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活摘門」 中共欲出「應對法」
 
力虹
 
2006-7-11
 
【人民報消息】

「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這句驚天地泣鬼神的判語,出自由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組成的獨立調查團發表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獨立調查報告》,足以在世界公理和人類道德上,判處一個建立在邪惡主義、邪惡欲念和邪惡謊言與暴力之上的政體的死刑!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活摘門」。

在此「活摘門」之前後,作為國際上最大的維護和平與公義的組織聯合國及相關機構仍保持沉默,不得不令人懷疑聯合國存在的真正價值和意義。安南最近剛好有一次中國之行,我們還是沒聽到他哪怕說過一句像樣一點的話語。我們還看到的美國的幾位外交官,在當局精心安排下,對蘇家屯事件進行的草率的、不負責任的調查。難道這次美國人也被蒙住了雙眼?

所以,看到這份調查報告當天,我給大紀元寫了《面對調查報告,布什將說什麼》一文,結尾時我寫道「面對這份長達46頁的血淋淋的《中國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現任美國總統布什將會說些什麼?我們可以期待的是:在第二次就職儀式上發誓戰勝邪惡專制和恐怖主義,拯救人類文明價值的布什先生,面對中國大陸正在發生的反人類、反文明的國家恐怖主義罪惡,也會像他的前任里根總統那樣,勇敢地說出同樣的話語──讓我們來結束它!」我是寄希望於西方民主國家的文明力量,同時希望此希望不會再次落空。

第二天,林牧、孫文廣、高智晟、焦國標、張鑒康、楊在新六位中國人發表了《對加拿大「獨立調查」報告的聯合聲明》,其中第6條「我們緊急呼籲,中共領導集團內部那些內心存有良善,並且未涉及該罪行的人士,利用你們目前所能利用的一切條件,勇敢的站出來,或者智慧的不公開的去發揮各自的積極作用,至少也不要再成為罪犯們掩蓋犯罪的幫兇,利用一切可能的條件保全證據,為結束今天中國的苦難,發揮自己作為一個中國人的應有作用。」這一面對當局相關人士的緊急呼籲,說得何其的誠摯與理性,難道一絲一毫也喚不醒他們的良知嗎?。

兩位令人尊敬的加拿大人已經走在了全世界的前面,歷史性地開啟了一道「活摘門」。我們每一位良知未泯的中國人理應猛醒而奮起──如果我們還自稱為人類一員的話!

新聞惡法正待出籠

近日,似乎為了應對二個月前啟動的加拿大獨立調查團的調查,中共急急忙忙地向人大常委會提交了《突發事件應對法草案》,目前正在「審議」之中。此法如果獲得通過──其實他們要想通過便通過,叫人大審議一下,無非是從口袋摸出一枚橡皮圖章。記得2000年的《反邪教法》和2005年的《反分裂法》也是這樣被通過的──將全面禁止新聞媒體(包括港澳和海外媒體)發佈未經批准的突發事件報導,否則將被「罰款5萬到10萬元人民幣」!

中國大陸媒體已被當局閹割乾淨(包括愛琴海這樣的民間網站更是首當其沖),無法起到像海外媒體那樣的監督、揭露與批判作用,發生在國內的很多「突發事件」的真相都是直接由海外媒體曝光的。海外媒體對於揭露中共邪惡面目、反映苦難民眾呼籲起到了國內媒體無法起到的先鋒作用。所以他們才不顧言論自由的普世價值,把《突發事件應對法》的打擊範圍擴大到了海外新聞機構及駐華記者!

