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了!谁弹劾她也下不去(图)
 
辛馨
 
2006-3-2
 

陈至立把教育弄到烂的没人敢接手的地步!(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消息】2003年,五名人大常委向人大常委会提出弹劾江泽民情妇、国务委员陈至立。陈至立这些年没少被大学校长们弹劾,但是没有感觉,她的神经只用来感觉江泽民。不过只有一次挂不住脸在政治局开会时哭了,就是2002年十六大选举当众唱票时,票数太少了。她这一哭,江泽民的感觉来了,气的当天罢会罢饭,还是胡锦涛亲自去请。

人大提弹劾陈至立

据争鸣杂志报道说,五名人大常委指控陈至立的理由是她虚构城市适龄青少年中学普及率达百分之九十八,实际仅为百分之七十六;虚构农村适龄儿童小学普及率达百分之七十八,实际仅为百分之三十八的虚假做法。

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不也是一样吗?深圳刑事犯罪,平均一天600起,她居然上新华网说是60起!

教育杀手陈至立

一九九七年八月,江泽民将他在上海的亲信兼情妇陈至立调到北京当国务院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和党委书记。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九届人大上,陈至立当上教育部长,把教育界搞得乌烟瘴气、怨声载道,弹劾声不断。二OO三年,要陈至立下台的呼声太高了,陈从教育部长的位子上下来了,大家都高兴了,想这个祸害精可下台了。没想到过些日子,和黄菊、贾庆林们一样,她不是被双规了而是被提升,当上了分管文教卫生的“国务委员”。

教育系统贪官层出不穷

有人将教育领域腐败的发生和蔓延分为三个阶段:九十年代初期的萌芽,九十年代中期的发展,九十年代末的大面积爆发。据记者从南京市检察机关了解到的情况, 1999年初至2002年三月,南京共查办教育系统职务犯罪案三十九件,其中高校二十一件,涉案金额一百万元;。一九九九年高校职务犯罪仅一件,200- 年猛升至四件,2001年增为八件,2002年头三个月查办八件。一九九O年之后的十年,北京市海淀区三十二所院校中,一半染上了腐败病毒,二十四起案件中的二十六人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2001年,陕西省查办的高校腐败案件三十六起六十一人,其中处级干部二十二人。该年陕西经贸学院发生的腐败案件涉案人员中处级干部十一人,科级干部十二人,是陕西省教育系统一九四九年以来最大的团夥经济案件。

据南方网2004年7月7日讯,广东省吴川市教育局及原17个镇(街)教办仅在02-03年,一年内共挪用挤占挥霍教育经费683.71万元。而广东省化州市教育局截留挪用教育经费1600多万元,滥发奖金,请客送礼。

教育乱收费逾二千亿元

11年来,在陈至立的「领导」下,中国教育一塌糊涂,乱收费和腐败现象触目惊心。出身贫困的莘莘学子只能望大学校门兴叹,家长学生交不起高昂学费而自杀时有发生。陈至立管教育「向钱看」,还美其名曰「教育产业」,将学校办成「学店」。

据提供的数据显示,光2003年上半年,全国共发现教育乱收费问题二千五百六十六项,清理取消违规收费项目累计三百六十一项。

教育乱收费问题已成为全国价格投诉头号热点,中小学入选南京「十大暴利行业」。

据某知名教育专家推测,2002年全国共有九万八千八百所中学和四十五万六千九百所小学,其中至少百分之二为省市级重点学校,最保守的估计,每所重点中、小学年收取择校费分别为五百万元和二百万元──光择校费一项,全国一年就超过二百七十亿元,这当中绝大部分是属于乱收费。

据因公开炮轰教育乱收费,去年被陈至立免职的中共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指出,农村义务教育乱收费的主要原因是政府投入不到位,“政府该掏的钱不掏,结果通过乱收费的办法转嫁到老百姓头上去了。”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05年12月中旬发布的不完全统计报告显示,仅仅在中国大陆1.4亿流动人口中,6岁到14岁的流动儿童约有两千万。这些流动中的孩子就有十分之一失学。

在高等教育方面,由于陈至立坚持推行教育产业化,收费成为各大院校创收的主要途径。10年来中国大学学费一路飙升,猛涨10倍以上,远远超过国民收入增长速度。
  
据官方公布的数字,2004年中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入9,422元人民币,农民年平均纯收入2,936元,按每名大学生每年就学平均支出7,000元计算(含学费、生活和住宿费),本科四年最少花费2.8万元人民币,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3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近10年的纯收入。
  
贫困省份的形势更加艰难。据安徽媒体报导,安徽太湖县2000年农民人均收入为1,456元计算,每名大学生四年总花费按2.8万元人民币计算,相当于太湖县一个农民19年的纯收入;如果以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825元计算,相当于一个贫困农民34年的纯收入,而太湖县目前有4万绝对贫困人口。

现在教育界已经全面腐败,教授嫖娼大学生做妓,小学老师上课奸淫小女孩。据卫生部消息,全国城市性病发病率年增100%,其中文化艺术新闻界多、大学生多。陈至立自己淫乱,也教唆纵容淫乱,整个社会都乱成一团。

现实是,无论教育界怎样丑闻百出,陈至立依然是统管教育的中共“国务委员”,谁弹劾她也下不去。因为她下去了,谁上来啊?!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