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令中共至今都驚駭的日子(多圖)
 
2006-7-12
 



7月6日,加拿大前政要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
公布了長達68頁的“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蕭廂7月12日報導)2006年7月6日,這是一個至今都令中共驚駭,令新華網失去理智的日子。

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加國活體摘取器官獨立調查團”在渥太華國會山舉行新聞發布會並發表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獨立調查報告》。

需要說明的是,這是兩位非常受到信任、也值得信任的人。他們的獨立調查報告立即受到了加拿大政府的高度重視。加政府在其二人聯合發布調查報告的第二天,鄭重宣布將就此展開調查。美加各大媒體紛紛報導了調查報告的內容和加拿大政府做出的積極回應。

「摘除法輪功修煉人器官」的指控是真實的

在新聞發布會上,大衛.麥塔斯發言說:為了調查,我們試圖檢驗所有我們所能找到的證明或反證證明。我們沒有被支付任何工資,我們是自願在做。我們也和任何組織都沒有關聯,我們是完全獨立在做這個調查。我們追蹤了所有我們可以找到的調查渠道,在報告中你會看到我們一共考慮並評估了18條證明和反證明的調查渠道。我們盡全力考慮完所有的證據後,得出的結論是「指控是真實的」,我們相信它是真實的。這個器官摘除的確是存在的。這一結論不是從我們所考慮的這18類證據中的哪一條得出的,而是綜合考慮了所有證據後得出的。綜合起來,它們使我們能看到一個全貌。我們所看的所有這些證據中,要麼證實了指控,有些地方我們在找可能提供反證的地方,但沒有能反證這一指控。有些證據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迫害遍及中國

麥塔斯說:現在我先談一下基本問題,就是指控的是什麼和我們發現了什麼。我們發現發生的時間是在從2000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直到今天,發生的地點是遍及全中國,不只是哪一特定地點,我們有一幅地圖,在上面標出了我們通過調查電話而得到供認的地點。我們的報告裏包括了這幅地圖,你們可以看到標出的地點遍布全中國。因為中國不公布統計數據,我們這些數字是估測。我們估計從2000年到2005年,共有41,500起無法用其它來源解釋清的器官移植,你可以從報告中看到我們是怎麼得出這一數據的。

只有獨裁統治才能使這樣的迫害成真


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
的安妮接受媒體採訪。
麥塔斯說: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摘除器官去賣這是很能賺錢的,那是一個事實。而這組人也是被極端貶低,非人性化處理並被商業化的。指控的內容和我們的發現是駭人聽聞的。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我們在這個星球上還沒見過的邪惡。這是一種新的邪惡形式。

但是在中共統治的中國的這個背景下,可能不像在其它地區那麼令人驚訝。因為我們知道在中國有大量的死刑是事實,我們知道死刑犯的器官被未經他們認同就被摘除是事實,我們知道法輪功被不僅是口頭上也是被用最卑鄙的手段非人性化處理,商業化處理,壓制和迫害是事實。如果在加拿大要使這樣的迫害成真,得和我們現有的這種民主制度狀態有很大的差距才能辦到,但是在中國,那和中共統治下已有的狀態所距不遠。

對醫生妻子的採訪怵目驚心

在新聞發布會上,大衛.喬高隨後發言說:我要談一下一些我所採訪過的證人。我要特別提一下第13條附錄,對醫生的妻子的採訪。她現在在中國境外,而且你會在第13條附錄中看到她告訴了我們很多事情。但在我看來最令人驚心的是她的丈夫承認從2,000余名法輪功學員眼裏摘取眼角膜。你會從她的論述中看到沒有人能在丟掉他們的眼角膜時不同時也得丟掉他們的性命,因為他所工作的這所醫院(或幾家醫院)不僅摘取眼角膜,也摘取心臟,胰腺,腎和肝,我想大衛和我都會同意這是我們所聽到的最為驚心的一項證據。我們還有更多。

取得大陸第一手資料

請看一下第14條附錄,有人問:你沒有進入到中國,你怎麼知道的?事實上,我們通過一些非常聰明的會說國語的加拿大人和美國人進入到了中國。他們所做的是給醫院打電話,假裝要求得到法輪功的器官。你可以在第14條附錄裏看到他們聽到了些什麼,這裏我就念兩條。

這個典型的對話是密山拘留中心,6月8號,不是很長時間以前,打電話的人問的問題是,「李先生,你們那有法輪功器官供體嗎?」密山拘留中心的李先生回答:「我們以前有。」「那現在呢?」「有。」談話接下去,「40歲以下的法輪功供體你們有多少?」李先生回答:「好幾個。」「男的還是女的?」「男的。」然後提到他們現在有5到6個。這是所能得到的再真實不過的證據。

