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京奧“平安”,中共殘喘幾時?
 
通明
 
2008-8-15
 
【人民報消息】中共邪黨將京奧當成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故“平安奧運”也就成了它夢寐以求的最大目標。現在,開幕式已經過去將近一週,中共尚未面臨滅頂之災,邪黨及其鋪天蓋地的喉舌依舊在為此竊喜、歌功並滿懷僥幸。因此我們有必要一問:假如京奧“平安”,中共殘喘幾時?

當然,距京奧結束還有十天,中共“邪惡奧運”到底能不能“平安”,尚不可輕易定論。其實,僅就迄今為止的態勢來看,京奧也無“平安”可言。開幕式之前,中國大陸的爆炸、襲警、礦難、洪災及怪異天氣接二連三,死傷、損失慘重。開幕式當日,格俄發生較大規模的軍事衝突,其它不少地方也相繼發生政變、血戰等等,國際大環境並不如“奧運休戰”所期待的那般太平。同日,若非一千多發導彈強行改變自然風雨,開幕式必定遭遇大雨;大雨未至,天氣卻悶熱之至,以致500餘人當場需要急救。開幕式後,北京有外國遊客被刺死,新疆又聽到爆炸、槍戰與死傷,山東等地據說還發現不少爆炸物,洪水依舊在中國各地肆虐。

但更致命的是,開幕式本身的表演不僅因其人海戰術、血色渲染、喪葬氛圍、聲色刺激、集權思維、偽劣傳統等特徵招致罵聲一片,更因其處處造假而致國際傳媒爭相討伐。28處“腳印”焰火只是三維動畫,此一個小女孩的“演唱”聲音來自另一個“形象不好”的女孩,朗朗彈奏的鋼琴連蓋子都沒有打開,主題歌涉嫌抄襲,如此等等,於奧運而言無異特大醜聞。此外如賽場觀眾席位大片空寞,北京全城如監獄,示威公園無人示威,中國股市持續暴跌,外國記者處處受限,美國之音及亞洲自由電臺不暢等等,更使中共邪黨的無恥嘴臉暴露無遺。

不過邪黨並不在意這些,只要它到閉幕式結束時還沒垮掉,它就會全力以赴、聲嘶力竭的宣傳自己奧運舉辦前後的“偉光正”形象,直到誰也不願再聽、誰也不可能再信為止。比如現在它就在說開幕式“無與倫比”,並將國內一切反對的聲音扼殺殆盡;即使已被眾多國際團體、政要證實並指責京奧實乃“手銬奧運”、“血腥奧運”、“邪惡奧運”,它也置若罔聞。它在意的只是奧運能否大致捱過,它在奧運期間及奧運之後能否茍延殘喘。如果它欺騙不了國際社會,它想它至少可以欺騙中國人;如果它連中國人都欺騙不了,它想它至少可以欺騙自己。因此,它當前的真實狀態即是:它一味給別人製造恐怖,它卻自陷嚴重的恐怖之中;它一味給世界製造謊言,它就只能將自己死死包裹在假象之下;當中國人都已識破它的無恥嘴臉與邪惡本性了,它就乾脆更加無恥與更加邪惡。

它已經在為開幕式的“偉大成功”而欣喜若狂了,它卻完全忽略了上天、諸神如此安排的本意。其本意在於:為使鳥巢裏眾多的無辜者得到挽救,務必暫時推遲巨大災禍的來臨;因為北京尚有眾多講真相、傳《九評》的義人,北京人也就托得他們的洪福;為使人們進一步清醒,上天要借京奧進一步暴露中共惡行與邪性;中共必須要在受盡羞辱與熬煎中滅亡,諸神也就按部就班將它推到一個個極端。

即是說,非是中共能夠瞞天過海,而是其罪行亟待一環環昭示天下;非是中共可以遠離解體命運,而是其解體的過程務必是拯救更多生命的過程;非是中共末日可能遲遲難以到來,而是京奧的“順利”同樣在推進它走向末日的終點;非是此前的種種預言與異象突然失去效應,而是神佛已經根據未來的需要另有安排。總之有一點極其肯定:“天滅中共”絕非戲言,解體邪黨仍在眼前;京奧原是巨大轉折,地獄之門已經大開。

至於一般分析所言,股市還將不斷下跌,樓市即將步入冰期,通貨膨脹勢將惡化,官民矛盾猶如水火,等等,都是天象之下的人兆與細節。而其根本在於:因為中共選擇了迫害法輪功,它便被上天判定了死罪;因為法輪功大善大忍、慈悲救人的洪大胸懷,中共才會有棄惡從善、延緩滅亡的機會。京奧仍是神賜中共的一個機會,然而現在看來,邪黨已經錯過最後一次機會了,邪黨在窮途末路、窮兇極惡的垂死掙扎中,無數民眾卻因對待法輪大法的善意態度及其與中共邪黨的徹底決裂而得到救度。

所以,假如京奧“平安”,中共仍無可能殘喘多時。未來的一切俱視救人而定,中共存在於否,早已只是配角,只是無關緊要的一個怪胎。目前的要義僅僅在於:被怪胎誘惑、綁架、同化了的生命尚且眾多,我們如何才能讓他們從絕境解脫出來。時值宇宙大動的緊要時刻,上天豈能久久容忍中共邪黨?

2008-8-14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