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弘達他想幹什麼?(一)(圖)
 
力虹
 
2006-7-19
 

使親者痛仇者快的吳弘達。(人民報資料)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7月19日,打開《中國觀察》網站,我發現其主頁上赫然刊登出二篇吳弘達先生的「專題與評論」文章。一篇是《法輪功/蘇家屯事件之我見》,另一篇是《我對於法輪功媒體報導蘇家屯集中營問題的認識及其經歷》。讓我吃驚的倒不是其作者的觀點,而是吳弘達利用他作為「發行人」的身份在自己掌控的媒體上,選擇在今天這個時間發表顯然是「事過境遷」的舊文!

我是一個局外人,對於一名頗具影響力的美藉華裔」資深人權人士」和勞改基金會主席的此番舉動,實在猜不透:吳弘達他想幹什麼?

蘇家屯事件是今年3月9日被大紀元首次曝光的,此後不斷地有相關「證人」出來指證,漸漸地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我想也一定得到了吳先生的注意。

3月22 日,吳弘達給20幾位美國國會議員寫了一封信,信中稱「作為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研究者,我對於有關『蘇家屯集中營』的報導持相當懷疑態度。」

接著他列舉了4條「懷疑理由」:

「首先,法輪功媒體稱“蘇家屯集中營”自2001年來關押了6000多名法輪功學員。但據中國信息中心記者的現場調查,該區域不存在可拘禁千餘人的監獄或類似的拘留場所或設施。」

「其二,20多年來,中國政府確實大量地摘取死囚器官,但器官摘取和移植需要相關的設施和一定的技術設備。據我們調查,所謂的『蘇家屯集中營』並不存在施行器官手術的技術性可能。」

「其三,“大紀元”“修正”後的報導顯示,『蘇家屯集中營』位於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該院有460名工作人員。據我們所知,此種規模的醫院其從事外科手術的醫生數目通常不會超過20人。這20人中具有器官移植技術的則不可能多過10人。據“大紀元”報導,4500名法輪功成員在這裏被摘除了器官。如果我們假定每個法輪功學員僅被摘取某一種器官,那麼這10名醫生在三年中共施行了4500例器官移植手術,即10名醫生每年1500例手術。以我個人的認知,這種報導不可信。」

「其四,報導並提及被摘除的器官隨後出口至泰國,在泰國它們被移植到相關患者身上。而事實情況是,泰國法律明文禁止器官進口。顯然,該報導與事實不符。」

在該信的結尾處,吳弘達告訴國會議員們的結論是:「基於以上諸點原因,我對『蘇家屯集中營』的報導持懷疑態度。我並且質疑消息編造者的意圖。」

對於此信,我的看法是仍屬正常,因為那時距3月9日只過去13天,絕大多的人們,包括本人在內仍處於驚愕與觀望狀態。但是我對吳弘達自稱他的結論是「據中國信息中心記者的現場調查」,表示質疑。在短短的13天中,中國信息中心記者的現場調查是如何進行的?具體的時間、地點和人物在哪裏?從中獲得了哪些足以推翻「蘇家屯事件」的反證材料?

這一切,吳弘達在此信中隻字未提,就直接向諸位國會議員表示「我對『蘇家屯集中營』的報導持懷疑態度。我並且質疑消息編造者的意圖。」在我看來,吳先生的這封信至少是輕率的。

上述信中所列四項懷疑理由,我只看見吳弘達以「據中國信息中心記者的現場調查」、「據我們調查」和「以我個人的認知」這樣輕飄飄地一筆帶過,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調查過程、人證物證和邏輯推理內容。須知我們面對的將可能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見的邪惡、史無前例的反人類罪惡,並涉及到千千萬萬條無辜生命的安危。吳弘達先生面對20多位負有承擔世界正義責任的美國國會議員的詢問,怎麼能如此的不負責任,並且信口「質疑消息編造者的意圖」呢?

吳弘達先生選擇在今天──《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面世12天之後,公開發表被他「保密」了近4個月的給美國國會議員的信,他到底要向世界傳達出一個什麼樣的信息呢?


2006.7.19.寧波

(未完待續)(轉自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