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两会 又起「非典」
 
作者:梅酉
 
2006-3-7
 
【人民报消息】中共的“两会”已堕落成名副其实的党代会了,之所以还是“人民”代表,那只不过是皇帝的新衣罢了。哪个人哪个民需要这样每晚住宿消费在400元人民币、出入高级轿车加警卫的代表呢?世界上又有哪个国家的所谓由人民选出的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却害怕与人民见面呢?

每年3月份的北京,因“两会”的如期举行愈来愈多的汇聚着不同的人流,当然,能够面对媒体豪言壮语的仍然是这帮代表们,令代表们尴尬和害怕的是全国各地自发自选的代表,即访民们。

有消息说,中共为“两会”布控了15000名警察和便衣,目前已抓捕了400名会场上访者,“两会”期间北京各主要交通要道实行管制,各条小巷也由居委会的红袖章们进行“管制”,这哪里是在研讨国家大事,分明是在进行反恐实战。有趣的是,官方的媒体把这酷似反恐的社会态势泼墨渲染成了一件民主的盛事,这使我想起了萨斯疯狂期间,媒体的嘴巴比萨斯更疯狂,那意思是中共没废一枪一弹战胜了来无影去无踪的萨斯,哦,它们管它叫非典型性肺炎。

根据这如临大敌的阵势,“两会”已流行起非典型性“两会”会炎了。今年被它们认为尤为可怕的症状是国际国内的万人维权大绝食。

其实真正的症状发作者们恰恰是这些所谓的“两会”代表们。他们挥霍着纳税人的钱,却把纳税人送进监狱,为喝人血的中共法西斯歌功颂德。奢华堂皇的“两会”会场着实无异罗马角斗场权贵们的看台。说起罗马,我们不妨看看帝国是如何衰败的。

公元337年,由于罗马帝国内部的腐败,皇帝和贵族对帝国的极权控制,大量膨胀的官僚剥削集团,为统治集团服务的法律法规,对中产阶层和自由民敲骨吸髓的残酷掠夺和剥削,贫富差距的扩大,政治上的不自由,言论、思想与信仰的禁锢使罗马帝国分裂并迅速走向衰败。公元541年至公元591年的五百年间,古罗马帝国发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在第一次瘟疫中,古罗马帝国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

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这四次瘟疫。伊瓦格瑞尔斯记载到:“在有些人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地从人群当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由此引发了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

中共和“两会”的权贵代表们连萨斯都想不起来了,怎么能想起近2000年前的罗马呢?也就更意识不到非典型性“两会”会炎症了。然而这确实是一种绝症。绝症的根子在中共那儿。中共邪灵的本性决定了它要比人类历史上任何一种疾病都要毒,《九评共产党》已经历数了它的毒性与危害,同时也像一味解毒散,用毫无肉体疼痛只有精神解放的退党方式解救了近900万曾经中了中共剧毒的人们。

法国著名专业作家居伊.索尔芒(Guy SORMAN)在其于丙戌年正月出版的新书《鸡年》中写道“九成五的中国人并不是共产党员;然而,在一个极权国家,人们对党的不满、反对,乃至仇恨是无法度量的。调查很费劲,但不是无法完成的;别的人也在调查、记者、学者、经济专家,大家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就是,中国人不喜欢共产党。绝大多数中国人寄希望于另外一种少一点腐败,多些公正的政权。”,

萨斯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它的来无影,而是去无踪。因为病根未现,又像幽灵一样的走了,那就意味着下一次的来临将更突然。非典型性“两会”会炎症也会因为“两会”的结束而暂时消失,然而中共这个大毒瘤只要存活一天,任何社会疾病只能是积重难返,回天无力。

为了使广大民众“两会”期间不被传染中共邪毒,建议大家关闭“两会”视听,一心只读《九评共产党》,再把党退了,积聚正义的能量后,也来绝食声援万人活动,如果大部份人能这样,就不信它明年3月“两会”还能来骚扰大家。

〔原题目:非典型性“两会”会炎〕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