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賊喊抓賊 流氓判人流氓罪
 
人民報記者唐季民
 
2006-9-6
 
【人民報消息】中共越來越不掩飾對人民的殘暴。這個非法的惡政以為鎮壓是唯一的手段。確實,鎮壓是激起人民反抗的唯一手段,更是失去民心的最迅速方法。

知名的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8月24日前被沂南縣人民法院判處四年零三個月徒刑;中共當局對他的指控是:「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和「故意毀壞財物罪」。這種罪名簡單的講就是「流氓」罪。可是看看中共最近對待一群聲援陳光誠的維權律師的惡劣暴力手段,就可以明白中共「作賊的喊抓賊」,「作流氓的反判他人是流氓」。無怪中共早期承認自己是流氓無產階級。

陳光誠因揭露當地計劃生育官員野蠻執法而遭到中共當局暴力騷擾和監禁的情況,曾在海外媒體廣為報導,但是這次判處陳光誠四年零三個月徒刑所依據的指控,似乎刻意避開陳光誠在計劃生育運動中的維權行動,而是找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指控,以避免陳光誠的計劃生育維權一再被大眾提起。

這種「隨心所欲」的加以陷害,不僅僅是發生在維權人士陳光誠身上,在中國隨處可見,已經見怪不怪了。

伍凡:「陳光誠這個事件表明了現在完全是亂了套了,它沒有道理可講。根本不按它們自己制定的法律來辦事,它們隨心所欲。本來這個案子是一個刑事案也好,民事案也好,他為了替受迫害的婦女,因為打胎也好、節育也好或者刮子宮等等,傷了老百姓的身體,他去申訴,替老百姓講話。那麼現在它沒有道理,知道這個地方它根本打不贏,它害了人,迫害老百姓,它就倒過來,用另外一個名義來打你,它說你犯法,它把你當一個地痞流氓來處理。」

陳光誠的「刑事上訴書」說,沂南人民法院的判決「嚴重違反法定訴訟程序,偏聽偏信認定事實錯誤、量刑明顯不公。」上訴人陳光誠還控告當局毆打並監禁他的辯護律師,甚至可能對證人使用酷刑。

陳光誠的指控是有根據的,遠的不提,光看看7月底的那次暴力事件,就可以完全暴露出中共的流氓本質。

7月20日早上,到山東臨沂聲援陳光誠的維權人士,在法院外遇襲。當事人趙昕先生說:「我們到了法院門口,李勁松律師和另外一位律師進去交涉,按照中共的相關法律,他們有權質問法院到底開不開庭!因為我們十幾個人包括高智晟律師、鄧永亮、孫文廣教授、李海、劉京生、馬文都、陳青林、趙輝、殷雨生、姚遙和李金平幾位先生等都穿著印有陳光誠頭像的『光誠衫』,結果,一幫暴徒流氓(3、40人)開始實施對我們進行搶劫!這是光天化日之下暴力搶劫,可笑的是南場各種各樣公安國保的車卻停在馬路的中間。放任歹徒作惡行兇,旁邊的警察根本不聞、不管、不問。坐在『京Q』8008、80010、80016、80058、80068,這些車上下來的看似很大權力的黑社會頭子一聲令下,說『這幫人涉嫌阻礙了交通秩序,把他們抓起來!』接著,從各輛警車上就撲下來了幾十個如狼似虎的歹徒……」

到了沒老百姓圍觀的地方,公安一聲令下「打!」,就開始瘋狂地歐打高智晟、鄧永亮、孫文廣教授、李海、劉京生、馬文都、陳青林、趙輝、殷雨生、姚遙和李金平幾位先生。很多人眼鏡被打掉,身上被踢、被打,他們追過來,把他們向上穿的衣物以暴力強行脫下來,把T恤衫撕得粉碎,很多人被打得遍體鱗傷。

這一事件也表明了,從太石村取證的唐荊陵、郭艷、艾曉明教授和郭飛雄先生,到山東這次高智晟律師、鄧永亮、孫文廣教授、李海、劉京生、馬文都、陳青林、趙輝、殷雨生、姚遙和李金平幾位先生等。他們面對的是獨裁的血腥政權。

這個殘暴事件中的鮮血正在教育人民,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對百姓的迫害就一天不會完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