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懼怕「百只猿猴現象」的原因(多圖)
 
開風
 
2006-7-7
 

猿猴的神奇!
【人民報消息】有很多事例證明,當某種行為的個體數達到一定程度時,行動本身就會產生類似共鳴的作用,進而成為一種人眼看不到的波動。這種波動決不能小看,它會超越空間距離的限制,從一個局部流傳到其他地區去,此種現象發生時,無論是道德昇華還是人性墮落,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只要認同某一事實的人數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獲得更多人的認同」。

這裏有一個被學術界稱為「百只猿猴現象」的事例。

在日本宮崎縣串間市的海邊,有座名叫「幸島」的小島,島上住著將近百只被京都大學研究人員觀察數十年猴子。1950年,研究人員開始用蕃薯餵食猿猴;1953年,發現有一隻一歲半母猴,在撿食蕃薯時,會先用河水沖洗才吃。1957年,20只猴子中有15只有此習慣,而12歲以上的公猴則不受影響。後來島上河水枯乾了,猴群就改到海邊用海水沖洗蕃薯,也不知是否海水的鹽分增添蕃薯的美味,它們竟然還會「洗一下、吃一口」。

不可思議的是,直線距離約200公里遠的大分縣高崎山,不久也出現了猴子會用水清洗蕃薯的行為。


引出更多的共鳴。
作家萊爾華特森(Lyall Watson)在1980年著書披露此事,並認為只要在小島上洗蕃薯的猴子數目,超過一個臨界值後,不僅會影響周邊的猴子數目,甚至會隔空傳到外地。而這個臨界值,大約就是以100隻為界限。

船井幸雄在《第一百只猴子》著作中,還另外舉出一個類似的例子:

在1920年英國某小鎮的山雀,會在早晨啄破送牛奶工人送來奶瓶上的鋁箔紙,把牛奶喝光。這種現象,竟然由一個小鎮擴及全國。令人不解的是,山雀的活動範圍很小,飛行能力亦十分有限。可是,這種現象在1947年出現在大海對面的荷蘭和瑞典。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牛奶缺乏,這種現象一度消失。可是在戰後,又再度發生。而這種傳播的現象,已經不僅是在距離上的橫向傳播,甚至是時間上縱向的隔代「遺傳」了。作者在此的解釋是:個體的改變會引起磁場改變,繼而引出更多的共鳴,於是整體就隨著改變。


「一百只猴子」的力量!
美國人凱耶斯(Ken Keyes)在1984年時,曾經以新詩的體裁寫了一本《猴子啟示錄》(The Hundreth Monkey),利用這個故事呼籲有心人一齊來湊成「一百只猴子」,共同為己、為子孫來參與反核行動。

在《九評》、「三退」的浪潮中,中共失去理智的屏蔽網絡,給擁有《九評共產黨》刊物的人判刑、把絕食維權的人監控、綁架,……這一切的一切說明中共懼怕「共鳴和波動」。

但是中共並不知道,當鎮壓越演越烈時,反迫害的人數就會急劇增高,它會超越空間距離的限制,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把震動波從數個局部地區迅速傳到整個國家去,當整個中華大地都震動起來的時候,那就是「全民反迫害」高潮的到來。

中共怕的就是「百只猿猴現象」,怕的就是「第一百只猴子」所引起的無法遏制無法停止的「波動」。

(人民報首發)

圖片來源:人民報資料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