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迷!京奧總導演不是張藝謀而是他(多圖)
 
姜青
 
2008-8-14
 
【人民報消息】此次北京奧運開幕式是按照江的主導思想,所以誰當名義上的總導演江都不放心,唯有張藝謀。

自從接過江給的三千萬美金,張藝謀就一夜成了暴發戶,幫助江拍了一個血腥有理的電影《英雄》,自此以後張藝謀的新聞發表會都擺到人民大會堂去開了,那可是唯有宋祖英的音樂劇發布會才有權去的地方。

所有人都發現此次開幕式非常陰森可怕,除了陪葬品秦俑被最後忍痛割愛,就是一幫幫鬼和一群群狀似綠蛤蟆的東西在那裏蠕動跳躍。光線、音樂、化妝和怪叫,一切的一切都與江的歷史來源有關。

千年的天機被泄露



在《江澤民其人》的開篇《楔子:唐代千年怨氣 郁結邪惡怪胎》裏有對江的真正生命來源的闡述,這可是千年的天機被泄露。全文如下:

且說大唐武德九年,高祖李淵賴次子李世民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滅盡七十二道煙塵,安享富貴,江山一統。高祖有四子,建成、世民、元吉、元霸。李元霸早夭,建成封英王、世民封秦王、元吉封齊王。建成、元吉與高祖寵妃張艷雪、尹瑟瑟私通,曾被秦王撞破,雖事後囫圇過去,心中畢竟深以為恨。按照過去帝王繼承規矩,高祖千秋萬歲之後,建成當繼位,但李世民功高蓋世,大唐江山幾乎為他一人打下,高祖常常讚譽有加,建成、元吉心中十分妒恨。

“元”、“吉”二字,合之頗類“唐”字,故元吉自命有天子之份,覬覦大位已久,建成懦弱不成事,忌憚者惟秦王而已。元吉欲先假建成之手除去秦王,再除建成以自代,終宵謀劃。

恰逢平陽公主病逝,文武宗親皆去送葬,建成、元吉假意擺下酒宴,邀秦王共飲,卻在酒中下了劇毒。秦王生性豁達,只道建成與元吉知錯謝罪,坦然不疑,舉杯欲飲。自古“王者不死”,秦王才飲一小口,一隻燕子飛過,遺糞於杯中,又污了秦王衣服。秦王遂起身更衣,忽然腹痛如絞,回府後,終宵泄瀉,嘔血數升,幾乎不免。自知酒中必有蹊蹺。唐帝聞之,恐秦王兄弟之間不能相容,欲使秦王移居洛陽,自陜西以東皆由秦王主政,建天子旌旗,如漢梁孝王故事。

建成、元吉大恐,知秦王膽略過人,胸襟如海,文有長孫無忌、徐懋功、李淳風、房玄齡、杜如晦,武有秦叔寶、程咬金、尉遲敬德、李靖等,日後舉義旗,天下歸心,無人可制,於是再設毒計,欲調秦王手下大將遠征突厥。秦王見事緊急,遂將建成、元吉穢亂宮廷之事告知高祖,高祖命建成、元吉第二天進宮對質。建成、元吉次日率亡命之徒四、五百人,來到玄武門前,只等秦王一到便下殺手。誰知秦王早有準備,身披鎧甲而來。建成、元吉見秦王,便彎弓射了三箭,皆被秦王躲過,秦瓊還了一箭射死建成。元吉欲逃,被尉遲敬德一箭射死。此事史稱“玄武門之變”。

李元吉死後,惡靈下地獄還業,閻羅王知其與父皇寵妃通姦,並姦殺李世民未婚之妻等亂倫之事,又以鴆酒毒害秦王,以弓箭射秦王等有違天倫之事,十惡不赦,因而將其打入無生之門,下無間地獄,經過千年消磨,已不具先天生命之形骸,無完整思想,只剩一股嫉恨之氣,此為後話。

世民即位,稱太宗皇帝,改元貞觀,開創貞觀盛世。太宗仁德如天,體恤百姓,繼帝位,上順天意,下合民心,實為蒼生之福。

貞觀二十二年,玄奘取經歸來,太宗親率文武百官在朱雀橋邊迎接,並做《大唐三藏聖教序》以記其盛事。貞觀二十三年,太宗駕崩,因護持佛法、弘揚道、儒有功,為人仁、義、智、勇足備,清心寡欲,約己愛民,且其人來歷非凡,絕非世人之管窺所能洞見,後歷次轉生皆自然秉蒼穹正氣,或為帝、王、將、相,或為文人學士、武學宗師,難以悉述。

