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坎坷的人生 刚直勇敢的王文怡(多图)
 
崔婷婷
 
2006-4-26
 

善良又高贵的王文怡博士
【人民报消息】4月20日,胡锦涛访问白宫吸引了全世界所有主流媒体。然而没有人想到,媒体的焦点最终集中在一个东方女性的身上:一个47岁有两个孩子的中国女人,一个在美国生活了16年的医学博士兼记者——王文怡女士。

身材清瘦,外表美丽温和,说话柔软,不急不躁,脸上总是挂着亲切微笑的王文怡,此时,她响亮的呼喊声让人听起来是那么急迫和悲痛,带着巨大的穿透力,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位现场的越南记者事后说,他感到王文怡的呼喊声中有很强大的能量场。

坎坷的人生 刚直勇敢的性格

据悉,王文怡出生在1958年,那是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的头一年。童年虽然在饥荒年月度过,但政治和贫穷对天真烂漫的孩子来讲,没有留下过多的阴影。只是记得在一个被称为先进的幼儿园里,顿顿都吃面汤面条,最后到了别人一说起面条小文怡就条件反射一般的呕吐。直到上大学,王文怡才不再因为面条而呕吐。

从小家里就悄悄的有一种压抑,长大后妈妈才告诉王文怡:姥爷在40年代时,为了养家糊口开铁匠铺时有国民党军人来修过枪,50年代末在中共强迫老百姓“坦白检举”时被当年的伙计揭发,从此成了“历史反革命”,在逼着不停的交待问题、不停的检讨思想中,耿直内向的姥爷在当权派的眼里,总是认识不深刻。于是姥爷经常挨打。

1959年的一天,姥爷突然请假回家,嘱咐了这个、嘱咐了那个,要家人互相照顾好。姥爷临离去时,抱起几个月大的小文怡,说:“这孩子什什么时候能长大啊?”说完流下了眼泪。第二天妈妈就接到电报:姥爷服毒自杀了。死后还被共产党说成是“自绝于人民”。那滴从姥爷眼中流出的泪水,带着对生命和亲人的无限依恋和万千不曾吐露过苦涩,浸透了妈妈的一生。

幸好家里有爸爸支撑。王文怡的爸爸是单位和邻居公认的大好人,认真耿直,是小文怡由衷敬重的人。“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爸爸突然被挂了牌子批判。原来爸爸年轻时没钱上学,听说宪兵军官学校不收学费,就进了国民党的军校。“文革”中这就成了罪证。后来,爸爸又不小心把“万寿无疆”写成“无寿无疆”,又被加上了“现行反革命”,全家人都觉的末日来临一般的极度恐惧。从此,爸爸动不动就被拖出去打一顿,妈妈时常被押去陪斗。

爸爸被打成反革命对奶奶的刺激很大,一向沉默寡言却常常流泪的奶奶从此开口讲述往事了。奶奶27岁守寡,本想把孩子拉扯长大,自己守节从一而终。但是到50年代,共产党强制把奶奶分给一个贫农作妻子。奶奶生不如死中的熬过了那几年被共产共妻的日子,直到爸爸回北京,才被“赎”了出来。

身边最亲近的亲人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对于年纪小小的王文怡来讲真的无法弄清楚这是为什么,但她坚强的承受着。因为姥爷和父亲被迫害,她和弟弟到处被人欺负,吃了许多苦头。一次,不到六岁的弟弟被一群男孩围打、谩骂,弟弟吓的爬到树上去躲。小文怡毫不畏惧的跑过去,孤身应付那群男孩,把弟弟解救了出来。当她哄着嚎啕大哭的弟弟时,她小小的心里其实充满了椎心的痛和强烈的愤慨,以及许许多多的困惑。……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求自己什么都要做好,要做的比别人更好。

坎坷的人生,造就了她不畏艰辛,不畏惧暴力,刚直勇敢的个性。

当面质问江泽民为何迫害法轮功

“文革”后,王文怡考上了白求恩医科大学,后来又来到美国留学,现在是一位病理学家、美国《医学生活》杂志的主编。几十年的人生坎坷,心中许许多多的困惑,因阅读了《转法轮》而释然,从此王文怡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了身心的健康。

