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權律師遭香港暴力遣返(圖)
 
2007-6-28
 

臺灣人權律師朱婉琪,27日第二度被拒入境,並
遭香港警察以鎮暴毯捆綁上飛機,強制遣送回臺灣。
(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24日被香港遣返的臺灣人權律師朱婉琪,27日第二度被拒入境,並遭香港警察以鎮暴毯捆綁上飛機,強制遣送回臺灣。

大紀元記者戴慧瑜6月28日臺灣報導,3天前被拒入境的朱婉琪,27日再次搭乘中午12點40分長榮869班機從臺北抵港,但在機場辦理入境手續時,被警察帶到入境處機場辦公室詢問到港目地。朱婉琪表示,除了參加香港法輪大法學會舉辦七一相關活動外,還要與律師討論控告港府拒絕臺灣法輪功學員入境官司。

她說,入境處人員這次沒有說明拒絕她入境的理由,只叫她交出手機,但朱婉琪告訴他們,她於24日入境香港被扣留時,機場入境處主任向她出示一份文件,當中寫明她可以使用電話聯絡使館、律師及親戚。之後,入境處人員不再堅持沒收她的手機。

當時詢問的人員問她:“你跟香港的律師不能用電話聯絡嗎?”朱婉琪說:“非常明顯我們的電子郵件與電話都是被竊聽。”朱婉琪向記者表示,當時在場總共有十幾位警察,有人向她說:“我們是很尊敬您的,可是我們很無奈,我們在執行命令。”

朱婉琪向在場的十幾位警察說:“你們應該遣返的是壞人,我是全球反對香港23條立法聯盟的臺灣代表。人權不分國界,我不只替中國人的人權說話也替香港的人權說話,你們要將與你們站在一邊的人權律師遣返回去?午夜夢回你們不會良心不安嗎?”據朱婉琪的描述,當場有位女警眼眶泛紅,其他人則沉默以對,等待進一步的指示。

詢問朱婉琪的林佩玲主任向朱表示,這是陳孟麟下的命令。此時朱婉琪拿出臺灣報導香港入境事務處機場管制科指揮官陳孟麟,緊急召開防堵法輪功旅客入境香港會議的新聞報導給詢問的人員看,並希望能帶她去見陳孟麟。

朱婉琪說,林佩玲隨即帶她去見陳孟麟,不過陳理虧心虛不敢出來和朱婉琪見面。突然間,警察們抓住朱的眼鏡,接著十幾個密密麻麻人圍過來(想掩蓋整個捆綁情況),用鎮暴毯將她捆綁堆到機門口。

朱婉琪說,在機門口時長榮航空的最高主管向她說,“入境處告訴我們有安全考量。”當時朱婉琪明確的表示,“我不同意登機,作為一個人權律師如果輕易妥協這種不公不義的違反人權的行為,我自己的人權都保護不了,如何保護其他人的人權?”那位主管向朱表示欽佩之意與理解。

接著香港入境處又開了緊急會議,並告訴長榮,如果最後一班飛機不將朱婉琪帶回去,將對長榮開罰。長榮的這位主管希望朱婉琪能登機,不過朱婉琪表示,不會登機。港入境處最後一次警告朱婉琪無效後,又將朱婉琪捆綁上飛機,起飛前長榮主管向朱婉琪道歉。

27日晚11點朱婉琪下了飛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對於香港的暴力行徑表示遺憾,這件事明顯違反基本人權,把人權律師以強行遣返方式,實在有傷港臺兩邊的情誼。而且香港等於是在七一之前做了最壞的人權示範,正式承認一國兩制不但沒有成就而且完全歸零。可以說是一國一制,這一國一制不是自由法治而是極權暴政。甚至香港政府的高階主管成了極權暴政的劊子手,所以要嚴正抗議。

而作為臺灣的人權律師在香港的人權受到嚴重的侵害,還有幾十名的法輪功學員或是與港府法輪功“黑名單”名字拼音類似的商人、一般民眾也被拒絕入境,這麼多的臺灣人民遭到無理待遇,但是她卻感受不到中華旅行社(臺灣在香港服務處)積極幫忙的行動。只接到一通電話:“我們有向香港政府抗議啦!”

朱婉琪表示,臺灣在香港的代表處表現出來的的弱勢與不強硬,也就是香港政府這次可以吃了秤砣為所欲為的對待臺灣這麼多善良人民的理由之一。


******************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