在我看來,此法草案之惡、之邪、之荒唐可笑,已到了喪心病狂,登攀造極的地步:首先,中共自1949年武力奪取政權後,對新聞媒體和大眾輿論的控制一直看作性命攸關,89年六.四前夕媒體一度「失控」讓他們記憶猶新;特別是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海外網站的勃興,讓他們如坐針氈,看到末日正向他們走來而惶惶不可終日。繼違憲制定《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全面扼殺國內網絡的自由空間之後,現欲拋出《突發事件應對法》,妄圖將中外媒體一網打盡!這個近乎瘋狂的舉動是惡上加惡。

其次,進一步反映出了炮製者確實已經到了窮途末路,思維混亂的地步,縱然國內媒體皆已淪為極權專制的喉舌,那麼海外媒體(包括香港獨立報刊)是他們的惡法能任意控制的了嗎?譬如像《動向》、《大紀元》、《民主論壇》等等這樣的海外中文媒體,每天都在「冒犯」他們的「突發事件應對法」,難道也須向中共繳納罰款不成?

中共為了應對「活摘門」,看來他們是連常識都顧不上了。只有來日無多的亡命之徒才會有如此的心智紊亂、喪心病狂的企圖,只有如過街老鼠似的極權殘餘才會制定出如此倒行逆施的邪惡法規。前幾天,我在回答海外電臺記者就此事採訪時說過,他們現在被全世界正義輿論圍剿之下,真的是狗急跳墻了,什麼的體面都顧不上了,掄起惡法赤膊上陣了。同時,我也提醒人們注意:極權暴政在垂死掙扎之際,什麼樣的瘋狂舉動都能做得出來,國際社會必須對此有清醒的認識和應對措施。

毛澤東的一句驚世名言

前天從一家著名網站上看到了一句從未透露過的毛澤東的驚世名言:「專制制度必然具有獸性,與人性是不相容的,獸性關係只能靠獸性來維持。」網上介紹說,這是毛澤東在中共窘困、捉襟見肘時,曾這樣解釋過黨的殘暴根源。在我的記憶中,這樣的話連希特勒和斯大林卻羞於出口,這完全屬於惡魔撒旦和地獄閻王之聲!用這句話來為「活摘門」作註釋,一切疑問迎刃而解。

有人可能會不相信毛生前會說這樣的,但我是相信的。甚至,他的僵屍躺在天安的廣場南邊的「毛主席紀念堂」整整30年之後,我知道正是他的如此這般的名言,仍然「英明地」、「天才般」地指導著這個黨、這部國家機器維持著「獸性的專制制度」。

君不見,在毛澤東身後,1989年六.四證明了一次,1999年鎮壓法輪功又證明了一次,此後,包括汕尾東洲坑村大屠殺、北京上訪村大迫害、蘇家屯活體摘除、臨沂沂南陳光誠案等等等等對中國人民的虐殺殘害,無不在證實毛澤東這句驚世名言的頑強的生命力。

「天安門三壯士」確實做在了愚昧國人的前頭,可惜他們荊軻刺秦王式的壯舉當時未被人們所理解;記得吳祖光先生在一次政協小組會議上也說過一句名言,大意是,如果不將毛賊的屍體從紀念堂中搬走、燒掉,中國永遠不會進步!吳老此言當時曾被京城的知識精英們視為「瘋語」。

儘管列寧和斯大林的屍體早已被從紅場可恥挖了出來了,但這具必須對八千萬同胞的非正常死亡負全責的罪魁禍首,至今仍無比榮耀地橫陳在全世界最大的廣場上,像當年檢閱百萬紅衛兵那樣,每天接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朝覲者(我相信,他們當每個人至少有一位親屬或朋友遭受過這具僵屍生前的迫害)。所以,這份7月7日公布的調查報告,它的始作俑者就躺在紀念堂的水晶棺材之中!

獨立調查報告中的一段話「這些指控如此令人震驚,以至於人們幾乎不可能相信它是真的。儘管人類目睹了這種墮落,如果這些指控是真的,將代表一種對這個星球來說屬於新的詭異形式的邪惡。」讓人印象深刻,但細細一想,此種詭異形式的邪惡並不「新鮮」,因為它的領袖早已將此謎底一言道破,這隻能說明世人實在是太過善良了。

毛澤東僵屍至今仍陰魂不散,「活摘門」之爆發和《突發事件應對法草案》之出籠,都可以在此找到合乎邏輯的答案。

2006.7.11.寧波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