京城進發、向“鳥巢”進發,氣象部門自8日下午16時到23時39分共在北京21個作業點持續發射1104枚火箭彈將其成功攔截在北京城外。」

人工消雨並不等於能阻止住雨下來,而是把雨換到其它地方去下。報導說「國家主體育場“鳥巢”滴雨未下,暴雨中心區河北保定以北地區最大雨量達100多毫米、房山降雨量25毫米。」

整個開幕式“鳥巢”滴雨未下,中共的手銬奧運會似乎沒有懊惱了,似乎「人定勝天」了。


林浩拿的中共血旗是倒置的!
但是,一個比下雨更可怕的事件發生了,就發生在「中國代表團」出場時,走在旗手姚明身邊的是四川災區9歲的小孩子林浩,他手裏拿的中共政權的「國旗」居然是倒置的。不是他拿倒了,而是那面旗子黏貼在旗桿上黏倒了,誰拿也是倒著的。

孩子沒有責任,誰有責任呢?數十萬面小「國旗」統一裁、統一做、統一發,怎麼就偏偏有一面倒置的旗子塞進小林浩的手裏?在飛彈虎視耽耽、小腳偵緝隊漫山遍野,連廁所門口都有警衛把守的森嚴壁壘情況下,這種機率真是億萬分之一也攤不上啊,可就呈現在現場觀眾和電視觀眾的面前。

按照國際通用慣例,倒置五星旗是一個官方信號,表示:「可怕的哀傷正籠罩在一個嚴重威脅生命和資源的國家」,「五星旗倒懸系表示國家處在危迫境地、求人援救之嚴重符號。」

這不正是中國人民要表達的意願嗎?竟然在世界最多人觀看的北京手銬奧運會開幕式上出現了。和下雨比起來,哪個更戳中共的心窩子呢?

最不可思議的是,原本小林浩並沒有安排在旗手姚明身邊,而是臨時起意。這個意願是怎麼突然起來的?在姚明已經舉旗出發時,林浩還在後邊遠遠的站著看,手裡的旗子也是臨時遞給他的。

誰能解釋的了這個重大政治事故是怎樣發生的,這不是異象又是什麼?

原來,老天爺借用這個奧運開幕式點明瞭當今世界的真正主題,就是「天滅中共」。

人算不如天算。△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