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判了農民英雄 儆不住禽流感爺爺(多圖)
 
李子木
 
2006-7-11
 

中共只能判農民英雄喬松舉入監,卻儆不住禽流感爺爺!(人民報資料)

【人民報消息】「偉光正」是不能批評的,從上到下,層層的官員都不能被批評,否則就是對中共的抽象肯定,具體否定。例如,2003年SARS肆虐高潮之後,中共隱瞞SARS的醜聞在國際上都已經透明瞭,這時解放軍301醫院退休軍醫蔣彥永也就是以親身經歷向國際傳媒證實了一下,說中共衛生部和北京市確實隱瞞過薩斯(SARS)疫情。於是他成了證人,成了證明中共說謊的證人,於是被江澤民親自下令拘捕,但由於國際影響太大,獲釋後仍被長期軟禁,電話監聽,迄今不能出國探親。

說起來非常可笑,就是中共什麼都有名額,但卻沒有給SARS名額,所以中國不許出現SARS,出現了也是沒出現。薄熙來當遼寧省長就是這麼幹的,他宣布哪個下級向他匯報自己單位裡發現SARS了,誰下臺。於是遼寧省大大小小的官員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都自覺的在隱瞞。最後,薄熙來以遼寧省人民的生命為代價爬回了北京,當上了商務部長,而且十七大內定副總理。

按照中共的邏輯,誰說中國發生了什麼不幸的天災人禍,誰就是跟「偉光正」過不去,所以,很多人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被中共拘捕、毆打、逼供,搞的家破人亡。


被稱為中國第一名禽流感舉報者
的「農民英雄」江蘇高郵市鵝農
喬松舉。(亞洲時報)
被稱為中國第一名禽流感舉報者的「農民英雄」江蘇高郵市鵝農喬松舉,2005年11月20日左右,向農業部舉報高郵市發生了疫情,指疫情地點是高郵市郭集鎮,發病的是養殖戶顧萬里家的鵝。顧家養殖的1100隻鵝於11月17日發病,先後死了100多只。

之後當地政府堅稱,檢驗結果不是「禽流感」,而是什麼「熱性傳染病」,說是這麼說,但沒有按照「熱性傳染病」來處理,而是按照禽流感的處理方式,在喬松舉舉報兩天之後對顧家的鵝進行全部捕殺,而且周圍3公里的所有家禽全被捕殺。這個行動本身已經證明檢驗結果是「禽流感」。

處理完「禽流感」後,又過了兩天,2005年11月24日,高郵公安機關半夜到喬松舉家,將喬「請」到派出所說是要談點事件,去了以後馬上變臉,隨後被拘留。11月25日,高郵市公安局向喬松舉家人下達了《拘留通知書》,理由是莫須有的「涉嫌敲詐勒索」。

今年的7月7日,從英雄變為「罪犯」的喬松舉被江蘇省高郵人民法院判處「3年半有期徒刑,並罰金3萬元」,誣陷的罪名是喬松舉「開假髮票進行詐騙」。

喬松舉的姊姊說,他們說喬松舉詐騙,真是這樣的話,為什麼當時不告,反而在喬松舉去年舉報(禽流感)疫情後,才去誣陷他?

羅幹教唆過省級幹部,可以用兩種辦法去誣陷無辜,一個是「生活作風淫亂」,另一個就是「經濟問題」。對付喬松舉目前只用了一把「經濟」刀。

據《新民晚報》7月9日報導,7月7日喬松舉在庭上高呼「高郵法院判決不公平!」並當庭表示要上訴。喬的姊姊亦到法院聽審。她怒斥,假「證人」在庭上作供時,所說的都是莫須有的「傳聞、聽說」,完全沒有具體證據。她揚言,準備替弟弟上訴,並計劃到北京上訪,將冤情直達中央。


因為報警禽流感,喬松舉被判刑。
(人民報資料)
她的想法是很多冤民的想法,也是被中共洗腦幾十年的糊塗人想法。她以為只有他們那裏的天才是烏雲密布,到了北京就見晴天呢,恰恰相反,沒有北京的黑天,地方霸主哪個敢如此放肆?

北京是邪惡軸心人物聚集的地方,所以烏鴉會聚集在中南海附近,江澤民一唱歌會引來貓頭鷹,天安門廣場上天天都在增添新的罪惡。

喬松舉被判有期徒刑3年6個月的消息公開後,引發民眾的高度關注,網易討論區就有逾千條留言,有網民表示,喬松舉的罪名,完全是「莫須有」,斥責中共當局此舉的目地就是「警告你們這樣的平民百姓不要舉報,這叫殺一儆百!」

問題是,你中共可以給喬松舉判刑罰款,你可以讓老百姓封口,但是你儆的了SARS小姐嗎?儆的了禽流感爺爺嗎?儆的了沙塵暴、大洪水、地震、乾旱、雷公電母嗎?所以中共的做法不但太瘋狂,而且蠢到家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