谄媚遭冷遇 欧卫面临抉择
 
李天笑
 
2008-7-17
 
【人民报消息】欧卫公司关闭《新唐人》大陆播出已整整一个月了。《新唐人》是全球唯一通过视频向中国大陆播放真相的中文电视台。现在事情的内幕已十分明了,这是一出“中共要打、欧卫巴结”的丑剧。7月10日,巴黎记者无国界组织公布的电话录音显示,欧卫公司总裁Giuliano Berretta为取悦中共刻意在奥运前停播《新唐人》。7月16日,追查国际与中共驻意大利大使孙玉玺的电话录音证实了中共的施压作用。主仆角色全都对上了,美国人叫“Bingo”。

原来只知道中共驻纽约领事彭克玉对法拉盛事件直供不讳夺下了最牛大使桂冠。没料想孙大使穷起直追,后来居上,和盘托出的淋漓畅快和表功请赏的急切心理与彭总领在伯仲之间。孙大使急不可耐地坦承,曾向欧卫的总裁副总裁施压,要他们“打掉”《新唐人》。彭总领第二的出现反映出中共官场邀功争宠的普遍弱点。

更没料想到的是,作为欧州卫星营运老大的欧卫的膝盖竟这么软。中共的驴脸越长,欧卫的谄笑越媚。但欧卫这次是谄媚遭冷遇,栽在中共手里。欧卫卡播《新唐人》后,中共没给欧卫任何好处,其总裁至今连广电总局人的面也没见到。“没有任何反馈,不接见,不接待,一次没有。”这就是中共对谄媚者的赏赐。欧卫玩雕虫小技哪里是中共老流氓的对手。

其实,中共早把中国市场的大饼给了世界卫星营运老大、美国的IntelSat。丑剧穿帮后,中共为撇清关系,装聋卖傻的戏得继续演下去,欧卫的哑巴亏也只能继续吃下去。

欧卫这次的遭遇同法国总统萨科奇决定出席京奥开幕式后的遭遇很相似:两头不着好,里外不是人。中共因为萨科奇开出达赖喇嘛会谈的价码驴脸拉得更长,而欧州议会和法国民意对其则一片嘘声。中共因为欧卫曾接纳《新唐人》而对之怀恨在心、故意冷落,而中国观众和世界舆论则对欧卫卡播《新唐人》谴责四起。向中共磕头,或丧失原则自作聪明地与中共“周旋”,结果既讨不了中共的好,也得罪了中国观众。

当然,欧卫本来也不是省油的灯。据《华尔街日报》分析,欧卫2004年4月之所以与《新唐人》签约一年,并不是出于高尚的动机,而是垂涎中国市场,用《新唐人》当敲门砖。从一开始,欧卫就把《新唐人》作为可牺牲掉的抵押物,欲以《新唐人》作诱饵,从中共那里钓大鱼。果然,欧卫不久就于2004年12月,通过自己的子公司 Skylogic与中国卫星通讯公司签了一项大手笔的合作协议。随后欧卫提出不与《新唐人》续约。这引发了一场世界范围的有关新闻自由的争端。最后欧卫屈服国际压力与《新唐人》续约6年。

牺牲《新唐人》无疑是一种短视的行为。从一个公司的商业道德来说,欧卫违反了客户至上的基本原则。欧卫一开始随便中断对《新唐人》服务,而没有告诉《新唐人》。欧卫随后恢复了其它公司的信号,唯独不恢复《新唐人》。欧卫在有1/3的后备电源调节能力情况下,却没有给新唐人。欧卫实际上是想把《新唐人》挤出这颗卫星。这就说明它受到更大的利益的诱惑。这个诱惑力实际上就是欧卫期待从中共那里得到更大的合同。

但是,从短期来看,欧卫没有从中共那里得到任何好处。从中长期来看,欧卫实际上把未来中国的观众推到一边去了。中国现在正经历着转型前的剧变。共产党正面临着党内退党、党外抗暴的社会总危机。中共内部,如李瑞环,提出要把共产党改为“社会党”或“人民党”。这说明共产党下台或崩溃已指日可待。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外来公司就面临着一个与民众选出来的新中国政权打交道的问题。欧卫得罪了中国民众,对将来长远的商业利益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更有趣的是,可能欧卫并没有意识到,正是在2005年与《新唐人》续约之后,它才转亏为盈。在2005年至2006年财政年度,欧卫盈利4千万欧元。之前,欧卫亏损4千万5 百万欧元。与《新唐人》续约几年以来,欧卫的收入、利润持续上升。2007年6月至 12月,欧卫利润增加了18.5%。

从欧卫的盈利情况来看,当它顶着中共接纳《新唐人》时,它的商业利润反而增长。而像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雅虎、谷歌等在商业利益和中共压力间游离,向中共屈膝妥协,结果是其在中国的前景日益黯淡。

正、反两方面的事实说明,欧卫可以昂着头赚钱,而且《新唐人》很可能正是欧卫的财星和希望。欧卫应该对决定其命运的《新唐人》问题三思而后行。欧卫的例子也给所有西方大公司一个明确的警示。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