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上盘甜品 老江绝密近照曝光(多图)
 
肖庆庆
 
2006-5-17
 

小蚊子官儿李国蔚成党祭品。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5月17日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看贪官藏钱有多“辛苦”》,真是在替中共大贪官们酒足色饱后上个甜品,调剂调剂胃口。不过看到最后,我觉的大贪心更苦,不但心苦,身也苦。

报导说,「近日,原江西省赣州市公路局局长李国蔚因受贿197万元、367万多元财产来源不明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令人称奇的是,在查处过程中,办案人员获得一条信息:李国蔚家里有一个煤气罐,是李国蔚请人精心制作,专门用来窝藏赃款的。在这个煤气罐底下的夹层里,办案人员起获了大量赃款,而这个煤气罐居然还能正常使用。除此之外,他还把大量钱财放进密码箱后藏到垃圾堆里。」

赣州市原是个县,后改为县市级,这个李国蔚连县太爷都不是,才是县里的公路局局长,新华网拿个连七品芝麻官都不是的针尖大小的官儿调侃来调侃去,也不嫌嗑碜。

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看了报导,我感觉李国蔚和“三个代表”江泽民相比,纯粹是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李国蔚搞来几百万元看的比天还大,还特制什么夹层煤气罐。人家江泽民一次就转出去200多亿人民币的外汇,才感觉仅仅是晚宴前吃了一小碟冷盘。那些钱要是给李国蔚,他能吓的打点滴。呵呵,这下看出不同了吧?胃口越大的越能做中共的大官,胃口只盛几百万的也就只能在县里混混。

还有,既然李国蔚把钱藏起来,那就得偷偷摸摸的花,煤气罐都装满了能塞进几个钱啊,更不用说只动用煤气罐底下的夹层。啧啧,哪儿像整天开会誓言抓贪官杀污吏的罗干那么爽气,光咱知道的,前不久他官访阿根廷,半路一甩手就以个人名义掏钱买矿山。李国蔚搞来弄去,就是那几个死钱儿,花一个少一个。人家罗干那是钱生钱啊!江泽民更了得,前几年光一次存在加勒比海地区银行里就是近30亿美金,每天的利息是多少?!一天的利息就比李国蔚贪污的全部还要多的多。

所以,中共买官卖官红火至极,官升一级,那来的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别说吃香的喝辣的,包几个二奶,买别墅置商厦,连儿子在学校厕所里擦屁股都是几张百元大钞。国内折腾不过瘾,现在百万干部家属移民海外,把外国的房地产价格抬的让外国人干看着流哈喇子。

制度性犯罪


部份省职务犯罪举报数
和侦办数一览(动向)
二月下旬,中共中央组织部和公安部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一份关于干部家属在港澳特区和国外定居情况报告。三月初,该报告已由中办、国办批转至地、厅、师级机关。该报告披露:截至2005年底,干部配偶、子女,已经在港澳和外国定居,初步统计人数为一百十八万七千七百多人;其中高级干部配偶、子女有二十万零七百五十多人。另外,正在港澳和外国经商的干部配偶、子女,有十五万三千多人;正在外国留学、进修的干部配偶、子女,有十三万八千三百多人。

该报告还披露:干部配偶、子女,拿着不是正道儿来的钱在外国过着豪华生活、沉缅于声色犬马、灯红酒绿的世界,当个活样板让当地人都知道中共是什么东西。

据中共自己统计,那些移居境外、外国干部家属经商的情况是:100多万干部家属子女,在港澳、外国定居,其中有12万至15万人是经营和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年达850亿美元至1200亿美元。20余万在港澳、外国定居的高级干部配偶、子女拥有财产6000亿美元以上。

李国蔚和这些没叼着金碗出生,但抢别人金碗发财的中共高级圈子里的人相比,简直是乞丐。

谁是黑社会


李国蔚特制的煤气罐,把贪污受贿的钱
藏到夹层里。
新华网报道说,「真是让人瞠目结舌,贪官竟然把钱藏到了改装后的煤气罐里,而这个煤气罐还能正常使用。这怎么看,都像是贩毒分子惯用的手段。类似的事情我们在媒体上没少看到,不法分子大动干戈,将车辆或船只改装,在夹层里携带毒品。或许这个李国蔚也是从中受到了启发,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灵机一动,将煤气罐进行了改装,指望瞒天过海。」

