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末日前的最後掙扎(圖)
 
唐季民
 
2007-3-3
 



陳光誠等在費縣人民醫院調查受害者裴京蘭。

【人民報消息】中共最近對待山東維權律師陳光誠家屬的態度,已經表現出其面對末日絕望前的恐慌與恐懼,必須不擇一切手段阻止陳光誠家屬前往探視的最後掙扎。

現年36歲的陳光誠,曾多次協助法律界人士和海外記者調查臨沂當局暴力計生、非法對待婦女的情況,因此遭到中共當局忌恨。自2005年8月,陳光誠一直被軟禁家中,2006年8月他被沂南法院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及「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判刑4年零3個月。

中共不只是流氓無賴

2007年1月25日是陳光誠終審判決後的第一個「探視日」,他的母親和哥哥前往看守所要求探視遭到拒絕;2月13日,大哥陳光福再次前往沂南縣看守所要求會見,仍遭拒絕,所給的理由依然是,還有程序沒走完,其妻袁偉靜說:「不給看,說還有一個程序沒走完,但我們家人問他是什麼程序時,他就說不知道了,其實沒有什麼程序了。」

代理律師李勁松指沂南縣當局至今不允許家人會見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無賴行為。李勁松:「家屬按理現在是可以去看,沒有什麼法律程序了。不讓家屬看就不是簡單一個方法問題,這就是像我們在街上碰到一個流氓無賴你應該怎麼辦的問題。」

不過如果把中共比為街上的流氓無賴,那就太小看它的能耐了。有那個流氓無賴可以任意操控警察、法院、地方與中央官員、甚至是武警軍隊呢?又有那個流氓無賴可以隨意抓人判刑、大面積竊占人民土地財產、全國性大規模迫害人權、甚至不管出了多少人命都可以安穩沒事?所以中共豈止是流氓無賴,它已經壞到不只是人人唾棄,甚至連「天滅中共」都已經廣傳開來了。

與此同時,袁偉靜被官方用監視居住的名義非法軟禁也已經3個月,前後已被軟禁近一年半的時間。

黑箱加威脅 禁止家屬探視

2月中旬陳光誠又被中共當局秘密從沂南看守所轉到臨沂監獄。袁偉靜27日向在門口看守的警察提出要去監獄探視陳光誠。對方請示之後依舊採取阻撓的方式,不准袁偉靜前往臨沂。

袁偉靜27日表示,今天向看守在我們家門口的人提出要求探望光誠,他們說,要請示領導,最後領導的答覆就是不能讓我去。我問他們為什麼不讓去,他們說:陳光誠剛去,如果家裡人一定要去看的話,我們要先收拾收拾、整理整理。

袁偉靜表示,他們越這麼說,我就越擔心,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不知道光誠在獄中情況怎麼樣。

「他們讓我等兩天,我問具體什麼時候能去看,他們說不出來,我就說:你們說不出來,那我就要去,你們沒道理攔我。他們最後威脅我說:如果你硬要去的話,我們就採取傳喚措施。」

袁偉靜曾於去年11月28日被沂南縣刑警大隊「傳喚」,造成她最終不得不住院兩個星期恢復身體和心理的創痛。

在袁偉靜無法脫身的情況下,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28日前往臨沂監獄。

袁偉靜說:「大哥到那裏後,監獄的人不讓他進,監獄方面出示的文件聲稱只允許袁偉靜探視,其它任何親屬都不可以。這簡直是荒唐可笑。按照一般探視的規定,父母、妻子、兄弟姊妹、兒女都可以前往探視。」

袁偉靜目前仍被當局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監視居住。她表示,當局一系列的對陳光誠的拘捕判刑及對家裡所有人的軟禁及限制,都是違法的,都是黑箱操作。

而就如同一位向陳光誠致意的民眾寫的:「他們(中共)雖然擁有300萬軍隊,100萬武警,再加上誰也說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的公安、國安、法官、檢察官,但他們仍然很虛弱。」

也就是說,中共如此的黑箱、恐嚇與流氓來阻止陳光誠家屬前往探視,除了說明了中共本質的邪惡之外,也曝露出中共對邪惡真象被曝光的極度恐懼,因為中共末日前這個虛弱的體質,任何的真象,都已經可能成為壓垮它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只要是能讓它多掙扎一點,它鐵定會不顧一切去幹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