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两张难得凑在一起的图片(多图)
 
鲍光
 
2007-5-14
 
【人民报消息】俗话说,跳的越高,摔的越狠。

新华网上有两张难得凑在一起的图片,一张是今年年初,塔利班仨邪头儿之一的达杜拉扬言要今年里向外国军队和阿富汗政府军发起更猛烈攻势的录像片。另一张是黄菊今年3月7日在北京两会期间与上海代表团讲话的12分钟留影儿。

二人死前最后的一踹腿,嘿,绝了,只相隔三天,都有记录。


今年初,达杜拉在录像里扬言要在今年里向外国军队和阿富汗政府军发起更猛烈的攻势。


3月7日,黄菊使足了药,在上海代表团挺了12分钟。

新华网14日报导说,「塔利班“三大将”损其二」。再看看上海帮,江泽民何止“三大将”损其三。

阿富汗情报部门发言人萨伊德-安萨里13日表示,达杜拉是5月12日在阿富汗南部的赫尔曼德省被击毙的。达杜拉是今年以来被击毙的最高级别塔利班领导人,他的死讯标志着阿富汗政府和美军及北约部队取得了一场重要的胜利。


恐怖中共的好朋友达杜拉死了!
达杜拉曾预言阿富汗将出现大规模的“春季攻势”,并宣称有2000人将充当“人弹”随时发动袭击。结果是达杜拉自己身上被钻了三个眼儿,其中脑袋上分配一个弹孔,肚子上分配两个。

黄菊比达杜拉早三天咽气,不是嘎崩一下了结的,是经历了近两年的异常痛苦的煎熬。现在看来,这种惩罚对于黄菊不重,这么教训他,临死他还不改邪归正,还号召手下继续坚持恶行。

被打死的达杜拉是塔利班邪头儿奥马尔最信任的助手,小火儿慢煎的黄菊是死心塌地跟江泽民走到底的。

作为塔利班的决策层成员,达杜拉多次坚称,经常与被外界认为早已经死了的本-拉登「保持联系」。现在终于联络成功。而看看整天造谣言的江氏嫡亲《凤凰卫视》吓的骂自己播报黄菊死了是「造谣」并表示道歉,就明白黄菊5月9日是否被阎王殿的小鬼捉了去。


达杜拉12日被击毙!
坎大哈省省长阿萨杜拉-哈立德表示,只有一条腿的达杜拉,是在北约和阿富汗部队联合发起的军事行动中被打死的。1994年塔利班成立之初,达杜拉加入后不久因踩到地雷失去左腿。毛拉-达杜拉是5月12日在阿南部赫尔曼德省被击毙的。

哈立德说:“达杜拉是塔利班的骨干分子。他是一名非常凶残的指挥官,他杀死了很多阿富汗人。”

据外电报道,塔利班发言人尤素夫-艾哈迈迪14日被迫确认了塔利班高级领导人毛拉-达杜拉的死讯。

而就在此前的一天,5月13日,塔利班曾发表声明信誓旦旦的否认毛拉-达杜拉12号在阿南部的赫尔曼德省被北约联军击毙。不仅如此,塔利班组织甚至还表示,将公布新的录音带以此「证实」毛拉-达杜拉还活着。

一天之差,为什么变化如此大呢?

因为这个大谎说不下去了。毛拉达杜拉是5月12日在阿南部赫尔曼德省被击毙的,他的尸体已从赫尔曼德省运到坎大哈省省会坎大哈市。5月13日,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省会坎大哈市的新闻发布会上,哈立德宣布了达杜拉的死讯,并向记者展示了尸体。让各国记者们踏踏实实的随便拍摄这塔利班组织恐怖领导人的尸体。

这不禁让人想起,有目击者看到黄菊死后的恐怖死相。

一位美联社记者表示,这具尸体被放在一张床上,死者身穿传统的阿富汗长袍,他没有左腿,身上有三个弹孔,其中脑袋上一个,肚子上两个。这名美联社记者表示,从达杜拉以前出现在电视上的画面和塔利班的宣传录像看来,这具尸体应该就是达杜拉。新华社的记者也在场拍摄。


记者们拍摄达杜拉的尸体。
此次,中共知道无法帮助塔利班恐怖组织继续欺骗世界了,因为阿富汗现政府为了戳穿塔利班及其帮凶的一贯谣言,连达杜拉的尸体都上了阵。

在这种情况下,5月14日,塔利班发言人尤素夫-艾哈迈迪才不得不在电话中向美联社的记者表示,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奥马尔和其他领导人已经向毛拉-达杜拉的家人表示了安慰。这也是塔利班组织在此事之后首度正式承认毛拉-达杜拉被北约联军击毙。

尸体在对手的手里,不承认也得承认。而黄菊的问题就难办一些,不是胡温难办,是江曾给自己出了难题。人死了,不能总插着管儿,不放入冰柜,5月的天气,蚂蚁就来了,还会生蛆。黄菊死后必须放入冰柜,或者把整间病房恒温成冰柜的温度,虽然胡温不会请各国记者去照相,但301医院本身就人多口杂,这些张嘴想都堵死是办不到的。而且人是有思维能力的,人死了不许说死,这本身就是一种抽风的表现。

塔利班发言人承认40岁的达杜拉死的同时,还公布了据称是塔利班恐怖头子奥马尔做出的一份声明。声明中,奥马尔表示,毛拉-达杜拉的死不会给塔利班组织的恐怖行动带来太大的问题。奥马尔还号召,塔利班武装分子应该继续将恐怖活动进行到底。

最有意思的是,塔利班发言人还表示,奥马尔和其他的高级领导人决定,暂时不会任命新的人来代替达杜拉。奥马尔说:“达杜拉是塔利班组织的最高军事领导人,现在所有的战士都应该像他一样战斗。”


黄菊为江卖命到死!
奥马尔为何不任命新的人来代替达杜拉呢?死心塌地搞恐怖的都死绝了,怎么扒拉也找不出另外一个达杜拉了。江泽民在中共高层还有像黄菊这样能为他卖命的人吗?

其实,江泽民比奥马尔更悲哀,黄菊还没咽气,胡温就把吴仪安置在黄菊的位子上,对于江来说,除了能在香港的杂志上吹吹牛皮,在人事安排上还有什么实质的权力呢?说一千道一万,再没有比贾庆林「下台前离婚」这个动作更能说明江到底有权还是没权!

奥马尔不愿意承认达杜拉的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江曾不愿意承认黄菊的死,是为了坚持把黄菊悼词抬的高高的,为自己将来不至被清算讨张「保证书」。

(人民报首发)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