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吞!金蛋总在曾庆红嗓子眼儿转悠(图)
 
姜青
 
2007-5-1
 

自诩那话儿是「中国最雄伟的」曾庆红说:你说的不全面,我不只对钞票感冒,
我的兴趣很广泛,尤其喜欢“小蛮腰”!

【人民报消息】曾庆红老了老了,没想到还有笔横财「可能」要发。这得感谢江泽民让胡锦涛把香港管理权交出来,让曾独家啃这块大肥肉。最让人意料不到的是,还有机会侵吞亚洲女首富遗留下的全部巨额遗产。

幸亏曾庆红平日里侵吞惯了,这方面神经比较坚强,要是搁一般人,能一下子乐疯了。

中共建政初期,看上哪个富豪的房子,就把你弄死,再扣顶帽子,家属轰出去,自己住进去。

中共一位高官看到一知名大富豪的北京深宅大院气派赛王府,爱不释手,于是一天晚上派车来请他吃饭,上了车就再没有回家,家里人左等不来,右等不回,打电话过去,回答说没人请他吃饭,人就此失踪。可家属还住在那个院子里呢。不久给他按了个「汉奸」的帽子,家属立即扫地出门,那位高官如愿以偿搬了进去。

事情还没完,这家人在中共的「七八年又来一次」的无休止运动中,始终因为「汉奸家属」而倍受折磨。孩子的升学、工作、结婚等等都成了无法克服的难关,档案袋走到哪里跟到那里,一个深宅大院毁了一家人。

中共想要谁的产业,那更容易,1956年、中共建政第6年,搞了个「实行私营工商业公私合营」,说你偷税漏税,罚款金额能让你倾家荡产,上海最大的资本家、40岁的荣毅仁晚上哭、白天强装笑脸,把祖辈辛苦创下的资产56间纺织、面粉等企业统统上交。上海很多资本家不甘资产被掠夺,只能选择自杀。不过死必须得让中共见到尸首,否则共产党说他潜逃香港,还要继续找家人「补税」,死也白死。于是只能选择公开跳楼。那一时期,竟然没人敢从楼下走,怕被跳楼的人砸死。

中共霸占中国大陆几十年了,如今就不能象建政初期那么老土儿,抢还得戴上美丽的光环,例如「慈善基金」、「建保基金」等等基金都成了那些大小贪官们合法侵吞公众资产的渠道。不过近年来高层斗争非常激烈,难免不把对手的惊骇贪腐抖露出来。所以一提「基金」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是明抢。

4月3日亚洲女首富龚如心患癌症去世,在她临死前一周,香港中联办多位官员按照曾庆红的指示多次去医院,要求她把庞大的财产以「慈善基金」的名义送给中共(实则是送给曾庆红)。媒体报导说,在律师见证的情况下,龚如心表示「同意」。看来一切都十分如曾愿。

不过,说来也怪,曾庆红这个手心儿里的金蛋总在嗓子眼儿转悠,往下吞还有相当相当的难度和距离。龚如心出殡前冒出的神秘遗产继承人陈振聪,说龚如心入土为安后,将接收遗产,连华懋集团也要接管,这不但让龚家震惊,连华懋集团的高层主管也慌了手脚。当然最慌最震怒的是最大的受益者曾庆红──煮熟的鸭子居然敢飞了!

于是,全世界又有「小甜甜千亿遗产争夺案」续集可看了。

(人民报首发)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