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塔斯获杰出律师奖:我哪比的上高智晟(多图)
 
2008-1-25
 

大卫-麦塔斯与大卫-乔高合作发表了“血腥的活摘器官” 独立调查报告。

【人民报消息】加拿大最优秀的人权律师之一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1月25日获得了加拿大马尼托巴省律师协会颁发的2008年杰出服务奖(Distinguished Service Award)。他在律师界屡获殊荣,去年曾获得加拿大律师协会颁发的年度人权奖。麦塔斯是因为与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合作的关于中国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而渐渐走入中国人视野的。

大纪元记者何小涛1月25日采访报导,“这个奖一年只选一个人,对我本人很有意义,因为我叔叔也获过这个奖,只不过是在他去世之后,”麦塔斯说。马省律师协会的执行总监Stacy Nagle在采访中表示,此奖基于麦塔斯律师在人权方面的贡献。


加拿大最优秀的人权律师之一大卫·麦塔斯。

“我哪里比的上高智晟”

2007年,在美国律师界的“勇敢提倡者奖”(Courageous Advocacy Award)的颁奖仪式上,麦塔斯代表被称为“中国的良心”的高智晟律师发言。麦塔斯认为这是莫大的荣幸。(高律师因受到阻挠未能出国领奖。)

同样是为弱势群体的权力而奋斗,麦塔斯认为虽然都不容易,但是比高律师的处境强的多,高律师面对的是直接的人身攻击,甚至是失踪,为了别人的利益他可以舍己为人。

麦塔斯对高智晟由衷的钦佩。他认为,除了不顾个人的安危,高律师在中国那样的社会制度下仍然坚持“奋斗在最前线”,他的努力、成就和承担的风险令人赞叹。两人的共同之处就是对法律的信念坚定不移。

那么,在西方自由的社会里,麦塔斯律师又会碰到什么样的麻烦呢?2006年7月他和大卫·乔高合作的“血腥的活摘器官”(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独立调查报告发表后,麦塔斯受到了中共的骚扰。“倒不是人身的伤害,只不过是无论我去哪里演讲,中共都会设法取消活动、给主办方施压、派人去打攻击性质的横幅或者乱提问题搅场之类的。比起高律师面对的危险,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麦塔斯也不在乎名誉被诋毁,反之很愿意洗耳恭听有人能指出报告的疏漏之处。中共的污蔑之词无所不用其极,结果适得其反,他相信这些诋毁只是唯中共马首是瞻而不在乎事实真相的人才会理会。“实际上,这样的诋毁等于是恭维。”他这样说。

这份调查报告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在中国的广泛传播直接推动了三退(退党、团、队)大潮,三退像辐射波一样以每日三、四万的人数增长,日前已达三千一百万。


麦塔斯在研讨会上发言。


身体力行,众志成城

仅去年,麦塔斯就旅行了四十多个国家,与不同的人交谈、参加研讨会和人权圣火的传递等。他认为,制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没有哪种方法最好,只有所有的人都通过各种方式去努力,众志成城,这就是最有效的办法。

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和牛津大学两所世界顶尖学府,拥有自己的律师楼,这样的资历足以成为无数莘莘学子的偶像。对此,麦塔斯淡然的说:“良好的教育可以让人获得技能,但总有毕业的那一天,一生的目标还是要自己决定和追求。”

未成家的麦塔斯律师全部的生活都是围着人权转。他认为,人人都应该关心人权被侵犯的事,因为它是一种传染病,忽视只会使病毒传播的更快更容易。中共是最大的病毒携带者,通过经济和政治的方式出口病毒,苏丹、缅甸、北朝鲜就被感染上了。他把人权侵犯者比作一只饥饿的野兽,被它吃掉的人不是因为做了什么罪有应得的事,是它要维持能量供应,法轮功、西藏人等都被想像成敌人,它一直吃下去,不会自动终止的。


麦塔斯作为嘉宾之一观看了渥太华1月13日晚由神韵艺术团主演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2008年的许愿

听到记者问这个问题,不苟言笑的麦塔斯先生说:“我有两个最大的愿望:希望全世界所有人权犯罪都终止;希望所有人权犯罪的受害者都能起死回生。”


***************************************************************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11场,定票从速!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