話說千年之後,正是法輪聖王以彌勒之佛乘下世,傳大法,救度眾生。宇宙間舊的勢力,以協助之名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事,因此要造一個最無正念理性,蠢、惡、壞、奸、醜、顯示、妒忌、遇事膽小如鼠之人形大醜,行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惡,名曰符合相生相克之理,用以所謂考驗大法弟子。

此醜以任何世上之生命造都是對其生命不公,因其必犯下萬古大罪、惡貫宇宙蒼穹,用過後必然銷毀,只能在無間地獄中找最為合適之物,最好曾與下世救度之人有大怨大恨。找來找去,發現唐太宗時之惡人李元吉滅後,妒忌之邪氣還有一絲尚存,故引其竄入世間,導入陰氣濃重之墓穴中。

墓中早有一蟾蜍伏於其內,張嘴欲鳴之際,忽將這千年邪氣吸入腹中,頓時蟾蜍之元靈被沖離體投生而去,而那千年邪氣卻成了蟾蜍之邪靈。幾年後,蟾蜍壽終,已得蟾蜍之形的千年邪靈之氣轉生投人胎,成為江澤民。(轉自《《江澤民其人楔子》)

回顧江出訪的趣聞

江當政那時期,關於蛤蟆的緋聞很多,例如2002年4月,江到德國的前兩天,德國的各個火車站剎那間出現了三個大蛤蟆的廣告畫。上標題為“往上瞧”,兩個蛤蟆一邊站一個,側過頭向上看,一個白肚大蛤蟆頭戴皇冠出來了,下標題為“大的出來了”。此畫再形象不過了,江澤民要出動,他的左膀右臂為它鳴羅開道。

這一開道不要緊,江澤民出訪歐亞非五國就極不順利,剛到德國就被送了一個「花瓶」,又被大眾汽車公司贈了一部急救車,對於中國人來說這可是大不吉利。對於一個女演員來說,「花瓶」意味著沒演技,對於一個手握黨政軍大權的男性來說,等於是被暗諷沒本事。最糟糕的是,出訪期間,警護車後面整天緊跟著救護車。別說江總生病,連討好江的大眾汽車公司,從此以後,尤其是近兩年生意一落千丈。

江澤民是最講究名字的,在訪問的最後兩站,其名字對江都極為不利。

一個是突尼斯(突你死),突然你就死,所以江澤民下舷梯時就得讓王冶坪架著走了,累得糟糠連嘴上的肌肉都用上了勁兒,可江澤民還是腿疼的齜牙咧嘴,苦捱難忍。

另一個是伊朗的德黑蘭(得黑爛),得黑病就爛。CCTV報導,到得黑爛時,江澤民手緊緊抓著舷梯,另一邊王冶坪用勁攙住他的胳膊。

中國人說「缺什麼補什麼」,江澤民身體不好時,總會找幫手。

江澤民當時太虛弱了,所以一打開人民網,幾秒鐘之後就跳出一隻小蛤蟆,您想看也得看,不想看也得看,除非您關掉那個窗口。原來表面是「長城電腦」的廣告,實質是有人指點江要這麼做,給自己充氣。

當時江澤民在伊朗一切正常的話,那就不需要電腦合成個小蛤蟆在人民網上跳來跳去了。

此次奧運會館裏,江澤民最喜歡水立方的設計,說看著就舒服。表面看起來水立方就像放大鏡下的蛤蟆皮。小學時上生物課,曾經有一課是觀看放大鏡 下的蛤蟆皮,蛤蟆皮的細胞就是這種形狀的。這種設計能是偶然的嗎?

已經熟透的張藝謀

張藝謀秉承江的旨意搞出的陰間奧運開幕式讓所有人瞠目結舌,唯有江澤民說,「坐在鳥巢裏感覺真舒服」,「張藝謀這小子還真行,沒看走眼」。

日前,面對惡評,張藝謀振振有詞的說:「其實我是中國人的一份子,我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我都是跟著中國人,跟著大傢伙兒在變,不是我自己在變。好多以前喜歡我電影的人,老講我是一個鬥士,認為我今天不是一個鬥士了我就墮落了,我就招安了,我就腐化了。其實我只不過是跟著大傢伙變的,我哪有那麼多特殊性啊,今天你看誰在那裏當鬥士啊,當鬥士都特孤獨,而且沒人理,大家都認為不值當,大家現在都是很實際的!我現在關心很多其他的事情,我不太想光鬥爭了。以前那都太不成熟了。」

老謀子也是從不熟到半熟到老熟。什麼時候是半熟時期呢?

