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屯暴行!牽連著一個人類史上最大的疏忽
 
作者:李天笑
 
2006-4-2
 
【人民報消息】已知線索顯示,至少有八個省市以法輪功學員作活體器官供體,蘇家屯式集中營遍布大半個中國,而目前揭露出來的蘇家屯只是三十六個集中營之一。也就是說,蘇家屯不是個別現象,它是不斷發動政治運動(文革等)、實施武力鎮壓(六四、汕尾等)的中共顯性地殘酷迫害民眾的典型形式之一。另外,從大規模活摘無罪的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焚屍滅跡的殘暴程度看,中共已經將古拉格和奧斯維辛嫁接成中共獨有的群體屠殺形式,把對人的生命的踐踏和對人的尊嚴的蔑視發揮到現代文明無法承載的地步。

這樣,分析蘇家屯暴行的視角就不能侷限在違背醫道或器官買賣,甚至是謀財害命這種孤立的刑事犯罪的範圍。這是共產黨在歷史上劫持國家政權對人類的又一次集團性犯罪。所以,任何經濟學、社會學、政治學、倫理學,和統計性的總結都不能窮盡共產黨的整體邪惡,可能都只是小範圍地說明了產生蘇家屯暴行的原因,在此不再贅述。

簡單的說,產生蘇家屯暴行的根本原因就在於共產黨的存在。這樣一個不能再簡單的道理卻牽連著一個也許是人類史上最大的疏忽。60年前,人類消滅了法西斯,卻馬馬虎虎地沒有去清算法西斯。請注意,不是說人類沒有懲罰個體法西斯罪犯。從紐倫堡和東京的國際刑事法庭,到猶太人的追查組織,人類至今仍在追查法西斯罪犯。而是說人類沒有深究產生法西斯的原因。再請注意,並不是說專家學者沒有從經濟危機、德、日、意的文化和社會背景,他們甚至從國際關係、領袖個人氣質、心理病理學等許多細緻方面深入探討過這類話題。而是說專家學者沒有去深究法西斯的共產黨根源。直到今天,清算法西斯和清算共產黨是分開來做的。2005年人們追思了奧斯維辛60周年,同年歐委會通過了譴責共產主義罪行決議。在這之前,考特斯 (Stephan Curtois)在1997年出版了「共產主義黑皮書」。但共產黨與法西斯之間的源緣沒有引起充分重視。這種間隔體現了這個最大的疏忽。

要了解共產黨與法西斯之間的源緣,姑且先把一切退回和精簡到希特勒對此問題的認識。希特勒承認他是向墨索裡尼學的。他說:「不要推測說意大利發生的事件對我們沒有任何影響。如果沒有法西斯的黑衫黨,很可能就不會有納粹的褐衫黨。」而墨索裡尼則承認他是向列寧學的。墨索裡尼不但是意大利共產黨的創始人,而且誇耀他創立黑衫隊是學習了列寧開創的穿黑色短皮衣的「契卡」(克格勃前身)。墨索裡尼的「黑衫隊」作為法西斯黨的打手以暴力手段襲擊意大利一切不同政見的組織,其恐怖手段的鼻祖卻是列寧。

希特勒的坦承為西方學者對納粹與共產黨繼承關係的深入研究和精僻分析做了鋪墊。路德維格-馮邁希斯(Ludwig von Mises)指出,納粹不但從布爾甚維克學習了奪取政權的方法,而且學來了集中營、一黨專制、黨和其成員的特權、附屬黨派、秘密警察、流放制度、宣傳鼓動、間諜手段等。納粹甚至摹仿蘇共的服裝、同志稱呼(Partei genose)和軍事用語。納粹與共產黨的相似和相容已達難分你我的程度。約翰-雷(John J. Ray)認為,希特勒不但自稱是「社會主義者」,而實際上就是布爾甚維克式「社會主義者」。希特勒和列寧都崇拜法國大革命的雅各賓派。列寧宣稱自己是雅各賓派。1918年,列寧親自定制了羅伯斯庇爾的石像供奉在克里姆林宮裡。而希特勒一生中最崇拜的人物就是雅各賓派的擁躉拿破侖。大量史實清晰地構劃出從列寧到墨索裡尼和希特勒之間的繼承軌跡:納粹法西斯確實源於共產黨。

再從集中營這條線索追下去。在譴責蘇家屯集中營暴行時,人們往往說比納粹集中營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也持此觀點。不過我以為其中的原因是「黑」源於「紅」,而且「紅」甚於「黑」。納粹以黑色為象徵。黑代表了死亡。共產黨以紅色為象徵。紅代表了血腥加死亡。如果說黑色的納粹集中營就是死亡營,那麼紅色的共產黨集中營還要榨乾你每一滴血包括器官,然後讓你死亡。列寧的蘇聯紅軍於1920年2月攻下阿爾漢格爾斯克,兩個月後占領了索洛維基群島,緊接著就將第一批犯人關進了島上的修道院裡。1923年,蘇共(布)建立了人類現代史上第一個集中營。集中營從一開始就成為共產黨從肉體上消滅政敵、從經濟上為社會主義提供無償產品和勞力的迫害基地。索洛維基群島正是古拉格勞改營的最初樣板,以後其他勞改營的規格和模式大都由此而來。蘇共的政治犯,包括社會革命黨人、孟什維克及及宗教界人士都被關押在島上。這些犯人逐漸被強制進行生產性勞動,他們從事木材采伐、建築生產、打魚捕獵和海產品加工等等。以後又發展從事各種農牧業、修建鐵路、公路、水壩等公共工程。蘇聯全國幾百所集中營是蘇聯經濟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安妮-阿普爾鮑姆查閱了解禁的俄國官方檔案,探訪了古拉格監獄的幸存者,並親自去勞改營實地考察寫出了《古拉格:一段歷史》,重述了索爾仁尼琴經歷的往事。該書令讀者震驚的並不只是古拉格的黑牢內幕,還有作者論據詳實的結論:與旨在滅絕猶太人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不同,古拉格是蘇聯計劃經濟的產物。

中共的勞改制度是直接從蘇共那裏學來的。而蘇家屯式集中營又借鑑了納粹集中營快速短期大規模群體滅絕猶太民族的經驗。根據最新的瀋陽軍區軍醫證人的證詞,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這就非常清晰地顯示出:把大批法輪功集中當成產品原料、商品或實驗品,在消耗和榨盡中銷毀的做法,不但秉承了蘇共古拉格集中營奴役而後殺戮的原型,也與納粹集中營大批迅速銷毀的屠殺手段一脈相承。因此,蘇家屯是將蘇共和納粹嫁接成的群體屠殺形式。可以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蘇家屯。

60年前人類消滅了法西斯。15年前人類把共產主義的一半在東歐送進了墳墓。但剩下的一半仍製造了中國人所有的苦難,包括蘇家屯。蘇家屯暴行和剛剛嶄露的甘肅成百人頭骷髏,以及紛至沓來的更驚人的黑幕,給了中國人退出中共惡黨更充分的理由。毫無疑問,共產主義剩下的一半將在洶湧而來的退黨大潮中結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