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怡走出法庭 西方主流媒體第二次全鏡頭聚焦 (多圖)
 
2006-4-22
 



4月21日下午,大紀元記者王文怡在華盛頓地區法庭外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言。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唐宇4月22日報導)4月21日下午,大紀元記者王文怡在華盛頓地區法庭提出個人擔保後獲釋。部分華府法輪功學員隨後在法庭外召開新聞發布會。華府智庫、非政府組織代表及華府人權律師在新聞發布會上,呼籲國際社會密切關注並制止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幾乎所有的西方主流媒體到場報導了新聞發布會。這是西方主流媒體第二次全鏡頭聚焦法輪功學員。



新聞發布會現場。幾乎所有的西方主流媒體到場報導了新聞發布會。

4月20日,布什和胡錦濤在白宮會面時,作為大紀元記者的王文怡在現場喊出了“停止活體摘除法輪功器官”、“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等字語,隨後被帶離現場。王文怡的驚人行動,當時讓正聚焦布胡兩位領導人的世界記者們立即掉轉鏡頭和目光。

辯護律師否認所有罪名

據大紀元記者亦平華盛頓DC報導,目前,王文怡被控企圖“恐嚇、脅迫、驚嚇或騷擾中國國家(中共政權)主席胡錦濤,當時胡錦濤正以外國官員身份出席美國政府舉行的儀式”。

王文怡的辯護律師波斯指出,王文怡被控的這些罪名,使美國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第一修正案“憑空消失”。波斯強調,法庭宣讀文件中陳述的這些行為,不足以支持王文怡被控的罪名。波斯說:“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王文怡曾經企圖恐嚇或騷擾中國國家(中共政權)主席胡錦濤。”

波斯提交動議,請求法官撤消王文怡被控的罪名,但法官羅賓遜沒有接受波斯的請求。本案將於五月三日上午9:30重新開庭聽證。王文怡在提出個人擔保後獲釋。

作為醫生我無法忍受

王文怡說,最近先後有兩個證人站出來暴光蘇家屯罪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我作為醫生聽到這樣的消息覺得無法忍受,醫生本來應該救人。她同時表示,她的行為完全屬於其個人行為,完全取決於其個人想法。

大紀元當天發表聲明中說,“通常情況下這種做法超出了大紀元所遵循的專業記者的行為,大紀元對發生此事表示遺憾。”

負責簽發參加白宮活動媒體記者證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名發言人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說,大紀元是一個合法的新聞機構,大紀元記者以前多次報導白宮的活動。

弗雷德里克-瓊斯說,“他們一直表現專業,我們沒有理由不允許他們進入。”

除王文怡外,大紀元駐華盛頓的攝影記者麗莎也參加了4月20日的白宮活動。

王文怡事件離不開法輪功受迫害大背景




法庭外的新聞發布會由美國華盛頓人權律師泰瑞-瑪什博士主持。

法庭外的新聞發布會由美國華盛頓人權律師泰瑞-瑪什博士主持。瑪什說,“談到王文怡博士和今天發生的事情,如果離開了在中國發生的迫害法輪功,離開了普遍發生的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摘取器官,並將他們投入焚屍爐;就好象談到馬丁路德金,而不談到人權運動;就好象談到甘地,而不談到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就好象談到露絲帕克,而不解釋種族隔離。”

瑪什律師請所有到場的人士,把這個事件放入一個更大的背景中,那就是在中國發生著的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虐殺。

瑪什律師說,從目前已經收集到的大量直接證據來看,“那些和平、善良、富有同情心的人們,在全中國的勞教所、醫院被殘忍的殺害。在他們還活著的時候,他們的器官被取出,並被高價販賣。”

瑪什律師說,王文怡博士是這方面的專家,作為一名醫生,她曾發誓要挽救生命,而中國的醫生不是在挽救生命,反而在謀害生命。瑪什再次請求大家把王女士的行為放到這個大的背景之中。

法輪功學員遭遇世上最慘烈的迫害




華盛頓哈得遜學院民事司法改革和國際宗教自由研究項目主任麥克-豪爾維茲在新聞發布會上。

華盛頓哈得遜學院民事司法改革和國際宗教自由研究項目主任麥克□豪爾維茲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這裏有一些網址,有英文的,日文的。上面寫著,你要幾千個器官,儘管來吧,我們這裏有。這就是法輪功學員所面臨的迫害。

我們這些局外人最終會了解,他們是世界上受迫害最嚴重的人們。我們有理由相信,那些迫害的集團最害怕不懼怕它們的人。”

呼籲全面調查中國勞教所

世界人權執行主任蒂姆-庫泊接受採訪時說,“毫無疑問,美國政府需要深入調查中國勞教所、集中營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指控。中共在被指控三個星期以後,才首次宣布允許國際社會去調查。這種轉移被關押者、並銷毀證據的行為暗示我們,需要深入中國所有勞教所調查這些問題。”

庫泊呼籲美國政府和聯合國酷刑組織到中國所有的勞教所進行充分的深入調查取證,並希望對中共的反人類罪行提出控訴。

為媒體沉默感到悲哀

來自澳洲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曾在中國被非法關押迫害,關押期間,她曾經被威脅說,如果她不放棄,就把她送到東北的一個地方去關押,永遠都不可能再回來了。

她在法庭聽證會後接受採訪時說,作為法輪功學員,我非常理解王文怡為什麼這樣做,這場迫害已經持續七年了。同時我也為媒體感到悲哀,當證人披露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暴行,媒體、政府還保持沉默。直到作為記者的王文怡用這種“出格”的方式,所有的記者才把鏡頭對準了法輪功學員。這本身就是一種諷刺。

她說,有的記者說,這場迫害已經持續七年了,法輪功每天都遭受迫害、迫害、迫害,已經沒有新聞價值了。可是每一個被迫害致死的都是一個鮮活的生命。作為媒體、作為政府官員,問一問自己的良心。

參加新聞發布會的法輪功學員打出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營救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橫幅。




前來迎接王文怡的法輪功學員打出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營救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橫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