1999年,中共迫害开始法轮功。因王文怡的亲人受过中共迫害,她对被迫害的痛苦有亲身体验,尤其是当她看到从大陆传来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其中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有几个月大的婴儿,迫害的残暴程度远远超过历次政治迫害运动。王文怡还发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直接火化不查身源”是反人类的群体灭绝罪恶,在这种邪恶的屠杀面前,她无法保持沉默。她挤出所有能利用得上的时间,去过许多地区和国家,找到许多政府、机构、团体、媒体、许多人讲法轮功的真相,她多次走进美国国会……尽她最大的努力呼吁世界各国帮助制止迫害。

2001年,江泽民出访马尔他,当时已经是《大纪元》记者的王文怡在申请记者证时,因中共领事馆官员的施压被拒。但是这难不倒她,她依旧来到了马而他抗议。有一天,王文怡走路时,正好遇到在散步的江泽民。王文怡神奇的穿过层层警卫,从容走到江泽民的面前,当面抗议迫害法轮功,要江泽民立刻停止迫害。江泽民先是扭头走出10多米,然后又返回来失去理智般的手舞足蹈,对这王文怡大吼大叫。这事使法轮功在马尔他一夜之间举国闻名,人人都认识了王文怡。最大的媒体上天天都有法轮功的消息。

2002年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江泽民的保镖认出了王文怡,向当地警方诬告她,并施压和威迫警察把她关押三天。王文怡给一个圣彼得堡的记者打电话,然后开始绝食。那位记者接到电话又通知了许多圣彼得堡的同行,各大媒体记者一起抗议当局侵犯人权的做法,王文怡被无条件释放。出狱时100多个记者把王文怡围在中心,每位记者都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认真聆听王文怡向大家介绍法轮功的真相。

中共伺机报复

2005年5月初,王文怡父亲在大陆突然去世,家里等她回去见父亲最后一眼。王文怡归心似箭到中领馆延长护照准备回国。

中领馆趁机报复,不顾伦理,把王文怡的护照扣下,不许王文怡回国。在王文怡悲痛的心灵上撒盐。

王文怡的老母亲知道女儿不能回国给父亲送葬,在电话中就忍不住痛哭失声。

为抗议中共反人性迫害,哀悼亲爱的父亲,王文怡于5月20日在中领馆门前绝食静坐一天。

为制止反人性大屠杀 对布胡喊话

2006年3月,一位资深的中国记者凭着确凿的证据通过大纪元报社向世界透露:中国存在着一个巨大的以法轮功学员为供体的器官移植市场。王文怡作为记者和医学专家多次采访了这位良心记者。

中共的暴行令王医生感到揪心的痛苦。她说:“我认为正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体摘除和灭绝性迫害是全人类需要共同制止的罪恶,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惨烈、最大规模的灭绝。”更令她感到不能忍受的是,国内大量医院突然表示“5.1”前后会有很多器官供体。显然中共为了灭口,正在大规模屠杀法轮功学员。事态非常紧急。

2006年4月20日,在白宫南草坪上,全世界媒体都集中到这里,当胡锦涛开始讲话不久,记者席上的王文怡拿出“法轮大法好”的黄色横幅,一字一顿的隔空喊话,每喊一个声,许多听到的人都感到全身都被震动得一抖。那一瞬间,她把个人的一切:博士头衔、丰厚的收入、优越的生活、即将获得的美国公民身份等等都抛诸脑后,什么都没有制止屠杀,挽救生命更重要!她的声音高到要撕裂一样:“总统先生,制止他(胡锦涛)杀人!”“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

她大声的呼喊,再次把世界媒体的镜头聚集到她身上。原来大陆正在发生着惨无人道的屠杀,有很多人被不打麻药、活生生摘取了器官而死亡,这种屠杀正在发生,凶手正是中国共产党。党魁胡锦涛完全知情,却能优雅的跑到白宫来听21响炮。美国人不会对这样麻木不仁的客人感兴趣。

4月21日,王文怡无保释放,在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CNN)采访时,王文怡平静的说:“作为一名医生,我想挽救生命,我觉得这(指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违反医生的职业标准,也违反人性。我知道救人更重要。我知道人性超越一切。”

有许多人把王文怡称作女英雄,许多人说她是“伟大的女性”,有记者把她比作“民权之母”Rosa Parks女士。王文怡的确当之无愧。


2001年,在马耳他,王文怡神奇的穿过层层警卫,从容的走到江泽民
面前,抗议残酷迫害法轮功。江大动肝火,情绪异常激动,手舞足蹈,
大喊大叫,不停的重复中共瞎编出来的诬蔑之词。(RMB资料)



4月20日,王文怡大声呼吁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



所有媒体的镜头对准了王文怡。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