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窮末劫之時 聖人下世之日
 
夏天
 
2006-8-31
 
【人民報消息】一位老朋友剛看過《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就迫不及待的找到我,給我講述他的感悟及他父親的故事:

我家可以算是書香門第,過去也出過一些有名望的人,父輩中又有文人、翻譯、當官的,許多輩以來都是非常富有的。

父親原在城市裡一家大銀行工作,從我有記憶開始他總是在看經書,他對人和善、言語不多。60年代初期,他以祖母身體不好,想在鄉下居住,他必須照顧為由,辭去了工作。那時我的哥姐們都成家了,就留在了城市,唯有我太小,只能跟隨父親到鄉下生活。

面對鄉下那陌生而相對落後的環境,我的心情很低落。時間不長,祖母去世了。我想我們可以回城了,可是父親卻沒有這個意思。我幾次問及母親,有一次她不好推遲,就說:「我們來這裏是為了避難,你爸說過幾年要出大事兒,在城裡就會出人命的。」我當時不懂是什麼意思,只是很害怕,所以再不敢追問,現在想來就是指文革了。

十年浩劫,不堪回首。我們在城裡家,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一搶而光,怕地下藏東西,院子都被挖了一遍。父親似乎並不在意這些,他可惜的是家裡的書,有許多是絕版,一個紅衛兵用麻袋背了三天才背光。那幾天,父親很沉默,眼角常有淚花,即使是後來經歷遊街、大小批斗、蹲牛棚、勞役,我也沒見他如此傷心過。

在我和許多人眼裡,父親是一個奇怪的人。

他常常被人拉去遊街,有時人們往他臉上吐痰,他象是沒事似的,有機會也不去擦。

他被關在牛棚裡,沒有人理會他,他還能自得其樂。他有一種本事,就是可以和一些動物溝通,也不知道他念的是什麼咒,一會兒一群老鼠傻呵呵的直楞楞的排著隊過來,和他玩耍。等他不想和它們玩了,又是念一通什麼,這些老鼠就又都傻呵呵的直楞楞的排著隊走了。

他不說話,一說話就嚇人的很。有一次我向他嘆息,問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種苦難的生活,他對我說:「馬、列、毛都是地獄的魔頭轉世,將來還要回到地獄裡去受苦。」我聽了嚇壞了,趕忙四處看看,說:「你這老頭子,越發的糊塗了!」怕他再說話,轉身趕快走了,從此我和父親很少交流。

看了《九評》我才知道,不是他糊塗,是我不明白、不敢正視!共產惡黨太壞了,逼著我哥和我們脫離關係,直到老爺子死,我哥還害怕和我們聯繫、怕受牽連。中共幹了那麼多害人的事情,不是魔頭是什麼?幹了那麼多壞事,自然是不會得好下場的了。

我們村裡有一個叫二牛的人,總是站在斗爭我父親的前頭,他一直沒有孩子,後來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兒子,還先天智障,人們都說他是報應。二牛都有如此下場,何況是雙手沾滿了人民鮮血的共產黨呢?這樣說來脫離中共的黨團隊是必要的,要不然,象我這樣飽受它迫害的人,還要和它一起滅亡豈不是更慘了嗎?

等到文革過後,有單位邀父親去做事,還有親戚也想讓父親回城市,並說要為他謀職業。父親都拒絕了,他說他只想安安靜靜的生活。

父親在文革後,致力於把他會背的書寫下來,他也常常自己寫些東西,所以看上去他每天都在寫字。在他的一再要求下,我看了一些這樣的書,可是都沒有太用心。

他每天的生活中有件必做的事情,早上,去小河洗臉;傍晚,去河邊洗腳。即使是冬天,他都找水流岔口處洗,從不間斷。人們看見了,都紛紛笑他,他每次都跟著笑,也不說話。

我沒有見父親生過什麼病,臉上總是紅撲撲的。遇見別人病了,很難治或是沒錢治,他就會給出個偏方,每次這些偏方碰巧都管用了。

父親去世的時候,80多歲,之前沒有任何徵兆,一覺睡下去就沒起來。他死了很久,面容就像活著時一樣,以致讓我們以為他並沒有死,還在睡覺。那時才明白,父親這幾十年一直在默默的修行。

父親過世之後,村裡有幾個人說在我家見到了他,看見他站在院子裡,穿著綢緞的衣服、神采奕奕、笑呵呵的。還有人在夢裡見過他,住在一個豪華的房子裡,也是穿著華麗,精神十足。我這個兒子反而沒有夢見過父親也沒有看見他,想來可能是我在心裡和他一直有隔閡吧。

回憶他在世時講的一些事情,村人看到的也許都是真的。他說過一個人做了善事,才會在陰間得福。過去有種說法是給出家人一口飯,都有無盡的福,而他本身就是修行的人,應該得更大的福吧。

多少年來,為了生活的更好,我經常處心積慮,拼命掙扎,低落的時候常常在心底抱怨:如果父親當初回到銀行或其它地方工作, 我這個做兒子就可以有一份好工作,有一份好家業,哪用的著這樣奔波呢?如今折騰的身心疲憊,自已也上了年紀,反而羨慕父親的淡泊、怡然自樂。什麼是幸福?追求總是無止境的,在農村想著到城市,住樓房想著住別墅,吃大蝦想著吃鮑魚。想來我父當初的「萬貫」家產、幾代人的努力,頃刻之間被這個黨霸占和搗毀,只要這個黨還在,這種悲劇一定會重演。

這樣一想,我開始分外的思念父親,花了很長時間收拾他的東西,仔細看他背寫的書、他的文章,發現其中有很多非常好的哲理,這讓我心情變的寧靜,很後悔當初為什麼從沒有認真看過這些書。等把這些書都看過了一遍後,我開始真正理解了父親,但是他寫的一些東西,我還是不能理解,比如我在一本書的首頁發現這樣的字:「山窮末劫之時,會有聖人下世度人」。字寫的很大,特別醒目,翻開書的內容,寫的是修佛求道的事。

接觸了法輪功,看了《轉法輪》,我終於可以明白父親說過的話,「山窮末劫」不就是說現在嗎?現在世風日下,人心不正,道德淪喪。那麼這個聖人呢?我想一定是指法輪功的創始人無疑了,因為只有法輪功在這樣的濁世之中還教人向善、做好人。

我現在深深的體會了一句古話: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時光如果可以倒回,我一定會追隨父親的腳步,可是時間一去不復返,好在我現在明白了。老子講朝聞道、夕可死,比起那些還為了得到了一點利益就高興、得不到就痛苦,在永遠的無休止的欲望中生活的人,我又是何其的幸福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