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害俄国!江曾欲强奸胡锦涛(多图)
 
戚思
 
2007-5-13
 


2001年10月上海APC会议,普京不与江同色,为何2007年要与狼同舞呢?!

【人民报消息】俄国的民主制度得来的不易,但是俄国的教训是没有清除共产党的毒素。波兰发现了这个隐患,正在补救。俄国在前苏联克格勃最高领导人普京的执政下,渐渐迷失在经济利益之中。

其实,任何时候,经济利益都不允许掩埋道德和良知,否则最终会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无法弥补的灾难。

江曾特意选定这一天


7岁多的晶晶已经成为人质!
3月28日在胡锦涛访俄最后一天,俄政府配合江曾的计划,强行秘密绑架拥有联合国难民身份多年的法轮功学员马慧及其在俄国出生的7岁小女儿回中国大陆。等胡锦涛到北京后,马慧母女已经被押送到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哈尔滨市,至今仍下落不明。中共把马慧小女儿也绑架走,是为了作为人质,迫马慧就范。

在这个罪恶的过程中,俄国政府配合江曾,甚至让俄国秘密警察协同中共特务,一直把马慧母女押送到北京

俄国是民主制度,总统是民选的,在「天灭中共」的历史关头,普京政府配合中共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是逆天而行,将会给俄国带来可怕的灾难。

今天是5月13日,「法轮大法日」,世界很多国家的政要发出了贺信,而江曾特意在这一天安排了又一次强行绑架旅俄法轮功修炼者的恶性事件,而俄国政府通力配合。

又一个联合国正式承认的难民被俄警察从家中强行带走,还是在圣彼得堡市,由那里的秘密警察出头。这个被秘密绑架的是旅俄法轮功修炼者、清华大学著名教授高春满先生,他的妻子米拉是俄国人。

5月13号上午11点30分左右,据称是警察的几个俄国人到高春满家中,以查护照为名要求家人开门,在检查完护照后,不顾妻子(俄罗斯公民)米拉的反对,强行将身体不适的高春满抬上车拉走。

据悉,高春满几年前曾突发脑溢血,因此行走不便。为此妻子米拉非常担心丈夫的安全,一直不同意警方将人带走,并希望他们能够允许丈夫吃完午饭后再走,但均遭俄警方拒绝。

米拉说警方没有告诉她这些非法行动的具体理由,也没有告诉将她的丈夫带到什么地方。她表示,非常担心高教授像马慧一样被遣返到中国。她呼吁各界人士帮助她寻找丈夫。但由于今天正赶上是公休日,因此很难找到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查询高教授的下落。


清华大学著名教授高春满(左二)在俄罗斯参加
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现年73岁的高春满原为清华大学化工系著名教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的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间,李岚清曾亲自坐镇清华大学,对清华近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其中有四十几位被非法判刑(最长13年)和劳教,许多学生被校方开除。高春满教授在这种情况下被迫离开中国到俄罗斯避难。

高春满已经在俄罗斯居住多年,并与当地人成婚,他本可循移民手续办理俄罗斯绿卡长久居留,但由于俄国移民局规定,办理该项手续中需要本人回国办理相关文件,因此一直被中共列为重点迫害对像的高春满放弃了这种移民方式。

2003年他向联合国申请难民身份,当年就获批准。为得到在俄罗斯合法居留权,他同时向俄罗斯移民局申请了难民身份,遭到拒绝,后不得不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但俄国态度不明朗,此事搁下了几年。今年为了得到俄国的配合,中共给出40亿美元的诱人合同,3月28日马慧被秘密绑架回大陆,中共又把73岁的高春满当作下一个目标。

马慧是在等待法院开庭前就被绑架,由于这成为外界谴责的理由之一,所以中共与俄国当局总结上次教训后,绑架高春满前要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于是,今年4月24日,搁了几年的诉讼在圣彼得堡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判决高春满「败诉」自然是秘密绑架的第一步,这事处理「利索」后,曾庆红命令在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绑架高春满。目前高下落不明。

江曾恨胡温没有法轮功血债

中共那很快到来的末日结局,除了那些被经济利益熏昏的政客和富商外,都看的非常清楚了。中共高层的人即使嘴上不承认,行动上也都做好了退路。江泽民的孙子生在美国,贾庆林的儿子、曾庆红的儿子移民澳洲,罗干买矿山,等等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只要不牵扯人命,什么都好说,钱拿走了,可以吐出来,可以慢慢还,有累累血债的就得用命去还了,尤其是有修炼人血债的,更祸及家人、甚至子孙后代。


4月30日新华网重点推荐的两篇文章
都长时间开天窗。
虽然江泽民与曾庆红、罗干争权夺利,内斗激烈,但在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方面,却保持高度的一致,他们的手上都蘸满了鲜血。在自己必定要走向灭亡的历史关头,他们疯了般的要多找几个垫背的。尤其是千方百计要让胡锦涛手上蘸上血。所以每次胡温出访,受访国受到来自北京非常大的压力和经济诱惑,就失去理智的限制法轮功的和平抗议活动。事后杂志上网络上往往看到很多自相矛盾的文章出笼,同一篇文章里一面说胡锦涛什么事都得和江商量,把胡描绘成依然是个在江面前唯唯诺诺的小媳妇,另一面又把胡描绘成独断专行,所有恶事都由他一人拍板算数的大独裁者,把江曾罗手上的血涂在胡温头上。

最近,新华网开天窗事件,就是李长春在新华网上刊登何柞庥等写的骂法轮功创始人的文章,内容被胡温拿下去了。只是题目还在,倒成了替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做的免费广告。

中共是一个活的独立的生命,中共高层的每个人也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他们可以选择与中共同归于尽,也可以选择弃中共而去,他们每个人的所作所为、点点滴滴都为自己选择了未来。

黄菊的12分钟和罗干的「三个不惜」内部讲话

最近有消息透露,罗干有个「三个不惜」的内部讲话,具体内容是:「要不惜人力、不惜物质代价、不惜国际形象都要把局势稳住。」

到国际形象都「不惜」的火候,那局势咋还能稳的住呢?

黄菊气都喘不匀的情况下,最后坚持了12分钟,鼓动上海帮继续祸国殃民,结果很快心电图就成了一条直线。罗干这个「三个不惜」发表的时间把握的也很到位,临咽气前总不能不让这哥儿几个最后踹一下腿吧。

只是,普京,你可别跟着助恶为虐,作为民选总统,你没有权力辜负俄罗斯人民的期望,把黑暗带给俄国!

(人民报首发)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