另一個是上海的中山醫院器官移植診所,3月16日,提問者:“器官移植要等多長時間?”醫生:“你來後約一週時間”。然後有更多的討論,我認為他們大多數是法輪功供體。下面在另一個中心,問的問題是“你們的犯人是從哪來的?”中心的盧先生說,“從監獄來的”。“是從健康的法輪功學員那來的嗎”盧先生:“是,我們會選擇好的,因為我們要保障我們的手術質量。”“你的意思是你們自己選擇器官?”盧說,“對”。

親自採訪三位住在加國的受害者


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外交部亞太司
司長大衛-喬高公布調查報告。
喬高自己還獨立採訪了三位住在加拿大的受害者,一個是蒙特利爾的,一個是多倫多的,一個是溫哥華的。

喬高說:我這裏只提一下從溫哥華來的這位婦女,她告訴我她被打的太厲害,以致醫生告訴她她的器官無法正常工作,然後她無意中聽到一個醫生說她會死去,這使得610辦公室的人基本上不再管她,然後她設法恢復到能從醫院逃出來的程度,最終作為難民逃到了加拿大來。我知道這是個長的報告,但我想如果你能讀一下,所有人讀了後都會同意我們的觀點,不可避免的這的確是在發生的,而且是在大面積發生,是一個加拿大政府應該盡全力來確定,如果不是立即、也應是很快得以制止的事情。

罪惡依然發生

隨後,喬高和麥塔斯回答了在場各大媒體記者的提問。

當記者問:「我們預計中國政府會和以往一樣否認,你們會如何應對呢?」時,喬高回答說,他們知道中共還是會否認。現在中共承認從死刑犯的身上取器官的原因是為了否認大量活體摘除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高價出售。

喬高說:「我們推斷出一個很合理的死刑犯的數目,結果是我們發現從2000年到2005年的六年間有41,500個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所以我們倆相信這其中如果不是全部也有大部分是來自法輪功學員。我們知道中國文化不提倡捐獻器官,所以在中國基本上沒有自願捐獻的器官。」

喬高提到一個實例,「有一天我遇到一位女士,她的丈夫是一位中共外交官。在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她去大使館說法輪功是一個有益無害的組織,提倡真善忍。結果她被送回中國,接下來的一年她三次被捕。她被判了勞教,順便提一下,她從來沒有被庭審過。我們提到的這些人,他們從來沒經過庭審的過程就被送去勞教。這位女士被判一年勞教。在活摘器官開始後,她被手銬腳鐐的帶去醫院做全身檢查。他們給她打了一針讓她疼痛不已,然後她又被帶回勞教所。她認為自己之所以能活下來是因為她的丈夫,現在是她的前夫,是駐巴黎的外交官。但是有多少人和她一樣有配偶和中共有這樣的關係?我們得到了這樣的資料,當你讀到的時候你會震驚的。但是你最終會相信這件事情正在發生。沒有必要假裝說這沒有發生,因為的確發生了。」

麥塔斯說:「事實上任何能阻止這件事情發生的方法在中國都不存在,例如器官移植的費用,無須捐獻者同意,這些程序都沒有任何監管。一個成為犧牲品的團體沒有任何法律途徑可尋。中共現在對器官移植做了一項立法,但是要從2006年7月1 日起才開始實施。」

新華社選擇了走黑道

現在已經超過7月1日了,可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不但依然發生,而且鎮壓法輪功的蓋世太保組織“610辦公室”巨額專項撥款,脅迫誘惑新華社選擇了走黑道,幫助「610」打擊削弱中共高層同情法輪功的勢力,並為進一步鎮壓法輪功提供理論依據。

麥塔斯說:「所以我們對中共說,無論你們是否承認這些指控,你們必須停止迫害法輪功,讓調查員進入監獄,停止折磨,停止死刑,停止把囚犯的器官用做移植,在做移植手術前取得捐贈者的同意,停止買賣器官。我們有很多建議,這些建議如果得到實施的話,就不會有這些指控了。」

但,近日新華網瘋了一樣,高調誣蔑法輪功,而且誹謗喬高和麥塔斯這兩位在加拿大威望很高的人。新華社完全忘記他們吃的是滴著人血的饅頭。這饅頭不是吃完變成屎就了事的。任何人幹了惡事都是要償還的,而且還會累及子孫。

圖片來源:人民報資料室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