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解」共產黨的「神諭」(圖)
 
宗夫
 
2006-7-13
 
【人民報消息】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九評共產黨》的價值。
   
從閱讀《九評》給人們心靈上的震憾,到從行動上聲明三退匯成退黨大潮的湧動;從共產黨對它的封堵查禁所折射出的末日恐慌,到越來越多的人因心靈被喚醒而勇敢的站出來揭露真象,挺身抗辯……無不昭示出,在這個歷史的緊要關頭,《九評》所發散出的巨大能量,在中國社會乃至全世界,正在起著催化、解體、建設、新生……的作用。
   
有人因此而由衷的感嘆「語言的力量」。而語言是承載一定的思想的,有人由此而慨嘆「思想的力量」,更有人把它當作一本指導著推翻一個暴政的這麼一部指導性的著作,並預言它必將在歷史上產生深遠的影響而載入史冊……
   
關於《九評》的歷史意義就留待歷史去評判。我們更關注的是它的現實意義與價值。
   
也許在一般的世人看來,《九評》的意義在於它從理論上揭示共產黨的反動價值以促成世界上最後一個共產主義堡壘的瓦解,或稱之曰「反共」,或稱之為法輪功為爭取信仰自由而作出自利利它的舉措……但在那些真正的法輪功信仰者的心中,《九評》則有著更本質的意義和目的,那就是:解除共產邪靈及黨文化對世人尤其是中國人的精神桎梏,促成眾生心靈的覺醒而得救度。說白了就是救人。在這個過程中,要力解萬難,解除一切阻擋眾生得救的障礙。
   
七年來,這些信仰者經年累月地在世界各地傳播著法輪功的真象,不屈不撓地抗爭,其所作所為早已超越了自了自度的個人修煉,而是帶著普濟眾生的慈悲。當他們看到禁錮人們心靈的最大最後的一個障礙和牢籠是那個共產邪靈及其世間表象時,當他們看到中國人最難解開的心結是那個因長期的黨文化浸淫造成人們的思想封閉和心智麻醉這一症結時,《九評》就橫空出世了。
   
我記得《九評》初出時,一位民運人士說:我們搞了幾十年的民運,卻拿不出像這樣有份量的解讀共產黨的力作,並感嘆民運的理論建設還不如一個法輪功。其實。《九評》並不是一部指導修煉的著作,也不是一部指導這些修煉者如何抗爭的宣言和綱領,那些因《九評》的出世而以為法輪功有什麼政治圖謀的思慮實在是小看了法輪功修煉者的志向。人在俗世,念在方外的修煉者要的是「返本歸真」而不是人的政權。如果說這本書催成了中共的解體和民主中國的萌生,這都只是其附帶的作用,在修煉者的層次看來,《九評》也不過是救人的一種方式、手段和一個過程。
   
但我要特別強調的是:《九評》的確承載著神的力量,它的確不是一本普普通通的書。我發現越來越多的世人在從這個角度上理解、認識著《九評》的價值。從《大紀元》刊出的每日退黨聲明和其它感想裡,我讀出了很多人通過閱讀《九評》而體驗到從自我精神的覺醒到身心的淨化的這麼一個過程。
   
我聽說也有不少有點聲名的知識人士對《九評》多有異見甚至不屑,也不願讀。我很能理解他們的心態,只是為他們可惜。在《九評》問世前,我也很自許對共產黨的認識,以為自己終於跳出了共產黨文化的灌輸和思維邏輯,並為別人的愚迷不悟為可恨。但認真看過一遍《九評》時,不禁驚出一身冷汗。對照《九評》反省自己的身上內心,還尚存著那麼多的黨文化的毒素和邪見,平日裡的言說行事,不經意間,竟有那麼多的那種東西。我深深感受到:《九評》所使用的那些材料,也許對很多人並不鮮見,但能夠用那種認識來統禦、貫穿起來,站在那麼獨特的視角和高度來揭示共產黨的本質,確非單憑人力心智所能達到的。非明心見性,了悟通達,修煉有成者不能為也。無怪乎很多人把《九評》看作一本「道解」共產黨的書,把它當作「神諭」來解讀,讀之如夢初醒。
   
很多無神論者也通過反思中共建政以來的種種荒誕不經,竟也猛然驚覺認同了「附體邪靈」的說法,認為非如此不能解釋;而不少有神論者(如基督徒),也因之重新省思共產黨的「屬靈」特徵,認識到「屬靈」的邪能要靠「屬靈」的「道解」。可以說《九評》就是承載著這種使命,不能作普通的反共文章等量齊觀。很多人說它有救贖中國人心靈的力量,其實何止……
   
所以,我希望那些學有所成的積儒,或意氣風發的新秀,不妨也放下自已的「我慢」,也讀一讀《九評》,「道解」一下自己身子上、骨子裡浸染過的共產毒素。我相信,凡在現代中國社會呆過的、活著的人,沒有不慢性中毒過的、受了污染的。不妨用這盆「清水」洗洗自己,放下先見和偏執,也不先去挑剔句法文字,也不要有攀比學問的心,則我相信一定會所獲良多。
   
喝過黨文化的迷魂湯者,我不知道還有比《九評》更高明的還魂丹和覺迷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