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风感冒!中央政治局这样谈六四(多图)
 
门礼瞰
 
2006-6-6
 

6月4日,屠城之后的北京城,坦克压境。(人民报)

【人民报消息】近年来中共收到有关八九政治风波的意见信函,有二千五百多份。这根本不包括那些六四的流亡学生、职工等及其家属,以及“天安门母亲”等的要求平反或要求回国定居、探亲的信,这仅仅只是那些中共认为对它完全没有敌意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其他“朋友”们的意见信函。

即使是这样,中共依然非常紧张,闻见「六四」风就伤风感冒。

中共杀人没有犹豫忸捏

民主党派人士十多年来曾多次提出建议:如果对八九政治风波的定性、处理能作出纠正和平反,有利于国家社会各阶层的团结和构建和谐社会,有利于共产党的领导和增强自信,有利于“国家”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有利于以建设为中心的凝聚力和积极性。

但是,中共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它唯一相信的就是坦克车机关枪和金钱加谎言。中共从建党后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在联合国、在台湾香港找人为他发声,不使上钱,谁会昧着良心替它说话举手呢?


青岛买400多万元装甲防暴水炮车想干什么?
争鸣杂志6月刊报导,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民盟中央主席蒋树声、致公党中央主席罗豪才、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等都提出:分阶段作出若干修正、纠正,把可能发生的震荡控制在一定范围,在稍后宣布撤除八九政治事件中对学生的通缉令;准许流亡学生、职工和其他人士返国生活、探亲、工作等;对八九政治事件的性质进行纠正并作新的政治结论。

1989年6月4日,17年前的那一天中共可不是分阶段杀人的,一颗开花子儿打入身体立刻就炸开,进去眼儿小,出口一塌糊涂。这是国际上禁用的子弹。但中共使用了。如此残忍的举动,中共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忸捏,而要平反时却担心“社会动荡”。开枪杀人时怎没有担心过社会动荡呢?

五月十三日,这对中共是一个敏感的日子,这一天,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今年第十七次会议,对「六四」事件又一次进行了复议。

会议有二大议题:一是通报社会治安,一是对八九血洗天安门进行复议。这是自1991年以来,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就「六四」事件进行复议,只有1996年、2001、2003年这三年没有复议。

罗干曾庆红在会上的两个通报

会议先由罗干把持的《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来通报中共最关注的「稳定」情况,再由曾庆红把持的中央书记处通报在党内、民主党派高层、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的调研内容,然后进行复议。罗干和曾庆红为了进政治局常委会,十六大前打的不亦乐乎。这两个人为了把持权力在会上把“平反”说的比沙尘暴、泥石流和火山爆发还可怕。

与会者虽然明白他们嘴里冒的全是虚火,但都顺水推舟的说,“当时局势下采取的措施是正确的,是没有其他选择的,否则将是一场国家灾难。”

言外之意,六四镇压是正确的。

不停止现行罪恶,平反六四没有实质意义


汕尾被杀农民家属悲愤难已!(人民报)
平反六四对中共来说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毕竟那些决策者都已死去,问题是这会带来一连串的后效应。那就是不停止现行罪恶,平反17年前的六四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这,正是中共感到最困难最棘手的事情。

现在,江绵恒负责的金盾工程已经在大陆实施,内地各市已在公共场所、交通站点普遍安装全天候录影监控装置。中共拨款280亿元,分三批进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珠海、沈阳、重庆、天津为第一批。用人民的血汗钱去监控人民。这比六四还可怕啊,一年365天,年年月月日日生活在恐惧之中,这个日子怎么过下去?

还有,一个小城市就花400多万元买一辆装甲防暴水炮车来对付老百姓,共产党什么都不生产,是老百姓养活了这个庞大的专门残害人民的恶党,人民为何要继续养活它呢?谁需要它平反?中共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下去。

六四十几年之后,中共在汕尾、中山等等地区出动坦克或开枪杀害无辜百姓,这不是一个两个地方,在中华大地上这是个普遍现象。据中共司法部透露,仅仅今年1月至4月底,省一级公安、法院就已收到1460多宗冤错案受害人及家属提出要求中共政权作出赔偿和道歉。独裁体制不毁掉,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怎么能解决?

另外,平反了六四,把赵紫阳软禁到死的问题怎么定论?中共高层谁来承担责任?

最要共产党命的是,活体摘除器官的罪行和赚取数以万亿元的血钱要不要追究?江泽民、罗干们各分了多少?罗干去阿根廷购买矿山的钱从哪里得来的,得了多少?存在哪里?这些钱是多少生命换来的?别忘记,罗干可是中共公检法的最大头儿,政治局常委,专管社会治安的,一个政权让这样的人坐在这个位置上,这个政权还能让它维持吗?

如果中共平反了17年前的恶行,现在仍每日不断干着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屠杀,使中华大地出现更多更多的“天安门母亲”,甚至连“母亲”也给开膛破肚,内脏洗劫一空,这种平反有什么实质的现实意义呢?有什么可欢呼的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