新华网不提醒,咱还没往这方面想,新华网这一指点,咱才明白小贪官们想瞒天过海,大贪官们真就过了海啦。前两天网上披露,海军就是用军舰护航走私贩毒的,还将法轮功修炼人绑架到船上走私到国外,进行活体移植,器官卖了大价钱。沈阳老军医透露,2005年一年至少走私了950个法轮功学员到海外活体解剖。难怪罗干那么有钱呢,原来是通过这条血道发的大财!

这些谁敢查?谁查谁?新华网就能挖苦那些蚊子官儿,越高的犯罪越大的官越是不敢动,也不能动,净拣那些县市镇级芝麻绿豆官当共产党反贪的祭品。

新华网还报道说,「看看近年来落马的一些贪官,其藏钱手段是五花八门,令人“叹为观止”:将钱或存单放在花盆里、席梦思内,埋在院子内的泥土里、院外的垃圾山下,密封包装后放在抽水马桶里,有的干脆是随身携带,如将存单放在特制的皮带内等等。如原贵州省长顺县政协副主席、县发展计划局局长胡方瑜就是因为藏有巨额存单的皮带连同裤子被小偷盗走后又扔掉才东窗事发。」

小贪官的这些蠢办法能让罗干们大牙笑松动:「怪不得这些小子成不了大气候,小打小闹什么时候能闹出个名堂来?!」确实江泽民罗干做的是「无本万利」的大手笔交易,活体移植器官不但能大把大把的往回搂钱,而且捞的都是外币。这钱直接存在国外就齐了。

该炸到的都给炸蹦了

要都这么顺顺当当的,政治局也不会在罗干的坚持下做出这么一个决定:「会议之日起,原则上,所有副省级以上的党和国家干部查处贪污腐败等违法行为的,不再移送法院等司法机关。案情不太严重的,或者退回钱财,有悔改意思的,可以勒令退职、停职或者开除,内部通报;情节严重的,则统一由纪律检查委员会处理。所有案情不得向社会大众公开。以免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

看来,那些小贪官们尽管一再东窗事发,也只不过在他们那个县里兜兜转转,而大贪官大屠夫江泽民罗干们亲自操纵指挥的摘除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就不仅仅事发在党的怀抱里,而是在全世界电视直播时,栽倒在白宫的南草坪上。

那真是数百颗原子弹爆炸的威力啊!

这一炸,把该炸到的都炸蹦了、炸懵了,罗干、曾庆红、周永康等等全部出动。走不了路的江泽民给炸的坐着轮椅、轿子到处乱窜。

一张证明江鬼虚弱至极的图片


5月中旬,虚弱的江鬼裹在一个黑棉猴里。

山东章丘市有一座百脉泉公园,为方便江的轮椅通过,所有台阶都用木板改铺成坡路。看到这个新闻,我想:要是有人拍张照片放在网上就好了。 没想到,还真有有心人,为了证实江真的无法走路,竟然近距离拍照到江泽民坐在轿子上,并且迅速刊登在网上,让大家瞅,那叫绝!

有人说,江泽民鬼头鬼脑,真是一点不假,5月中旬,江居然裹在一个黑棉猴里面(我们北方人管连着帽子的棉大衣叫“棉猴”)仅露出中间那点儿脸,也好,一点儿不露,怎么证明那是江鬼呢。

有人说江那是摆谱儿吧?这哪里是摆谱儿啊,我是坐过那种轿子的,可受罪了,凡两条腿能支撑在地上的,谁愿意平地上让人抬着走?上山下山就更受罪了,随着坡度人在轿子里前仰后合,两手不紧攥,就折大饼了!

江鬼衰到这种程度还要窜出门去,亲自指挥消灭罪证,不到生死关头,倒找钱也没人干哪!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