新華網南寧2003年11月10日報導,由張藝謀擔任總導演的大型桂林山水實景演出《印-劉三姐》,自10月1日晚開演以來,儘管門票價格不菲,但能夠容納2200人的觀眾席,幾乎場場爆滿。如此賣座, 其中“漓江女兒”全身裸露的“天體浴”表演是最重要賣點。

記者看到一份《印-劉三姐》宣傳畫頁,其中有一幅照片,裏面有20個正在漓江上沐浴的美女,有的身披透明的薄紗,有的一絲不掛。記者說,看到了場場爆滿的根本原因就在這裏──5分鐘的裸女表演!這只不過是張藝謀半熟時期,畢竟一絲不掛到滿身綠皮、黑皮還是有一定距離的。

其實,張藝謀心裏明鏡似的,不是他「跟著」大傢伙兒變,而是他「跟著」江澤民變,「帶著」大傢伙兒變。

2004年8月的雅典奧運閉幕式

歷屆奧運開閉幕式不必回顧,最靠近的是2004年8月的雅典奧運閉幕式。


光著大腿還不是張藝謀最佳傑作,舞臺劇《劉三姐》光著屁股出場
才是他腐蝕國人、展現內心齷齪的時刻!

本來希臘決定閉幕式取消所有演出,但中共強迫希臘允許張藝謀在雅典閉幕時展現他的8分鐘節目,希臘抗不過中共的壓力,只好讓出8分鐘。其中一個節目是14位少女搔首弄姿,光著大腿,穿的裙子就差走光了,說是琵琶二胡演奏,其實是為了展示江澤民最愛聽的《茉莉花》。另外還有一些人踩著高蹺走來走去的,打著象喪幡兒一樣的東西,黑糊糊一片,加上巨大的陰影,感覺不象人倒象鬼,整個氣氛壓抑、陰森森的,但是不管怎麼說,打著幡兒也還是在人間做的喪事。

張藝謀之所以成為北京奧運總導演,是因為他的心理黴暗到知道江澤民嗜好什麼,而別人不知道。江澤民說:「張藝謀是我這輩子碰到的最優秀的導演,悟性很高。」這是江把總導演重任托付給他的原因。

到了2008年,張藝謀的設計在江看來是真正「成熟」了,江說:「張藝謀要動用多少錢都得批」。江是蛤蟆托生,張藝謀就弄出一堆一堆的蛤蟆綠來。江是千年的墳墓裏出來的玩意兒,張藝謀就設計陰間的東西,逗老江開心。

尤其是,正在假彈琴的郎朗和那個5歲的孩子被數目眾多的層層綠蛤蟆圍繞著,還有三千個演員戴著象徵「三呆婊」的三根翎的帽子,身著白衣黑罩,彷彿一股股黑煙一樣冒出,鬼氣逼人,他們手裏拎著竹簡在那裏耍來耍去,那變異的呼叫讓人毛骨悚然。

一副巨大的由巨大的電子屏打出來的,長70米的「國畫」卷軸在地上鋪開。穿著黑衣的男女演員幽靈般的扭動著上去,他們一邊舞蹈、一手套著大大的黑刷子隨同舞蹈在電子屏上的布「繪畫」。伴隨詭異的音樂出現的是奇怪的畫面和陰森的氣氛。

那一千人擊缶(其實那不是缶)的節目也非常恐怖,當鳥巢突然陷入一片黑暗的時候,擊缶隊手中的棒子,驟然發出了紅光,在黑暗中顯得格外刺眼,一片血色汪洋、血光飛濺,不由得讓人想到紅魔亂舞。擊缶的人穿著灰色長袍,但從人的額頭到衣服,有一條從上到下的血紅印子,似乎在暗示要把人劈成兩半。而那些演員都像神智不清的人,表情怪異。

當觀眾都感覺不舒服時,江象被注入了黑色能量,精神比剛進場時好多了。

江對張藝謀搞的這臺節目非常滿意,只是提到,「怎麼秦俑那個節目沒有上?」聽說反對聲音太大,臨時取消的,江怔了怔,說,「這是衝著我來的!」

張藝謀剛剛當選北京奧運開閉幕式導演時,曾經這樣形容自己面臨的壓力:「比拍電影難100倍,搞不好估計會挨揍。」聽到江的評價,張藝謀說:「現在一塊石頭才落到地。」△

(人民報首發)


數目眾多的綠蛤蟆圍繞著正在假彈琴的郎朗和那個5歲的孩子!


三千演員身著白衣黑罩,鬼氣逼人!


還有,三千演員戴著象徵三呆婊的三翎帽子,身著白衣黑罩,彷彿
一股股黑煙一樣冒出,手裏拎著竹簡在那裏耍來耍去。它們變異的
呼叫讓人毛骨悚然。


從人的額頭到衣服,有一條從上到下的血紅印子,好像人被劈開兩半似的。


原來預定出場的秦俑,在各方的一致反對之下終於沒能露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